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人面对工作了总不能如上学那般随意,不是随意说一句我有事,就可以暂停下自己的责任。

     电影剧组每天都燃烧着天文数字,即便如温慕的地位也不可以拖延进度,更何况刚刚出道的陆星川?

     所以他陪着乔白玩了一天,便只能回去拍戏了。

     好在傻乔打小跟着老妈习惯了这种场合,在剧组里跑到这儿撩撩,跑到那儿闹闹,闹得比谁都欢。

     陆星川尽量集中精神地结束拍摄,找到他说:「抱歉,都不能陪你。」

     「没事儿啊,是我自己要来敦煌的,知道你忙。」乔白抱着不知哪个姐姐给的薯片吃得咔嚓咔嚓脆响:「加油。」

     陆星川微笑:「你晚上飞机?」

     「嗯,刚订了车,该走了。」乔白看了眼手表。

     「我去送你。」陆星川立刻说。

     「快得了吧,你这儿哪走得开?」乔白这方面倒不矫情,提醒道:「重点是,你真的会考北影?」

     「嗯,之前已经叫付远帮我报了名。」陆星川颔首。

     乔白笑出来:「那我们就又是同学啦?」

     陆星川从来不说大话:「如果考得上的话。」

     「怎么可能考不上啊,你本来成绩就好,又训练了这么长时间,肯定是第一名!」乔白对朋友比对自己有信心。

     「什么都是第一名……」陆星川怅然若失。

     其实几个第一,都不如一个唯一。

     并不是人活着的所有,都可以有同类来比较。

     ——

     电影拍摄顺利,在春节前便彻底杀青了。

     但陆星川并没有因此闲暇下来,他开始迎接到付远所安排的无数工作,加上参与艺考,在北京与首尔之间连轴转,真正能与乔白相处的时间并不多。

     偶尔见面,也都是很匆忙地聊着大学的事情,并未再多生纠葛。

     冬去春来,而后夏初。

     终于结束高考的乔白在七月份迎来自己的十八岁生日,虽然他的「特殊愿望」无从实现,但再也不用死读书的快乐还是叫这傻小子雀跃不已,在家开了派对后又把同学和朋友们聚到ktv,躲开父母耳目,玩到几近失控。

     虽然《琴师》还未上映,但与温慕频繁共同出现在媒体上的陆星川还是使大家很激动,不少妹子都围着他问东问西。

     但陆星川依旧高冷,始终都默默地跟在乔白身边,看他得意忘形,不由夺过酒瓶说:「你少喝点吧。」

     乔白因为酒精的作用而面颊泛粉,笑嘻嘻地说:「怕什么,我妈都说今天不管我。」

     「小乔,来玩游戏!」男生们又开始呼唤他。

     乔白简直要上天,又叫了箱百威,然后拽着陆星川坐到沙发边上,胆子贼大地跟大家摆弄没节操的转盘。

     陆星川在旁微微皱眉,却也无计可施,只能抢着帮他多喝了几杯。

     非常高兴的傻乔没有休息的意思,再次轮到自己后,竟然好死不死地转到了盘子上最细的「接吻」一条,搞得众人起哄不已。

     他无奈地摸摸脑袋,猛地看向陆星川。

     在星川还有些发怔的功夫,酒意朦胧的吻就落在唇上。

     这下子连女孩们都疯了,在旁边大声尖叫。

     显然是开玩笑的乔白还觉得很有趣,瞧着陆星川一直劲儿的贱笑。

     心怀太多秘密的星川怎能忍受?

     他深呼吸了几次,听着耳畔的吵闹之声,忽然就站起身来说:「我去卫生间。」

     ——

     大概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克星。

     陆星川早就认命,乔白那傻子会克自己一辈子。

     他在洗手台前洗了把脸,又拿出便携式的漱口水吐掉酒气,这才清醒了些。

     正发着呆,乔白的身影就出现在卫生间门口:「你生气啦?我闹着玩的,主要亲别人不太合适啊……」

     「亲我就合适了?」陆星川反问。

     「哎哟喂,对不起嘛,小纯情。」乔白已经有些醉意。

     「我没生气,玩差不多就得了。」陆星川拿过纸擦掉脸上的水迹。

     「嗷……一会儿去你那儿看影碟吧!你不是租了个公寓自己住?」乔白又来了劲头。

     「你去可以,叫别人就免谈。」陆星川很洁癖。

     「好吧,咱俩再喝一轮!」乔白分明就没什么酒量,却偏比谁都闹腾。

     陆星川拉住他的胳膊:「结账撤了,喝什么喝?你明天会难受死的。」

     乔白挣扎:「可是我过生日呀!」

     「是是,你了不起。」陆星川无奈的应付,叫住走廊路过的服务生把刚刚加的酒钱付掉,强行把这没心没肺的家伙拽走了。

     ——

     「我要死了……」

     乔白真不亏被教训,到了星川那儿没多久,就开始狂吐不止,最后把胃都吐空了,才勉强洗了澡爬上床,感觉自己像被丢到太空里似的,根本分不清天生地下,晕到六亲不认。

     头痛的陆星川把浴室收拾干净,端过蜂蜜水说:「看你下次还灌不灌自己,白痴。」

     「想死……」乔白意识模糊地哼哼。

     星川扶着这家伙小心地喂水,看着乔白的眉头终于渐渐平复,才安下担忧。

     得到安慰的傻乔还枕着他的手,就已经叽叽着睡着了。

     「要多少次才能长记性?」陆星川不禁捏了捏他的脸。

     乔白半点反应都没有。

     这时陆星川才做出自己从ktv就一直憋着的举动,俯身亲上了他,从光滑的脸,到柔软的唇,再到诱人的脖颈……情/欲对这个年纪的男生来说,就像燎原之火,一旦开始就再也找不到方法控制。

     但继续下去,定然会伤害到乔白。

     这个想法如针一般扎进陆星川的心脏,叫他颓然地支起身子,又默默地帮傻乔把凌乱的睡衣整理好。

     再怎么喜欢,也不能让这傻瓜过生日第二天就精神崩溃吧?

     陆星川露出苦笑,皱着眉用自己的脸贴着他的脸,紧紧地将乔白搂在怀里,许久都没有动弹。

     其实这样的时刻,对于那流离失所的爱情,就已经足够奢侈了。

     ——

     次日天还没亮,陆星川就被卫生间的冲水声从沙发上吵醒。

     他迷茫地睁开眼睛,看着乔白从里面走出来,苦着脸说:「我吐了,胃好疼啊。」

     「去医院。」星川瞬间清醒,扯下毯子道:「你给我听好,这是你这辈子最后一次喝酒,没下回了。」

     乔白昨夜早就断片儿了,只记得他在ktv不停地阻止自己,不禁讪讪地说:「其实也没事儿。」

     陆星川给他找到两件自己的衣服,急着催促:「洗漱一下,我去订车。」

     「哦……」乔白接到手里,重新走回卫生间,半晌后又和见了鬼似的跑到陆星川身后吵闹:「你你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正在找手机的星川有些迷茫,转身才发现,傻乔脖子上有几处粉粉的吻痕。

     其实昨晚也并没有亲得多用力,谁知道这家伙皮肤这么嫩。

     陆星川只愣了一秒,就演技上身:「关我什么事?你知道你跟那群狐朋狗友闹成什么样子了吗?」

     乔白完全想不起来细节,懵懵地眨眨眼睛,然后又揪揪头发。

     总而言之不能让他起疑,陆星川又质问:「看来你连玩游戏时强吻我的事也记不清了吧?」

     「啊?我……」乔白还是好骗,立刻缩了气势:「我还干啥了……」

     陆星川觉得言多必失,所以不耐烦地说:「太丢人了,我不想描述,赶紧跟我去医院检查下胃,以后少乱喝比什么都强。」

     乔白终于闷闷不乐地往卫生间走去:「我不会是变态吧……」

     陆星川暗自松了口气,沉默地无奈而笑。

     ——

     「胃部有炎症,不要吃刺激性的食物,上次已经说过你了,忘了?」乔白家附近的医生显然认得这家伙,看完检查结果后,边数落他边龙飞凤舞地开药方:「再这么下去,小心住院!」

     「上次是什么时候?」陆星川不解。

     「你在韩国呢,我就吃了顿重庆火锅,然后胃痛看病来着。」乔白理亏地回答:「昨晚的事你可别跟我妈说。」

     看到他根本就不懂得照顾自己,陆星川瞬间对自己的离去后悔万分。

     不管乔白做了什么,跟谁在一起,都不可能比他的健康更重要。

     买完药后,星川便把傻乔带到了家粥店,监督着他把药吃好,下决心以后定然要好好看护这家伙:「上大学如果你不走读的话,可以住我那儿,离北影很近。」

     在老妈的运作下已经成功拿到录取通知书的乔白转忧为喜:「好啊好啊,我才不回家呢,我爸说以后不管我了,嘿嘿。」

     「暑假你闲着的话,学个车吧。」陆星川简单建议。

     「嗯,不过我妈说我成绩不好的话,不给我买……」乔白支着下巴畅想:「诶嘿,我应该去接点工作,攒钱买个车子,那多帅啊。」

     陆星川没讲话,把粥搅凉了递给他:「我找了个家政,如果我不在北京的话,她也会每天来做菜的,你别在外面乱吃。」

     乔白知道陆星川对自己很好,所以尽管常被他骂也不会放在心上,眼见着食物到了眼前,注意力即可就被碗里藏着的皮蛋和瘦肉吸引走,挑挑拣拣地品尝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