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 id="WONVJYX"><ul id="079258"><ruby id="AvRZNL"></ruby></ul></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又至岁尾,敦煌的黄沙上飘了飞雪,景致十分难得。

     陆星川凌晨三点便起来化妆拍摄,直到过了午饭时间,终于将电影里最重要的一场戏拍完。

     他少见地露出迫不及待的样子,追问着温慕和导演说道:「还有什么问题,我可以撤了吗?」

     「小孩子,急着玩去呢,快走吧。」温慕正守在导演旁边看拍摄成果,闻言笑道:「注意安全,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陆星川因为这部电影而拿到不斐的酬劳,公司定金付了一半,让他终于有能力大方,跟付远派来伺候着自己的助理说:「帮留下来干活的哥哥姐姐们订咖啡,算我的。」

     而后便钻到了临时搭建的化妆室里,卸下属于戏子的面具。

     ——

     乔白依然满身孩子气,若不是那张脸越发阳光漂亮,站在人群里和普通的中学生没有太大差别。

     他从面包车里下来,看到老朋友立刻兴奋地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星川!」

     陆星川已经赶到市区等了他一阵子,衣服单薄,双手冻得都木了,却张口问:「冷不冷?」

     「冷啥,我身强力壮。」乔白很久没有出来玩了,一阵乱兴奋后拉着他说:「这儿有什么好吃的啊,飞机餐特别难吃,我都快崩溃了!」

     陆星川帮他拉过行李箱:「先把这个放酒店去,敦煌的面食和牛羊肉还不错。」

     乔白边用手机查着美食攻略,便笑道:「好好好。」

     这家伙就像个自带发电功能的小暖炉,走到哪儿都让身边的人热腾腾。

     陆星川演戏演得情绪低沉,看到他却瞬间把那些灰色的情绪一扫而空,就连步伐都轻松起来。

     乔白在旁边追问:「你怎么瘦这么多,你没饭吃吗?」

     「上镜瘦了才好看,脸上不能有一点肉。」陆星川回答。

     「别跟我妈似的节食节一辈子,她胃病可严重了。」乔白拿起手机自拍:「我就不节食,也不难看啊。」

     「嗯,你天生丽质。」陆星川微笑。

     「放屁!」乔白骂道。

     陆星川嘱咐:「你当然不能节食,也不能乱吃,别忘了自己是做过胃部手术的人。」

     他从来不关心他人琐事,就算对自己都没有这份细致,却希望傻乔安然无忧。

     被爱着的乔白却只觉得罗里吧嗦,任性道:「我不管,我要吃羊肉串,我要喝啤酒。」

     「胃痛你就哭了,弱智。」陆星川不禁数落他。

     「你才弱智呢。」乔白哼哼:「我这回模拟考成绩还不错,够上北影的线了,你呢?不会被棒子教傻了吧?」

     陆星川反问:「要不给你我补习一下?」

     没自信的傻乔立刻退缩:「算、算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

     当晚正是辞旧迎新的节日,也是陆星川的生日。

     两个年轻人找了家颇受欢迎的烧烤店,摆上乔白千里迢迢从首都拎来的奶油蛋糕,把酒言欢到雪停风静、月朗星稀。

     认真算起来,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到此时此刻,已经好几年过去了。

     但星川看着乔白却觉得他半点都没有变,仍旧单纯乐观,赤子之心。

     这多么难得啊,刘羽南怎么舍得叫儿子去读北影?如此一万个人里也挑不出一个的宝贝,就应该好好照顾在家里,少叫他接触社会上的风风雨雨。

     「哎呀,今天是你的成年礼呀,你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乔白被监督了整个晚上,只喝掉半瓶啤酒,所以神智仍旧清醒。

     「希望你顺利考上大学吧。」陆星川回答。

     「什么鬼啊……」乔白忽然笑起来:「你记不记得,第一次给你过生日,你许的愿就是我中考顺利?」

     陆星川点头。

     乔白觉得他很呆萌,自顾自地嘻嘻哈哈。

     陆星川才没将自己放在心上,顺势追问道:「那等你成人礼时,会有什么特别的愿望。」

     听到这话,乔白的大眼睛鬼鬼祟祟地瞧了瞧四周,发现没有被注意,才小声道:「我希望不要再当处男。」

     正放纵着喝酒的陆星川立刻喷了。

     「周围都没几个处男了,就我总受嘲笑……」乔白还觉得很委屈:「烦死了。」

     「你能不和别人聊这种话题吗?」陆星川反问。

     乔白绝对是个正常的男孩儿,丝毫不觉得羞耻,立刻又好奇:「二狗,你还是处男吗?」

     「……」

     「嘿嘿,肯定不是,韩国妹子那么漂亮。」

     「……」

     「还是啊,跟我同病相怜?」

     陆星川感觉自己的神智要被他搞断线:「你能不能想点儿别的?」

     乔白嗷了声,贼笑道:「嘻,还跟我假正经。」

     「哦,你不喜欢我正经是吗?」陆星川忽然深深地看向他的眼睛:「我的成人愿望就是和你也差不多,要不我提前满足你一下,你也满足我一下?我觉得哪国的妹子都不如你好看。」

     这句话叫乔白脸上的笑完全僵掉,愣过两秒后又露出酒窝:「哎呀我/操,你挺会演啊,吓到我了。」

     陆星川换成鄙视的表情:「没本事就别嚷嚷。」

     「哼,你走着瞧。」乔白咬住鸡翅膀,边吃边瞎琢磨。

     陆星川看着他快乐的小模样,忍不住想到:如果我说我是认真的呢,你会像害怕柯以竹一样害怕我吗?你给我的好朋友第一名,究竟和他曾得到的有几分不一样?

     但这些问题,即便鼓起所有的勇气,他也全然不敢随随便便说出口。

     ——

     这个相对来说还算愉快的晚上,叫陆星川重新燃起了些与乔白相处的信心。

     或许他就这样回国,偶尔与他见面,倾听他的烦恼,解决他的麻烦,其实也没什么。

     只要乔白不要太疯狂地去找妹子滚床单,或许其他的事自己都能够承受的来。

     「我感觉我还想吃个冰淇淋。」乔白走到酒店大厅,这样念念有词。

     「你胃不好就别吃凉的了,我那有好多水果。」陆星川拒绝。

     「啊啊啊,你怎么跟我妈一样,老是管着我!」乔白忽然转身发脾气。

     陆星川刚要安慰,看到温慕熟悉的身影,立刻叫道:「温哥,这么晚才回来?」

     「嗯。」温慕和刘羽南也算是同一个时代的人,与她关系还不错,看到星川身边大眼睛的少年便说:「这是羽南儿子吧,长得和她真像。」

     「是呀,温哥晚上好!」乔白属于自来熟加小天使,当面马上就不叫叔叔了。

     「这么晚还在这儿玩,注意休息。」温慕淡淡地微笑,跟他们一起进到电梯里,询问道:「几岁了?」

     「和星川一样啊,我们是同学。」乔白回答。

     「哟,看不出来。」温慕很直接。

     「什么意思?我怎么了?!」乔白不服。

     陆星川始终在旁边静静地望着他们聊天,等到电梯停下,才带着乔白礼貌告别。

     温慕一个人站在电梯里,朝少年们温和地笑,就像赏花一样,欣赏着这些一去就不复返的青春时光。

     星川把乔白带进自己住了好一阵子的房间里说:「我给你定了个房间,何必在这儿挤?」

     乔白没有任何安全意识,坐在大大的双人床上找睡衣:「不要,话还没跟你说完呢。」

     陆星川只觉得同床共枕是要命的考验,却也唯有无奈妥协。

     等到乔白进了浴室,他才整理起随身物品,发现温慕竟然发来条短信,只有短短四个字:「天上的光?」

     陆星川无法揣测大影帝是怎么瞧出来的,站在原地又尴尬又为自己心酸,最后也回复了四个字:「地狱的火。」

     ——

     有些人的话永远都不要太相信,比如吵着要秉烛夜谈的乔白,根本是沾到枕头就睡得不省人事的懒蛋蛋。

     躺在他旁边的陆星川唯有辗转反侧,起身喝了两回凉水,却仍旧心跳如雷,瞧着他安静可爱的睡颜起了男人最本能的反应。

     乔白,你就折磨我吧……

     可被你折磨一辈子,大概也比我百无聊赖地漂泊一生,要幸福的多。

     ——陆星川趴在旁边,如此绝望而又甜蜜地暗自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