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 id="WONVJYX"><ul id="079258"><ruby id="AvRZNL"></ruby></ul></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说不让你洗澡,这么会儿功夫怎么又把澡洗了?」陆星川坐在床边,很仔细地帮乔白用药水擦拭伤口:「明天别再沾水,不然很容易感染。」

     「哦……」乔白点头,望着他安静的俊脸发呆。

     傻乔和高中时胡乱交往的那两个女朋友分手时,她们都怒骂他是「小公主」,当初这小子不太理解,现在却有点恍然大悟——也许无论是谁,都更愿意跟陆星川这样又温柔又聪明还懂得照顾人的「王子」在一起吧?

     只是……

     「早点休息。」陆星川擦完药,随手把他按倒在枕头上,边调着夜灯边说:「明早他们六点会来敲门,我五点半叫你稍微准备一下。」

     乔白望见他睡袍间不小心露出的肌肉,别扭地移开目光。

     其实自己也不会很在意被拍到任何真实的画面,但陆星川总是如此考虑周全,这家伙便习惯了被安排妥帖,以至于直到现在连节目策划都没读过。

     陆星川借着夜灯淡淡的光,整理着他总是会随身携带的书。

     「明天要干吗啊?」乔白小声问。

     「每组给固定的一百美金,然后比一下谁能靠它赚到更多的钱,不可以表演和唱歌。」陆星川随口回答。

     乔白最近都在没心肺地胡闹,又问:「那我们怎么办?」

     「卖吃的,做饺子。」陆星川道。

     节目组就是喜欢拍这种偏向日常的内容,乔白眨眨眼睛没再吭声。

     陆星川终于躺到了自己的床上,侧身望向他问:「你怎么还不睡?这么认真?」

     那双眸子很深邃,出现在大荧幕都很迷人,更不要说在这么近的距离对视。

     乔白讲不清心里面哪里不对劲,忽然伸手去关夜灯:「我妈说开着灯睡觉皮肤会变黑的。」

     「臭美什么……」陆星川露出嘲笑的模样,那么自然、那么熟悉,又让傻乔愧疚:「自己是不是常被同志骚扰,所以多虑了呢?」

     ——

     如果可以、寸步不离。

     即便难免分开做任务,电话也是二十分钟就追一个。

     重的东西肯定会主动拿在手里,吃的喝的全让出去。

     所有辛苦的游戏都率先冒头,所得的奖励都拱手相让。

     不抱怨、不生气,承担责任并且永远耐心。

     ……

     这些是网友总结出的陆星川在游戏里对傻乔所谓的「男友力」,有人夸、有人骂、还有人说故意炒作。

     但乔白自己很清楚,其实那都是真的,而且已经因为在录制节目而所有收敛了,否则生活中的陆星川更……

     「你多吃点,不然一整天太难熬了。」

     美味的三明治和一如既往的关心同时被送到面前。

     次日早晨,鬼鬼祟祟翻着手机的乔白抬头对上陆星川的俊脸,敷衍似的点头。

     陆星川并没有多虑,又主动去跟节目组确认流程和安全问题。

     乔白坐在保姆车里面胡思乱想,实在不愿相信他对自己有那份特别的意思,但忽然间顿开的念头,难免带来了压抑不住的坐立难安。

     「给。」

     又有块巧克力出现在眼前。

     回神的乔白努力表现得正常:「几点开拍?」

     「快了。」陆星川也坐到他对面,车内空间有限,两条长腿没地方放,和乔白的交错在一起。

     终究已经不是孩子的乔白不由地往后调了调椅子,而后才咬着三明治吃起来。

     「别噎着。」陆星川不知从哪翻出瓶还冰着的牛奶继续习惯性投食。

     正在帮乔白弄发型的姐姐忍不住笑:「哎哟,别秀恩爱了好吗?」

     这种玩笑摄制组的人天天开,乔白之前半点都不在意,还经常随着大家一起调戏星川,但今天他的大眼睛里却有点慌乱的颜色,猛地被奶呛到。

     「……白痴。」陆星川照旧嘲弄,却并没有在意自己的衣服的奶渍,而是先扯过纸巾帮乔白擦拭。

     「没事儿。」乔白莫名尴尬,嘿嘿地笑起来掩饰紧张。

     ——

     虽然心里面七上八下,但是拿钱就得敬业这点常识傻乔还是有的。

     在纽约的大街上被数不清的摄制组人员跟着忙里忙外,想要乱琢磨也分不开神。

     他们两个照旧在集合之后就行动起来,先到唐人街买了各种食材,又在在街边支起摊位来贩卖煎饺和中式点心。

     反正相关手续编导早就办完,只要在镜头前面卖萌卖蠢就好。

     陆星川平时那么干净的一个人,却从买到做,都不辞辛苦的承担下来,只叫乔白在旁边袖手旁观的收钱。

     要是往常傻乔早就乐得偷懒,但是今日他被眼睛雪亮的网友们搞得心有点乱,不由地主动说道:「我来弄吧。」

     陆星川任劳任怨地问:「你会吗?」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乔白哼唧:「不会。」

     「那就一边去,别捣乱。」陆星川故意驱赶他走开。

     乔白看到他疲惫的样子,忽然间意识到,其实参与这个节目根本就不符合陆星川的性格,如果他想要名利双收,拍电影去其实更顺心意。

     或许他接受合约为的是自己……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挥散不去。

     「你看像你吗?」陆星川忽然拿起因着乔巴头像的卡通餐盒问道。

     秋日的暖阳中,美丽的笑容那么温柔。

     这是对其他任何人都不曾有过的表情。

     ——

     为期两天的拍摄结束,各自工作缠身的大家便都散去回国了。

     可惜之前乔白觉得好不容易来次纽约,非缠着他陪自己玩两天,现在机票改签成功,这小子又开始后悔不迭。

     「你怎么来美国之后就没什么精神?之前不是还很期待?」陆星川在酒店房间问道。

     「是吗?」乔白蹲坐在床边魂不守舍。

     「没生病吧?」陆星川摸摸他的额头,然后问:「明天你想去哪儿?」

     乔白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这些事情上了,觉得单独跟他相处的每分每秒都有点煎熬,便起身说:「我出去买点吃的。」

     然后就开始翻找钱包。

     陆星川是个多聪明的人,他虽还没猜到原由,但很明白这家伙心情不好,所以把自己的递过去说:「别走太远,拿着电话。」

     「嗯,要给你带点什么吗?」乔白抬头问。

     陆星川笑笑:「不用了。」

     乔白这才闷着头走了出去。

     ——

     傻乔出问题比任何事情都叫陆星川担心,他趁着独自在房间的功夫,先给刘羽南打个电话报平安,没感觉到他家有何异样,又开始沉思是不是摄制组有谁叫那家伙不开心?

     正理不清头绪的时候,房间的门又被打开了。

     乔白两手空空的走进来,把钱包扔还给他,忽然就没头没脑的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陆星川毫无准备的怔愣住,为了安全也为了给自己点思索的空间,先去把房门反锁好,然后才回神淡笑:「你吃错药了?」

     乔白根本就憋不住事儿,又生气又激动地说:「你就喜欢我!」

     「好好好,我喜欢你。」陆星川很忐忑,换了副哄小孩子的语气。

     「这个,是我高中的时候在文具店给你买的,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你还留着?」乔白从兜里摸出刚刚在他钱包里看到的信用卡,背面贴着的比卡丘贴纸,虽然早已经过时,却被保存的很好。

     陆星川再如何早熟,也从来没有处理情感关系的经验。

     他的小秘密被翻出来变成质问的证据,心里面当然难过,一把将信用卡抢回手里,什么都没有说就往浴室走。

     乔白追在后面气愤不已:「为什么你也要这样,我把你当成那么好的朋友!你是同性恋,还是把我当女人看?!」

     陆星川深吸了口气,回头望向他:「乔白,你想多了。」

     「我没想多!你还想骗我吗?你以为我是傻白甜?!」乔白脸憋得通红,眼睛里冒着火苗:「陆星川,要是你敢拿你妈妈发誓你没有过那种念头,就当我是神经病,我给你道歉!」

     他话音落下,房间里一时死寂。

     这话终于刺激到了陆星川,他猛然粗暴地把乔白压到墙壁上,低头用力地吻了上去。

     虽然已经不是一次亲吻这可爱的嘴唇了,但此时此刻,乔白是清醒的,不管他是惊讶还是仇恨,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意识到这一点,陆星川身体里的血都沸腾起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才喘息着稍微离开彻底石化的乔白,自暴自弃地回答:「嗯,傻、白、甜,这三个字都挺适合你的,你说的没错,我喜欢你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