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break}023
    “你可愿助我?”风仪卿盯着叶知晚,脸色苍白,在她手心轻轻写到。

     “只有这一次机会,等上了岛都是秦家的人,我们便再也逃脱不了了。”

     叶知晚睫毛一颤,埋头深思。

     “怎么,你莫非不愿意?”风仪卿苍白着脸紧追不舍。

     叶知晚思索再三,叹息一声转而写到:“非是我不愿,而是实在是眼下鲛人处于上风,我们若离开大船,恐怕下一刻便葬身鲛人之口。”

     “而且,你要我如何助你。”

     刚抬头,便见风仪卿撤唇一笑:“这个你不必担心,船上还有人未动,你且等他出手。”

     叶知晚满目惊讶。

     “秦家少主在船上,他已有金丹初期,对付这鲛人不过小菜一碟。等他出手后,我需要得到他的注意。”风仪卿看着远处,目光幽深。

     叶知晚失声,她疯了吗?

     可见风仪卿眼神里的坚定,她又不确定了。

     ————————————————————————————

     果不其然,在空中那些修士纷纷受伤,人修这一方节节败退。在鲛人触手将一个修士击飞,准备强行破开船上的阵法时,船只三楼的窗户突然打开,一道白色的人影飞出,衣袂在空中翻飞。

     叶知晚抬头见此,心里默默为其自动配上了出场音乐。

     “噌……”白衣男子拔剑飞向鲛人,手中灵剑寒光闪过,带着彻骨的寒冷,剑身周围有一层薄薄的冰,足可见其寒意。

     “吼吼……”鲛人咧开嘴大声吼叫,触手在空中招摇,在男子挥剑过来之时,迎了上去,顿时火光闪电。

     一击之后,鲛人见讨不到好,立马呼唤同伴帮忙,二人一同涌上,与白衣男子缠斗在一起。然而白衣男子金丹修为深不可测,岂是这两个鲛人能敌得过的,不过几个回合,鲛人便落了下乘,待到他们觉得情况不利自己想要遁走,却发现无处可逃,最终被白衣男子逼着迎敌。

     叶知晚看的眼花缭乱,只觉得电光火石之间,便见到白衣男子迅速翻转,数到剑气挥去,在鲛人身上留下伤痕。

     绿色的血液渗出来,看得直叫人作呕。鲛人见无路可退,便狠狠地盯着白衣男子,目光狰狞。

     天空中的蒙蒙细雨已经逐渐转成瓢泼大雨,雨水落在海面上惊起一片片涟漪。风也越来越大,带着海浪冲击着船体,时间一下子凝滞下来。

     “吼吼。”那个更大一些的鲛人仰头大吼几下,随即她后面娇小一点的鲛人也跟着吼几声。

     众修士都沉默着,不知它们在耍什么花样。

     “吼!”终于,壮实一些的鲛人猛地向白衣男修冲了过来,带着锐不可当的气势,白衣男子挥剑与之颤抖,不过几息便见鲛人身上伤痕累累。这时再抬眼看去,便发现另外一只鲛人早已隐匿进海里,白茫茫一片中,只能看到远去的黑色圆点。

     就在这时,便见鲛人猛地一怒吼,触手张开像船只扑了过来。

     “……”封闭了听觉,叶知晚只看到白衣男子脸色大变,嘴里不知道在喊些什么,旁边众人一一脸懵懂。

     那视死如归的眼神……

     忽然,她脑海里一声炸雷,它……想要自爆!

     待反应过来,叶知晚猛地拉住风仪卿,在对方未反应过来之前向海里跃去……

     “轰隆隆……”爆炸声响起,叶知晚背部火辣辣的疼,一落入水里便立马拿出了避水珠握在手里,回头看去。

     只见刚才那艘巨大无比的船只已经四分五裂,众修士纷纷落水,叶知晚示意风仪卿打开听觉,自己也同样如此。然后拉着她的手腕向另一个方向潜去。

     避水珠隔绝海水,在她们之间形成了一个大气泡,里面都是空气,在水下如在陆地般自如。唯一不方便的,便是行动不便。

     但叶知晚是水木灵根,在水里无丝毫不适。

     “天赐良机,趁着他们乱的时候赶快离开,那艘船上有防御阵法,他们并未受伤太严重,我们尽快离开为好。”

     风仪卿推开叶知晚,冷冷道:“不用你管,你现在若是想趁乱逃跑,我不会告诉孟凌志,但是我是不会随你离开,也不会帮助你的。”

     “你当初不是要离开的吗,怎么有改变了主意?”叶知晚手里一空,愕然问到。

     “可现在我改变了注意。”风仪卿转身道:“我有更重要的事情等我去做,你不必管我,你自己离开吧!”

     她背对自己,语气里满是坚定。叶知晚见此便不多劝,二人互相施过援手,但着实无太多交情,既然她不听自己劝,自己多说无益,所谓道不同不相谋,个人选择不同而已。

     叶知晚朝她点点头:“那如此我便先行一步,若有相见之日,希望不是敌人。”

     “呵呵。”她冷笑到:“我是不会向别人告发你的,你不必担心。”

     “如此便多谢了。”叶知晚说完这句话,便飞快的向远处掠去。

     ……

     ——————————————————————————

     头顶雷声已经消失,天空也已经雨过天晴,叶知晚此时正到达了一处岸边,准备上岸。

     避水珠的作用下,她的衣服一点也没有湿,刚一上岸,海风便吹乱了她的发丝和衣服。

     乌黑的发丝在空中招摇,额前的刘海被掀起,露出光滑饱满的额头,她圆溜溜的大眼睛四处打量一番,见周遭无人,便收拾一番抬脚向岛内走去。

     一个多月的行为受限制,灵力被封,叶知晚变得衣服破乱,头发糟污,脸上沾了很多黑色的东西。若是让人看到,必定以为是哪里来的乞丐。

     换上干净衣服,她整个觉得清爽许多,原来的美人胚子便显露了出来。青木峰姜茗师兄很是狭促,挑选她为青木峰峰花,出乎意料反对的人并不多,这也侧面可以体现出叶知晚之貌美。

     想了想,她继续戴上帷帽,白色细纱飘动,迤逦至叶知晚膝盖窝。

     没走一会儿,便发现这小岛上落英缤纷,桃花盛开,粉色花瓣随风飘动。实是一个桃源之地,适合隐居于此。

     “这位道友,你来此可有何贵干?”一道温柔的女声迟疑问到。

     叶知晚扭头看去,便见一个素衫女子立在一棵桃花树下,温柔笑问。桃花花瓣随清风盘旋落下,女子笑意愈发动人。

     叶知晚也不由露出一抹微笑,见她梳的妇人发髻,便答道:“我见此地风景甚美,桃花盛开,便不由驻足于此。还不曾问夫人,这里是何地?”

     “此乃玉桃岛,道友竟然不知?”

     叶知晚道:“我是才来到此地,并未遇到什么人,故而并不知晓。”

     “原来是这样,道友有所不知,此乃玉桃岛西面,只有我与道侣同住,只有到了东半岛才闹起来。”观这女子修为比自己还低,只是练气六层的模样,但却不卑不亢,让人心生好感。

     叶知晚这才知晓此地为何了无人气,向女子道谢过后,便颔首离去。

     辞过绝美女子之后,她在山间漫步了许久,沿途风光秀美,桃花争相怒放,溪水叮咚,远远的远远地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传来。

     约莫过了一会儿,她找到一处灵气较为浓郁的地方,用韶华挖了一个狭小的山洞,布下阵法疗伤起来。

     从芥子空间中取出一瓶舒灵丹,倒了一粒服下,然后很快入定,化用起药力来。

     她并未选择灵气最为浓郁的地方,听刚才女子所言,这里似乎是她家夫君的地盘,还是收敛一二为好。

     源源不断的灵气涌入身体,那股温和的灵气带动着外界进来的灵气在灵根处盘绕,到最后灵气便变得十分精纯。她本就已经修复了一小半的筋脉,剩余的筋脉更加好修复,又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叶知晚将身上灵根彻底修复好。

     经历此一劫难,她身体里的经脉宽阔许多,或许便是符合了那一句不破不立。

     然而,除了筋脉受伤,她的神识也受了极大的创伤,导致每天晚上只能靠睡觉来修复神识。她芥子空间里并无修复神识之物,只能依靠最原始的办法。

     这日,她终于缓缓动动身体,随手施了一个净尘术,活动活动身体,打开阵法出去。

     猛地见到阳光,她的眼前竟然有些不适,她伸手挡住刺眼的阳光,发现远处竟传来响彻云霄的钟鼓声。

     看那方向,正是绝美女子所说的岛东面。

     叶知晚有些疑惑,却也有些凑热闹的想法。怪不得她,多年来一直呆在扶光,好不容易出回山门,见识一下外界风俗也不错。

     等到走进的时候,才发现人们皆是盛装出行,脸上挂着笑容,脚步轻盈,兴高采烈。

     “怀玉公子来了!”

     刚进入人群中,叶知晚便忽然听人喊起来。她扭头看去,发现是一个气息冷峻的黑衣青年,正面无表情的坐在灵鹤拉着的车上。

     俊美无双……

     叶知晚忽然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