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 id="WONVJYX"><ul id="079258"><ruby id="AvRZNL"></ruby></ul></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傻乔的事情再小也是大,而且他这次毕业作品带了老爸亲手写的短篇剧本,所以筹备起来相对容易。

     陆星川在等待好莱坞电影上映的过程中,为此没有再接新的工作,而是组建了个不大不小的独立电影团队,抓紧时间在加州各处取景。

     电影故事是乔飞鸿向来擅长的温暖悬疑风格,讲述了个华侨少年在外公去世后在他的遗物中找到曾经轰动一时的杀人案的证据,几经反转,最后在出乎意料的结局中为亲情和友情动容的经历。

     少年的性格跟乔白相差无几,娃娃脸的他演中学生也毫无压力,所以拍摄的进展十分顺利。

     某日收工后,陆星川请劳累的工作人员们在海边开烧烤派对,自己却因不享受交际而渐渐躲到了沙滩上,对着茫茫大海发起了呆。

     「嘿,你干嘛呢?」乔白这家伙天然受欢迎,跟老外们也玩得很好,好半晌才跟过来,淘气地推他的后背。

     「没事儿。」陆星川晃了晃手里的啤酒瓶,抬首了喝口。

     「我也想喝。」乔白羡慕。

     「不成。」陆星川尽职尽责的拒绝。

     「那你也不许喝了,喝酒不好。」傻乔鼓起嘴巴。

     陆星川微笑:「嗯。」

     「你在想什么呀,是不是想你妈妈了?」乔白还算很了解他,看他每天都拿着剧本发呆,心里便有了数。

     「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每到一个新地方,就琢磨如果我妈还活着多好,她只会在北京等着陆涛,等到死也没得到个回应。」陆星川叹息。

     死者为大,母亲更是重要到毋庸置疑的存在,乔白心疼地拉住他的手:「别难过呀。」

     「我不难过。」陆星川顺势搂住他的肩膀。

     宁静的海浪声,和远处的欢笑交叠在一起,伴着赤红色的落日,令内心无比安宁。

     乔白从认识星川的时候就心疼他,竟恍然心疼了这么多年,他小声道:「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你妈妈不能陪你看的风景,我都陪你看。」

     ——

     做任何事情都全力以赴,倾尽所有而得到最好的结果。

     这是陆星川总小到大都坚守的行为习惯。

     乔白主演的毕业作品他极度用心,拍摄完没日没夜的剪辑编辑,还特意找了美国流行的乡村歌手做了温柔的主题曲,最后的效果非常精致动人,加之本就感人肺腑的故事,不仅打动了乔白在电影学院的教授,放到网上后还成了这年独立电影圈最大的黑马,点击率在中美两国都高到了一定水平,让为此花了不少积蓄的两个人不无小补。

     北影毕业典礼的当天,许多已经成名的学生悉数到场,还有红透半边天的师哥师姐前来祝词,布置了红毯和小礼堂的会场星光闪耀。

     恰巧陆星川刚到美国拍摄的好莱坞电影已在北美完成上映,推广到了中国,他作为最吃亚洲市场的主演前来宣传义不容辞,故也得到机会参加毕业典礼的晚会。

     乔白虽不再上银屏,但给同学们当主持人还是愿意的。

     他依旧俏皮风趣,在台上嘻嘻哈哈的毫不怯场,让大家笑声不断。

     陆星川坐在特殊的嘉宾席望着他,真觉得自己爱上了个小天使,硬是能将自己糟糕的人生变得阳光灿烂,五彩缤纷。

     最后结束时,乔白大喊了声:「我们毕业啦!」

     瞬间会场就放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金屑和彩带,陷入了一片欢腾。

     他不顾危险地从台上跳下来,先给了星川个热烈的拥抱,而后又抱住前来捧场的老爸老妈,半点看不出曾有过的沮丧和阴霾。

     陆星川安静地瞧着乔白眉飞色舞的表情,觉得这并不是个结束,而是崭新的开始。

     生活也好、爱情也罢。

     都已翻到了崭新崭新的一页。

     ——

     原本乔白以为移民美国的决定会引起爸妈严肃的纠结,没想到刘羽南和乔飞鸿竟然先到他们满是整理箱的家中道别了。

     「什么,搬去大理?」傻乔坐在沙发上懵懵的。

     「嗯。」刘羽南温柔地看向老公,认真地回答道:「这是我答应你爸爸的,原本想等你结婚生子,我就和他去清净的地方过我们的日子,但是现在你要走,就提前说了,省得你有后顾之忧。」

     「你们自己的日子?」乔白沮丧地追问:「爸爸妈妈,你们不要我了吗?!」

     刘羽南失笑:「要不你别去洛杉矶了,跟我俩走。」

     乔白偷看了眼正在楼上整理东西的星川,动动眉毛,随之窃笑。

     「傻孩子,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刘羽南劝他:「不过无论何时,只要你需要我们,我们都会立刻到你身边去。」

     「别再为我付出了……你俩开心最重要……」乔白原本想在美国安定后,再把老爸老妈接过去,结果看到他们如此,禁不住泛起愧疚之情。

     「如果你有机会当父亲,就会明白的,为孩子所做的事不叫付出,叫爱。」刘羽南和儿子太亲了,想到以后见面会变得很少,不禁落泪。

     「哎呀,爸,你快劝劝妈。」乔白慌张。

     「小孩子性格。」乔飞鸿淡淡地递过纸巾。

     「你才小孩子呢。」刘羽南推了老公一下。

     刚从卧室出来的陆星川隔着栏杆看到这幕,忽然明白乔白的性格是从哪里来的。

     神秘的血缘关系,还真的是难于解释。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哪里也会像母亲,或者像陆涛呢?

     可惜这个问题,他大概没有机会知道答案了。

     ——

     自小就满世界乱玩的乔白不会把出国当做大事,但他在二十岁前,从来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离开熟悉到骨子里的北京,定局到另外的城市开始重新打拼生活。

     太多的未知、太多的不安,都被陆星川太多的爱冲淡了。

     望着飞机窗外的云层,他一个劲儿的走神。

     「睡会儿觉吧,要十几个小时。」陆星川接过空姐递来的毯子帮他盖好。

     乔白半坐在那儿,欲言又止。

     陆星川疑惑:「怎么,你饿了吗?」

     乔白慢慢地握住他的手,在空姐走了之后,没头没脑地说:「我们结婚吧。」

     一时间星川没有反应过来。

     「本来前两天就想对你说,但一直在忙,到洛杉矶后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安定下来,我就是急性子……」乔白从衣服里摸出了枚戒指,结巴道:「这、这是我妈给我的,是我奶奶给她的,她本来想留给我媳妇,现在我也没媳妇,只有你,所以就找师父把翡翠拿下来做成了男款。」

     这家伙的行为,陆星川从来预料不到,却还是凭着本能伸出了修长的手。

     乔白把珍贵的戒指给他带上,信誓旦旦地保证:「我再也不会做伤害你的事,以后都要努力的保护你!」

     「你没有伤害过我,我这辈子的幸运,全都是你的给我的。」陆星川回答。

     乔白把脖子上的钻戒项链拿来下:「嘻嘻,再也不用遮遮掩掩,可以带上啦。」

     陆星川仍旧没回神。

     乔白瞪他:「你给我带呀,难道要我自己带?」

     结果手摸到一起的时候,唇也碰到了一起。

     移民涉及到的种种烦心事在星川的脑海里全都消失了,他只看得到乔白,只感受的到乔白的存在,幸福得难以抑制,根本不管还有其他乘客都在场。

     飞机仍旧在以每秒钟二百八十米的速度行驶着,从北京到美国,从此刻,到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