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break}023
    叶知晚救下满身是血的风仪卿之时,进入妖兽车后曾遭全车人的不满,然而孟姓男修已然同意,她们不能表现太明显。只是暗地里表示不满,无非是白眼和使点小跘子,这些她都不在意。

     她们这群人比较幸运,前方似是有人在猎捕妖兽,血腥味比较浓郁,这才吸引了血鸦的到来。然比起人数众多的车队,血鸦还是选择了血腥味浓郁的地方,这才使众人逃过一劫。

     事后,孟姓男修曾笑容阴沉对叶知晚与风仪卿二人道:“算你们运气好。”

     可众人心知肚明,他留下风仪卿不过是想要在血鸦围攻他们之时,做脱身的诱饵,可不是什么发善心。

     故此,叶知晚每每面对孟姓男修,身上都感觉十分阴冷。

     接下来的路程里,众女修被看管的越来越严,叶知晚更没能找到脱身的机会,就连与风仪卿也搭不上话。自她救下风仪卿,孟姓男修似乎知道她的打算,便将她与风仪卿分割开来,不在一辆妖兽车上。

     对此,叶知晚愈发小心翼翼,不让人察觉出来自己打算。

     一晃已经一月过去,众人也即将到达北海域海岸线。此时叶知晚仍旧未能脱身,她初始因为受伤太严重,哪怕使用了她师父给自己的玉环也逃脱不了,只能按耐下来,到最后落入孟姓男修手里,却是灵气皆失,再也动不了丹清真人给她的东西。

     “今日在此暂做歇息,明日便要登船,你们乖乖听话,否则去了那最下等的地方可莫要怨恨。”孟姓男修即孟凌志扔下一句话,便带着两个修士出门了去,也不知是做何事。

     所有的女修被关在一间大屋子里,外面设了阵法,加上她们又无灵气,所以众人都乖乖缩在屋子里,似是认命般等待明日的到来。

     至此,叶知晚终于找了机会和风仪卿坐在一起。但有前车之鉴,那个举报风仪卿的女修正盯着风仪卿,她只是坐到那里,寻找机会与风仪卿搭话。

     然,终于趁那干瘦女修不注意之时,叶知晚正要与风仪卿说话,便忽然感觉衣袖下一动,随即她便不露声色的接过风仪卿递来的东西,悄悄收进了衣袖间。

     叶知晚心跳加快,她见无人注意自己,轻舒一口气。

     风仪卿逃跑,后孟凌志却诡异的未曾追究,她不知风仪卿是否暴露自己能使用灵气一事,但以如今的情形看,孟凌志应并不知晓。

     风仪卿把东西塞给叶知晚后,便靠在墙上闭目养神。她脸色苍白,胸前的伤口没有药物治疗,加之许是想要隐瞒自己有灵气,并未用灵气治疗,她看起来十分不好。

     人多眼杂,叶知晚手心出了汗,一直没能找到时机看手里的东西。一夜过去,第二日一早她们便被推搡着上了去北海域的船只,至此,她们逃跑的机会更加渺茫。

     秦家盘踞于北海域,即便逃跑,恐怕也会很快被抓回来。

     登上出海大船,叶知晚等人被关在船舱里,隐约能听到外面修士的谈笑声,海腥风从窗户吹进来,味道并不好闻。

     很快便到了夜晚,海上明月耀眼,浪涛拍打在船体上,海面波光粼粼,偶尔有低阶海兽在水面翻腾一下,转瞬即逝。

     叶知晚终于找到了打开纸包的机会,晚间众人解手之时,她借机打开了纸包,发现那是一个土黄色的小鼎,只有拇指大小,浑身上下一点灵气也无,就像是普通装饰用的东西。

     她手指轻轻磨拭着小鼎,想了想使劲儿咬破自己的手指,轻轻按了上去。

     红色的鲜血渐渐隐了进去,那尊小鼎依然没有动静,若不是叶知晚发觉它一直在吸自己的鲜血,恐怕也会以为自己用错了法子。

     等了大约有半刻钟,她终于发现了端倪。她左手手腕那里出现了一条红色细长的东西,在她白皙通透的皮肤下鼓起了一个小包,正向她的指尖运动着。

     见此,叶知晚瞪大了眼睛,心里大吃一惊,这……是蛊虫。原来孟凌志用的是蛊,难怪自己一动它便被他发现。

     很快,蛊虫便从她的指尖爬了出来,它浑身血红,像条蚯蚓一样,叶知晚头皮发麻,眼睁睁地看着它钻进了那个拇指大小的小鼎里。

     亲眼目睹这一切的叶知晚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便飞快的将东西又用纸包包起来。

     “咚咚。”恰好,狭小的隔间传来暗沉的敲击声,她心里一惊,便听外面一道轻轻地女声道:“该走了。”

     是风仪卿,她在提醒自己。

     叶知晚将东西塞进了自己衣袖里,面无异色开门出去,见到风仪卿,俩人对视一眼便错开身。

     第二日,她便发现自己滞塞的筋脉已经可以动用灵气,那股神秘的灵气也继续出现了,她心里一喜,如此一来她就不用从外界引入灵气了。

     后面几日,叶知晚都一直借用那股神秘灵气修复自己的筋脉,顺便打开了自己芥子空间。

     她真正的好东西全放在芥子空间里,且全部身家都分开放着。身上那个储物袋只不过是障眼法,专门适合她这种修为低,易被同阶修士打劫的人。

     叶知晚戴的耳坠,玉镯皆是储物用的芥子空间。这芥子空间乃是炼器师炼制而成,里面并不大,只有几丈见方,但已经够用。

     这芥子空间普通修士根本没有,也只有像叶知晚他们内门弟子,又受师父宠爱才会有,所以赵鹤鸣并不知晓芥子空间的存在。

     打开芥子空间后,她扫视了一圈,拿出了一瓶丹药悄悄吃进去疗伤。先前在赵鹤鸣那里她浑身动弹不得,就算打开芥子空间也没用,后来则是失去了灵力,知道今日才再次打开了芥子空间。

     “轰隆隆……”行了几日之后,一直晴朗的天空忽然阴沉起来,海浪激涌。

     初始众人并不放在放在心上,只以为是暴雨天气。海上暴雨天气频繁,但修士所用船只乃千年玄木所制,外设阵法罩住整个大船,根本不惧暴风雨。

     然到了夜间众人渐渐发现不对,这是早已经来不及。

     下午天上飘起了蒙蒙细雨,海面上雾气茫茫,遮蔽了众人的视线,神识也探测不了多远,这下全船的人才意识不妥。

     有经验的修士面色都凝重起来,这分明是鲛人出现的前兆!

     鲛人乃海上妖兽,实力强悍,喜好吞食修士,但一般很少活动在浅海域,一来不适应她们的习性,而来防止修士捕杀他们。

     可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白雾,蒙蒙细雨,皆是预兆。

     雨连绵不绝,渐渐地,海面上什么也看不见,整条船只融进了白色大雾里,找不到行驶的方向,只能看到白雾里翻腾的黑影。

     叶知晚靠在木板上,不知发生了何氏,却敏锐的察觉到了气愤的压抑。

     忽然,一阵美妙的歌声穿透白雾,带着湿气传进叶知晚的耳朵。

     歌声让人感到幸福与温暖,想要沉睡在故乡,彻彻底底睡死过去。

     屋子里的女修们闭上了眼睛,缓缓地走向门口,歌声忽地一扬,紧闭着的门便吱呀一声打开,门口站着一道黑影,是看守她们的男修之一,男修开门之后闭着眼睛跟着众人向外走去。

     “嗡~”一声轰鸣,叶知晚忽然睁开了眼睛,漆黑的双眸盯着白茫茫的海面,咸腥的海风吹来,她眼里闪过一道迷茫。

     “轰隆隆……”沉闷的天空中一声闷响,惊雷炸响,闪电落下,整个海面瞬间犹如白昼。

     鲛人的歌声还在继续,众人停在甲板上,船体却在此刻忽然被撞击起来,海水满天袭来,像是要倒灌进船只里面。

     数到身影飞起,叶知晚凝神一看,发现是同撘乘船只的修士和掌舵之人,粗略一扫她并未敢窥肆对方修为,但心里也清楚对方修为远远高于自己。

     “请各位道友祝我,日后必当重谢。”凌空而立的船长大喊到,他衣衫猎猎作响,海水激扬拍打在他身上,却面色肃然手里灵光一闪,手执一面黑色锦旗,缓缓摇动起来。

     其余几位乘客互相打量自己一眼,达成共识,朗声道:“此番鲛人作乱,在下定当鼎力相助。”

     言毕,那些修士们便各自拿出自己的法器,严阵以对。

     发生此事,鲛人不可能不知晓,一时间妙曼的歌声忽然变成动物嘶吼声,音波震荡,叶知晚耳鼻轰鸣,鲜血上涌,她身形不稳后退几步,忽然吐出一口血来。

     “是音攻之术,诸位道友可封闭听觉,便不受其影响。”船长高声提醒到。

     显然船长经验丰富,所以他一提醒,众人便立马封住了听觉,催动着手里法器穿透阵法,向白茫茫的海面飞去。

     一时间,空中灵光大盛。

     “吼……”法器飞转,白雾中传来鲛人的怒吼,再见正在斗法的几个修士脸色肃然,叶知晚便靠到一旁静静观战。

     此时被歌声蛊惑的众人如梦方醒,紧接着便听到鲛人的怒吼声,一时间各个脸色发白,耳鸣眼花头痛,许多修为低下的修士更是直接倒在了甲板上,哀呼起来。

     叶知晚见此,对身边的风仪卿喊到:“封闭五识!”

     风仪卿苍白着脸,嘴角溢出鲜血,忍痛封闭听觉,然后身子一软趴到地上。

     叶知晚忙扶起她退到一旁。

     这时众人见此,纷纷封闭五识,甲板上的清醒才好了一点。

     这时空中斗法已经十分激烈,几位修士已经跳出了阵法保护,与藏在黑暗中的鲛人斗法,几个回合下来,不见胜负,更不见鲛人踪迹。如此敌在暗我在明实在不利,几位修士思虑过后,由一名男修以身做饵引出鲛人。

     待鲛人出现,叶知晚眼睛一瞪,竟然忽然冒出一个词来——传言误我。

     常有地方传言海上鲛人歌声美妙,面容绝美,但今日一见,实在是让她大吃一惊。虽说若不是常年在海上来往的修士,大多是不知道鲛人模样的,但也不至于如此与传闻不符,叶知晚着实惊讶于鲛人是如何传出貌美这一名号的。

     眼前这鲛人丑陋至极,浑身上下有许多褐色斑点,数不尽的触须在空中拍打,五官狰狞,嘴有脸盆大,还留着粘腻的涏水,嘀嗒嘀嗒的落下。

     就在这空当,鲛人又来了一个同伴,俩人互相合作,竟趁空中修士不备,活生生咬下一人大腿。众修士大骇,连忙躲避,然而几息过后,又有几人受伤,以至于斗法的修士已经渐渐不敌,处于下风。

     叶知晚握紧了风仪卿的手,心一下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