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 id="WONVJYX"><ul id="079258"><ruby id="AvRZNL"></ruby></ul></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整夜的翻云覆雨,像是玫瑰色的破碎拼图,在脑子里拼凑不出具体的形状。

     次日中午乔白从床上醒来时,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彻底坏掉了,随便动一下都难受的要命。

     他已经想不起最后是怎么被洗了澡,怎么陷入梦乡,只好像耳边总是回荡着甜言蜜语,那些羞耻的话,并不像星川所能说出口的。

     虽然最后也从中得到快乐,但乔白心里仍有处极不舒服的地方,越想越觉得火大。

     结果正在这时,陆星川忽然从身后搂住他,轻声道:「对不起,我太冲动了,给你做了饭,起来吃点吧。」

     乔白侧头看到这家伙跟没事儿人似的衣冠楚楚,不由气得甩开胳膊:「滚开!」

     如此一来疼得当然是他自己。

     陆星川瞧见傻乔原本温玉般白皙的皮肤上都是莫名的青肿,自然更心疼:「真的对不起,我只是嫉妒……」

     「我才不管你怎么想呢,你王八蛋!」乔白那小脾气也不是盖的,压根不管自己的知觉,挣扎爬起来就开始胡乱套衣服,一副要出门回家的架势。

     陆星川赶忙把他抱起来,强行放回大床上,蹲跪在地毯上说:「我知道我不该强迫你,不管用任何借口,我就是王八蛋,我错了好吗,你先把饭吃好,这幅模样打算去哪儿呢?」

     或许直到昨天,乔白都在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做不成同性恋,平日对陆星川的迎合,总没逾越过最后的防线,但是现在,他的脑子里真的一团混乱,什么事都想不明白。

     好在人迷糊,胃还是诚实的。

     乔白瞬间觉得自己饿到快晕倒了,于是自暴自弃地套好家居裤,脚步虚浮地下了楼,坐到餐桌前一言不发地大吃大喝起来。

     可惜痛得要命的屁股,叫他怎么吃也觉得不安稳。

     陆星川端来杯果蔬汁放在他手边,然后习惯性地给他夹菜。

     乔白鼓着面颊打开他的筷子,泄愤似的举起碗来喝粥,两个手腕一圈泛青,可想而知昨晚遭受的暴力。

     陆星川面对过无数难题,再怎样纠结的境况也都能想出对策,可是面对乔白的愤怒,他却毫无头绪,只想把自己的心挖出来证明深情。

     但是,傻乔显然不打算接受任何形式的安抚,他把粥喝完后,就用力把筷子丢到地上,摔摔打打地走到卫生间洗漱去了。

     ——

     尴尬又死寂的一天过去,又熬到了夜晚降临的时刻。

     根本不敢出门工作的陆星川推掉所有通告,始终陪在乔白旁边照顾。

     无奈乔白整日半个字都不说,临睡觉前还把毯子和他都推出门外,接着才趴倒在被子上生闷气。

     陆星川愣了片刻,敲敲门道:「你上点药,会好得快些。」

     乔白立刻用枕头把头蒙住。

     「我去给你买冰淇淋要不要吃?」陆星川用平日的胃疼违禁品引诱。

     乔白竖起耳朵听了听,终于开口骂道:「滚蛋,我不想看到你,再让我看到你,我就回家!」

     这下门外面彻底安静掉。

     乔白根本睡不着,隐约听到防盗门开关的声音,不由地捉摸:难道陆星川真的走了?

     这他妈不是始乱终弃吗?

     混蛋!

     混蛋!

     王八蛋!

     乔白翻来覆去地暗骂着,却因为身体太过疲惫,而在很久之后无可奈何地再度睡去。

     ——

     事实证明年轻男生的身体复原力是十分惊人的,又大睡了一觉的傻乔终于恢复了活力,他睁开眼睛后也不知此刻是白天晚上,虽然疼痛少了许多,胃却更饿了。

     折腾过这么些时间,他倒也终于不再那么生气,却总觉得很吃亏,因而披着空调被三步并作两步的打开门大喊:「喂,二狗,老子要吃饭!」

     结果陆星川根本就不在家里,反而有个一人多高的乔巴玩偶被摆在在二楼走廊边,呆萌又显眼。

     乔白好奇地凑过去瞧了瞧,见玩偶的手上还捧着个盒子,立刻拿起来打开,里面竟然躺着枚男款钻戒,还有陆星川俊秀的手写卡片:「对不起,我是真的喜欢你,你的「试一试」,在我心里的期限,是此生此世。」

     还没有体会过爱情的乔白,在根本就不懂事的年纪里,被莫名的感动了下。

     他见身边无人,便把戒指带上欣赏了番,嘴里还念念有词:「哼,赔我个破戒指就想蒙混过关,当我是什么啊!」

     没想到,呆立了很久的胖乔巴却忽然抱住他,里面传来陆星川闷闷的声音:「那把我本人也赔给你够不够?」

     乔白吓得差点跌坐在地上,猛地拽开乔巴的头套,看到星川已经汗湿的美丽的脸,也不知在他这儿等了多久,忍不住脸红脖子粗地骂道:「你是不是傻,你想被闷死啊?」

     「可能是被你传染了。」陆星川无奈而笑:「我真的不知道还能怎么和你道歉,只要你愿意原谅我……」

     「算了!」乔白扭开头:「你要是再欺负我,我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陆星川立刻满眼如释重负,抱得更用力。

     乔白推开软软的乔巴:「别闹啦!我肚子饿,我要吃饭!」

     陆星川看得出他是在不好意思,所以使劲亲了下傻乔白白嫩嫩的脸蛋,才玩起嘴角答应:「好。」

     ——

     本以为感情波折就这样告一段落,不料过了两日,陆星川却接到柯以竹的电话。

     可以住仍旧是小时候那种不带任何友好的语气,道歉也毫无诚意:「抱歉,我从同学那里问到了你的联系方式。」

     「有事吗?」陆星川正准备去拍摄公益宣传短片,化妆室里的工作人员,来来去去。

     「请你好好照顾他。」柯以竹莫名其妙地说道。

     陆星川皱起眉头。

     柯以竹又说:「那天乔白告诉我了,你们在一起呢。」

     「我们的事和你没关系。」陆星川当然不会客气,若不是碍于身边有人,简直会回答的更毒舌。

     「别紧张,毕业后我就要结婚了。」柯以竹的语气泛着酸涩:「其实这些年在英国,我交往过算是心仪的男友,但两个男的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实在太困难。」

     「那是你对「好」的定义太贪婪。」陆星川嗤笑。

     柯以竹也笑了下:「总之,我还是很希望乔白过得顺利,也终于明白了,当初他不是不喜欢男人,他只是不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