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break}023
    “怀玉公子,怀玉公子!”

     叶知晚带着帷帽,众人并不能看到她的脸,于是她玩心忽然起来,随着人流跟在怀玉公子身后,一面新奇的看着四周。

     北海域距离扶光有上万里远,两处地方人情风俗皆不相同,尚值得一观。

     坐在灵鹤座驾上的黑衣男子虽然看起来很冷峻,但众人欢呼之时,他的眼里似是粹满星光,目光柔和。很显然,这男子深受民众的爱戴不是没有原因的。

     看到这里,叶知晚才发觉这里民众竟然大部分都是普通凡人,少有几个是修士,至于那位怀玉公子,则是看不出修为。

     叶知晚:“……”自下山以来她所遇之人都比她修为高,以至于无处装逼,还被人吊打,仔细回想着实悲痛欲绝。

     哎!

     叶知晚忽然停到原地,心里郁闷起来,没了看热闹的心情,于是那个俊美无双的公子也吸引不到她了。她摇摇脑袋,退出人群,沿着反方向走去。

     她没注意到,座驾上的青年目光深邃地盯着她的背影。

     沿着街道走过来,两旁卖的东西都是一些凡人用的,并未见到几个修士做买卖。叶知晚边看边走,一会儿的功夫就走到了一处挂着蓝布的酒家。

     “相思酒……”叶知晚喃喃自语道。

     真是个有趣的名字,她从未听说过相思酒的名字,看来也是本地特产。思及,她忽然一笑,抬脚便进了这间酒家。

     刚撩开帘子,便见一女子纤细的背影对着她,酒垆前面坐着一个温和的男子,侧脸惊艳。俩人虽未说话,但之间脉脉温情却让她这个外人都能看出来。一时间,叶知晚竟然不知是进是退。

     “客人里面坐……”女子拿着酒笑着转过身子,嘴里一面温柔道。

     她见到叶知晚脸庞的那一刻,有些怔愣随即便展开笑容:“原来是仙子。”

     叶知晚站在门口笑笑,点点头道:“正是在下,没想到在此与夫人相遇。”

     坐在酒垆前的男子有些疑惑,抬头看女修,便见女修温柔一笑,低下头来轻声耳语解释几句。叶知晚也不再纠结是否进去,直接放下帘子选了一个角落里坐着。

     “劳烦夫人为我解释一下这相思酒的由来,在下从外地来此,听闻此酒很是好奇。”她坐姿比较随意,撑着下巴问到。

     “呵,仙子对此酒好奇也是正常,这酒只有我们玉桃岛上才有,取岛西溪水,以岛上终年不败的桃花为酒糟,酿制而成。且又于女音树下祭拜放置三年,众酿成此酒。”女子端了一坛酒过来,一面笑着介绍此酒,一面为叶知晚斟酒。

     “那为何要叫相思酒?”叶知晚疑惑到。

     女子笑容和煦,搁下酒杯推给叶知晚,示意她尝尝。然后继续道:“玉桃岛上的女音树是有故事的,传闻有一女修名女音,她爱上一凡人男子,为了凡人放弃大道,选择随着男人隐居于此,俩人在此双宿双栖,过上神仙眷侣的生活。”

     “然后呢?”她好奇追问到。

     女子怔愣了一会儿,然后才道:“然后,这是个不好的故事,你要听吗?”

     叶知晚看着眼前清亮的酒液,鼻尖仿佛能够闻到桃花香气,心里不由对这位女音更加好奇,便示意女子继续。

     “后来,因为女音是修士,拥有漫长的寿命和不老的容颜,而男人却是一介凡人,自然可以预见其结局。”

     “男人老了,看到女音如少女般的容貌,心里一天比一天荒芜,最终选择了独自一人离开玉桃岛。女音自此日日以泪洗面,用她和男人亲手种下的桃花树酿酒,埋在树下,日日等男人回来。”

     女人讲完故事,叶知晚回过神,发现女子已经走到男人身边,朝男人温柔地笑着。

     她抛开纷乱的思绪,问道:“不知夫人名讳,今日可能要多加叨扰。”

     女人浅浅笑到:“不敢当,妾名苏兰夫君姓秦,仙子可唤我兰娘或秦夫人。”

     叶知晚点点头,低头抿酒。

     从酒馆里出来已经正午了,她暂且找了一家客栈住下。

     这一路走来,她也发现这是一个狭长的小岛,占地面积极小,半个时辰便可从岛西走到岛东。岛上居民并不多,灵气也不是很浓郁,但民风纯朴,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微笑。

     只是一路上过来,少有看到年轻的男女。

     神识受损,导致她很容易疲惫。叶知晚吞了一粒避谷丹,躺倒床上休息。

     夜间降临,月光朦胧。她光滑白皙的额头上渐渐升起一丝丝白点……

     在月光下,看起来十分美丽。

     ……

     第二日,叶知晚起身,却发现身子十分不适,细究起来,又说不上哪里不对。

     “枫白,枫白。”

     她又进行每日一唤,却发现依旧没有人回她。

     哎!她叹口气,准备出门去打听打听可有回内陆的传智。听孟凌志等人所言,北海域秦家势力颇大,商铺林立。

     玉桃岛上修士极少,思来想去,她又去了相思酒馆。

     见叶知晚来,兰娘笑着迎了上来,问到:“叶姑娘昨夜休息可好?小岛上偏僻,怕姑娘不习惯。”

     叶知晚笑笑:“哪里,身为修士哪在乎这些外物。况且此地风景宜人,民风纯朴,让人流连忘返。”

     “习惯就好。”

     兰娘笑问:“今日可还要相思酒?”

     叶知晚一进酒馆便闻到了酒香,馋虫早已经勾上来,闻言便欣然应允。

     相思酒初一入口,会感觉十分烈性,但再细细品尝,却发现甘醇绵长,让人回味无穷。这也不禁让人感受到,女音对她夫君的爱意。

     小酌几口之后,叶知晚搁下酒杯:“敢问兰娘,这里可有回内陆的船只?”

     兰娘一愣,问到:“姑娘不多留几日,这就要走了?”

     “我本是出来历练,贪恋此地风光,已经逗留许久,该离开了。”

     如果算上在岛西疗伤那一个月,的确是很久。而且那时兰娘便见过叶知晚,所以应当知晓。

     “叶姑娘有所不知,过几日便是女音节,届时会有斗酒会,姑娘不如留下一观,然后再离开?”兰娘为叶知晚添酒。

     “女音节?”

     “正是。”兰娘微笑道:“女音节之日,会有斗酒会,还有当地的少年少女互相表达爱意,姑娘可一观。”

     叶知晚想想自己也不急于一时,便欣然应允。

     最后,兰娘告诉她,玉桃岛上并没有去内陆的船只,只有中央岛屿上有去内陆的船只,由秦,叶,苏三家掌控。

     很快,女音节之日便到了。

     这日大街小巷上都是欢欣鼓舞的民众,还有兴高采烈的小童,精力正盛的中年男女。

     叶知晚站在客栈二楼,远眺下方,忽觉得有些奇怪。

     “为何不见年轻男女?”

     “岛上从来没有年轻男女。”忽然,一道冷历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叶知晚一惊,猛地回过头向后看去。

     只见楼梯口的阴影处一个黑衣男子走出来。

     “怀玉公子?”她语气带有疑惑。

     只见黑衣男子看看叶知晚,然后拱手道:“正是在下。”

     “公子刚在说什么?”她被自己恶寒,好好的一个男人味十足的男子叫怀玉公子,可真令人起鸡皮疙瘩。可一旦将目光放在他脸上,便会有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真是奇特的组合,叶知晚想。

     “我说,玉桃岛上根本就没有青年男女。”他走上前来,静静的看着热闹的接到,淡淡道。

     夜风清亮,他黑色衣角飞起,叶知晚看他侧脸,竟然无端觉得惊艳。

     她转过头,撇撇嘴:“一个男人怎么比女人都长的好看?”

     紧接着便见着男子皱眉扭头看了她一眼,眼神冷冷。

     “道友夜里小心。”说完,他便转身下楼。

     叶知晚看他离开的背影耸耸肩,心里泛起淡淡的疑惑,思考他那句话的意思,然后也下了楼。斗酒会在女音树下举行,叶知晚寻着酒香慢慢踱步过去。

     不多时她便来到了女音树下,见女音树下摆着许多酒坛,上面用红布包裹着,旁边搁着木牌来分清楚是谁家的酒。

     “哥哥等等我……”一个小女孩手里拿着桃花,在草地上追逐小男孩,却忽然被脚下杂草一绊,摔倒在地。

     叶知晚见此微微一笑,手指在衣袖间轻轻绕几圈,施了个法决将女童从地上扶起。

     “啊!哥哥我飞起来了。”女童惊喜的叫起来。

     叶知晚笑其天真,然后走进了女音树。

     斗酒第一项,祭拜女音。

     到了时辰,民众们纷纷跪下像女音祈福,祈求合家安康。见此,叶知晚悄悄退到一旁,不打扰他们。

     “女音娘娘,我希望姐姐不要老。”稚嫩的女童声音忽然飘进叶知晚耳朵,引得她注视。

     孩子就是天真,哪有人不老呢?

     忽然,空中开始飘起了黑色的雪。

     “啊!”一声尖叫响起。

     “女音娘娘救命!”

     “怎么会是今天!不,我不要老!”叶知晚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场景,不明白发生了何事,但见所有年轻男女都拼命的躲着那黑色的雪,仿佛一旦被沾上就会没命。

     原本和谐安定的女音树下乱成一团,叶知晚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子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

     ……

     “秦哥,马上取了那女修阳寿,你便可以活的更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