<map id="WONVJYX"><ul id="079258"><ruby id="AvRZNL"></ruby></ul></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22
    21

     书中所有的大道理,都在告诉我们,人要为自己的自由而活。

     但是因为傻乔白而改变太多的陆星川,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他开始走出书房,接触柔道、学习艺术、锻炼厨艺,在不断涌来的新事物面前,渐渐发现了这个世界原来竟是那么广阔而有趣。

     这样,好像跟书中的道理是相反的,到底算不算活对了呢?

     高中之后,陆星川思索许久才恍然明白,其实他并非为乔白而活,而是选择了自己人生中最大的一份自由——凭借内心的声音选择喜欢上一个人,并且一直喜欢着他,绝不打算改变。

     ——

     仍旧在南城一种晃晃悠悠的乔白倒没有多大变化,虽然也穿上高中制服了,但整天仍旧是那副活蹦乱跳的模样。

     这天他蹭陆家的车放学,随口问起:“是不是那家娱乐公司叫你开始培训了?怎么样啊。”

     陆星川回答:“还好,就是要学音乐,头痛。”

     “艺术生都要学的,怎么啦?”乔白因为老妈的关系,对此很是了解。

     陆星川陷入沉默。

     乔白好奇地看向他,忽然间恍然大悟:“咦,你是不是五音不全啊?我都没听过你唱过歌!”

     尴尬的陆星川仍旧不说话。

     乔白顿时看笑话不嫌事大:“我还寻思你什么都会呢,原来也有缺点啊,人无完人,你也不要太难过,柯南也是个五音不全患者。”

     “我没难过。”陆星川无奈。

     “要不我教你弹吉他怎么样?如果以后要考艺校的话,总得表演点才艺。”乔白提议道:“不过你不想读艺术类的话,就无所谓了,反正我觉得你清华北大都考得上呢。”

     “好,那我是不是该买一把吉他练习?”陆星川对能跟他多相处的任何建议,从来都不会拒绝。

     乔白正准备给他介绍,忽然接到柯以竹的电话,闻言邀请他去玩国外新买的游戏机,立刻便兴奋答应:“好啊好啊!

     而后便拍了下陆家的司机:“我要下车。”

     陆星川皱眉:“又不写作业了?”

     “晚上再写。”乔白笑着说:“竹子了有最新款的xbox!北京都没有卖的,可好玩啦,你要不要一起?”

     陆星川懒得跟柯以竹接触,摇头拒绝。

     “那我走啦,拜拜!”乔白立刻溜出去跑没了影。

     陆星川望着他的背影,又开始压不住心里的寂寞,却不知该去何处言说。

     ——

     这天陆越景少见的在家里待着,他正坐在沙发上边吃葡萄边玩掌机,听到弟弟回家的动静,便头也不抬的嘲讽道:“哟,回来啦?未来的大明星。”

     陆星川正在发育的年纪,身高和体型成长的飞快,再不是一年期那副纤瘦的模样。

     况且在这里待久了,与父亲熟悉了,气势也变了许多。

     他很平静地回答:“嗯,下午好。”

     而后路过的时候注意到那个掌机,不由停住了步伐。

     陆越景察觉到目光,停止手里啪嗒啪嗒的按键,抬眸问:“干吗?”

     “帮我买个最新款的xbox好吗?”陆星川面不改色的请求。

     听到弟弟的话,陆越景觉得特别新鲜,看向他那张精致又端庄的脸:“好学生不乖乖学习,买什么游戏机?”

     “我知道,你最近想开公司,今天回来肯定是等爸爸的。”陆星川威胁起来毫不脸红:“你要是帮我买,我就帮你说说话。”

     陆越景失笑:“怎么着,现在我的事,还需要你的允许了?”

     陆星川并没有纠缠太多,只是道:“这只是爸一念之间的问题,一念之间,就是多一句话和少一句话的区别。”

     在学校和社会上,陆越景都是个不好伺候的小太爷,没想到回家了却被这么个弟弟教训,心里又不爽又好笑,却碍于王伯在旁边监视的原因,表现得比往常稍微大方了些:“好啊,只要你帮到我,我可以送你xbox,附带十个游戏,怎么样?”

     “嗯。”陆星川点点头,背着书包便上了楼。

     陆越景跟在后面问:“你房间里的拳袋,是因为我才准备的?怎么,想跟我动手吗?”

     “别把自己考虑得太重要。”星川回首道:“而且,别再进我的房间。”

     话毕,他就走进门去,狠狠地关上。

     陆越境半笑不笑地站在走廊,对着溜达路过的王伯说:“这孩子,脾气怎么越来越冲?”

     ——

     由于家里人都聚齐了,晚餐也比平日丰盛许多。

     何玫故作贤惠地先给陆星川夹了菜,然后才劝老公说:“越景也不小了,今年都大三了,是要开始立业的时候,如果咱们家没条件,那让他自己奋斗无话可说,既然有这个条件,何必要为难他呢?”

     陆涛无动于衷:“要么来家里公司做事,要么自生自灭,又想骗钱出去挥霍?需要资金创业,把自己的车卖了就好。”

     “你……”何玫不知说什么才好,嘴角抽了抽,一副又要吵架的气势。

     陆越景既然是要钱来的,便也无法趾高气昂,只得故作老实地说:“爸,之前都是我做得不对,但这回真的是认真的,我已经找好合作伙伴了,立项书也给你看过,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陆涛皱眉不理睬。

     从来不插嘴他们之间纠结的陆星川忽然道:“哥哥不想回家里的公司,大概是不愿意自己被区别对待吧,谁都知道他是您儿子,您叫他如何正常工作?”

     “他什么时候生了这种自尊心?”陆涛仍旧把星川当成孩子,忍不住嗤笑他的“童语”。

     “而且大学的时候创业也挺好的,就算没成功,获得的经验也很宝贵。”陆星川诚恳地说:“我还是头一次看他这么有干劲,爸爸,你应该支持哥哥,如果不放心的话,监督的严格些就好了。”

     “是啊,他不是说了,会来定时汇报的吗?”何玫赶紧加入:“难道非要别人说,老陆的儿子就只会吃喝玩乐,半点正经事都不愿意做?”

     “罢了罢了,你们倒是一条心了。”陆涛摆摆手:“让我再考虑考虑。”

     陆越景露出得意微笑的表情,若有深意的打量了弟弟两眼,不太确定他是真没长大,还是完全不在乎家产,竟然因为几千块钱的破东西,帮自己在老爸那儿忽悠了好几百万。

     全然活在自己人生轨迹中的陆星川才看重他们怎么想,眼前先把乔白的注意力从柯以竹的家拉回来,对其而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22

     乔白养的小德牧跟陆星川一样,说长大就长大了,整天雄纠纠气昂昂的样子,看家护院厉害到不行。

     这天他回到家,连门都没进就先把狗子放出来,站在路边丢飞镖。

     折腾了会儿,又如入无人之境地跑到陆家的院子里,绕到后面隔着窗户问:“陆大哥回来了啊?”

     这顿饭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达到目的的陆越景心情奇好,站起身笑道:“好久不见。”

     可惜现在陆星川才是傻子乔的好朋友,他转而又道:“星川,你教教我今天的数学作业吧。”

     “嗯,那你先进来。”陆星川放下筷子,把剩下的牛奶喝掉。

     他在健身之余也严格按照着教练给的食谱进食,好像丝毫不觉得那些东西有多么难吃。

     这份自制力,叫陆涛很为欣赏。

     全然被忽视的陆越景拿起车钥匙说:“那我回学校了,今天社团活动。”

     “什么活动大晚上进行?我看你又准备去夜店吧?”陆涛皱眉。

     “您把我信用卡都停了,哪个夜店不要钱啊?”陆越景无语地说:“是射箭的社团,白天大家都有课。”

     “你把这点心吃了再走,我做了一下午呢。”何玫给儿子献宝似的端出蛋糕。

     趁着他们三个热闹的功夫,陆星川赶快带着乔白上了楼,躲过耳畔止不住的吵闹。

     ——

     “竹子妈妈给我烧了鸡翅和牛排,都可好吃,我吃了两人份。”乔白至今没有意识到陆星川跟柯以竹的矛盾在哪里,依然没心没肺的炫耀着。

     幸而陆星川偏偏珍惜他的简单,也并不会表现出在意:“是吗,我最近也练习了煎牛排。”

     乔白笑:“哪天请我吃吧?”

     “好啊。”陆星川翻开数学作业本:“等何玫不在家的时候,她好烦。”

     如果没有多余的人就好了,他甚至能够安排出时间,每天都把乔白照顾得很好,看来应该多和娱乐公司的人发展下关系,如果能够早点赚到钱,便能早点赢得自由。

     乔白不觉有异,摸着头说:“这个题和这个题我都不会做,好像上课讲过,但是我睡着了……”

     不料陆星川还没来及挽救他的功课,就听到楼下一声凄厉的惨叫,和紧急的刹车声。

     乔白瞬间面如死灰:“二狗!”

     “等下,你别跑。”陆星川追着他冲了出去。

     果然是刚刚没有栓好的德牧被撞飞在路边,身下全是血,被乔白抱住后呜咽了几声,便没了反应。

     毫无防备就惹了祸的陆越景很忐忑:“这儿灯坏了,它忽然跑出来,我……”

     “二狗,我的二狗……呜呜呜……不许死掉……”乔白哪听得下去那些话,坐在地上搂着咽气的德牧嚎啕大哭,谁拉也不起来。

     闻声而出的刘羽南惊讶道:“这是怎么了,儿子你别哭啊。”

     “南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陆越景满脸摊上事儿了的尴尬。

     这条小狗刘羽南也很喜欢,但是她老公不在家,孩子又濒临崩溃,自己怎么也得压住情绪,所以弯腰劝道:“乔白,快站起来,我们去兽医店。”

     “它死了,它不动了。”乔白身上沾满了血,大眼睛里透明的泪水噼里啪啦往下掉:“都是我不好,我没把它看好,都是我的错……”

     陆星川心疼极了,转而怒视哥哥。

     看到向来不懂事的大儿子给邻居造成这样的伤害,陆涛也得有交代,于是怀着怒气骂道:“开什么车,你出事故不是一两次了!把车给我留下,以后都不许开了!”

     “我……”陆越景企图申辩,但碍于鬼哭狼嚎的乔白,还是把委屈的话咽了下去。

     陆星川俯下身,用力掰开傻乔抱着狗的手,然后硬是把他架了起来,塞到刘羽南手里:“阿姨,你先带她回家吧,这儿我来收拾。”

     刘羽南毫不嫌脏的擦着乔白身上的血迹,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把这小子塞进了门,才让这震惊邻里的一幕戛然而止。

     ——

     陆星川依然记得,自己第一天来到这里时,这只小德牧生龙活虎的样子。

     所以在乔家的院子里掩埋尸体的时候,心中也很不好受。

     他理解善良的乔白有多喜欢这它,每天都要念叨个不停,现在它忽然没了,就和失去个亲人没太多分别。

     “你哥走了?”刘羽南安顿好儿子,出来问道。

     “嗯,阿姨,对不起。”陆星川低下头:“我明明看到乔白在遛狗了,还忘记提醒他。”

     “谁也不愿意出这种事,叫你爸也别上火了。”刘羽南故作大方地说道,眼圈却泛着红。

     这对母子的宽容,让陆星川无言以对,他努力地用土把二狗的身体深深地埋在地下,而后才问道:“乔白怎么样了?”

     “还在哭,我也没办法,刚才去倒热水的功夫,就把门反锁了。”刘羽南叹气。

     “我想去看看他可以吗?”陆星川问道。

     “可以,但是钥匙早就被他不知道丢到哪儿去,我刚叫了开锁的来。”刘羽南回答。

     陆星川抬头瞧了瞧这个二层小洋楼,忽然说:“不用。”

     ——

     乔白长这么大,没少因为粗心大意犯错误,但他从来没想到今晚自己付出的代价,竟然是二狗的生命。

     满心的悲伤和无尽的沮丧,叫这个心智单纯的少年无法负荷,他蹲在床边越想越悲伤,哭到几乎缺氧,呼吸都开始费劲儿。

     正在这时,阳台忽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片刻之后,陆星川便掀开窗帘走了进来。

     乔白使劲抹着脸,发现根本止不住眼泪,便把头埋进了臂弯里。

     “别哭了。”陆星川头一次发现自己很词穷,他摸过乔白柔软的短发,又慢慢地单膝跪下去拥抱住他:“别哭了,你这样大家都很难过。”

     “我爸说过我好多次,叫我记得把狗关起来,我都不在意。”乔白抬起头抽噎着说:“是我害死了二狗。”

     陆星川平日里有些洁癖,此刻找不到面巾纸,却立刻揪起体恤衫,帮他把眼泪鼻涕通通抹干净,而后劝道:“也怪陆越景乱开车,他就是个傻逼,我刚刚把狗埋在你窗户下面了,你都没话跟它说吗?”

     “我没脸见它!”乔白一听,瞬间又冒出了泪水。

     陆星川从没想到男孩子也会如此爱哭,只好重新拥抱住他,轻轻地拍着脊背以示安慰。

     乔白总是吃那么多,竟然还是很瘦啊……

     如果自己再用力些,他会不会感觉到疼呢?

     有些心猿意马的陆星川如此想到,露出的眼神,却是无懈可击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