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break}023
    叶知晚没有惊动沉睡的民众,仔细检查了尸体,发现是一个浑身生机之力尽失的男子,观其衣衫,正是客栈的小二。

     她抬头看看岛西,向岛西飞去。

     夜色浓郁,月光被乌云遮住,忽然暗淡下来。周围树影飒飒,凉风习习。白日里看起来美艳的桃花此刻显得有些诡异,连绵不断的桃花林中似是有人在喘息。

     叶知晚放出神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恩……”男子的闷哼声音传来,她撩开花枝,向声音来源走了过去。

     “秦三公子?”叶知晚惊讶道。

     只见平日里温文儒雅的秦三正倒在地上痛苦的翻滚,额头上汗珠大滴大滴的落下,皮肤下的血管暴起,脸蛋和脖子已经变成了青紫色。

     “你怎么了?”叶知晚走上前去,准备扶起秦三。

     “兰娘……不,不要了。”她听到秦三打着哆嗦,身体不能自已,手指抓起地上的泥土,痛苦的闷哼。

     想想,叶知晚蹲在他面前伸出手,覆了一层薄薄的灵气,缓缓在他身上移动。

     “你在干什么,秦哥你怎么样了。”兰娘一把推开叶知晚,扶起秦三。

     叶知晚转身让开,皱眉看着二人。

     “兰娘,秦公子怎么了,可需要我帮忙?”

     兰娘给秦三喂了一颗丹药,见他平息下来,擦擦秦三额头上的汗水,这才勉强笑到:“不用了,他这是老毛病,今晚又犯了。刚才对不住,我太急了。”

     叶知晚笑笑看了一眼周围,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小心为妙,我先告辞了。”

     兰娘欲言又止,看着她的背影猛地喊到:“叶姑娘。”

     “怎么了,兰娘。”叶知晚侧过头背对她问到。

     “你今夜来此是为了调查那让大家变老的线索吗?如果是,可有消息了。”她问到。

     “还没有消息,如果有我会通知你的。”叶知晚说到,然后迈步离开。

     兰娘看着她离去,然后脸色忽然一变。

     “秦哥,你无事吧!”

     “你怎么这么笨,我们说好了永远在一起,我就一定会想办法的。”

     秦三靠在兰娘怀里,握住她的手,摇头道:“太痛苦了,我快承受不住了,阿兰。”

     “你不要再为我做这些事情了,那外地来的那个女修看起来虽然不怎么精明,但难保事情不会败露,到时候你出事了,我也不独活。”

     “不!”

     兰娘猛地抱住秦三的头,眼泪簌簌的流下:“说好同生共死,我怎么能眼睁睁得看着你去死?放心,我不会害人性命的,我只是取走他们一丁点寿命,不会让他们死的。”

     秦三咳嗽两下,身体距离抖动,嗓子如同破风了的风箱。

     “你为何要提前,那个女修身上有什么东西。”

     兰娘握他的手一紧:“她身上有一股比生机之力还要强大的力量,有了它你便可不再像以前那样痛苦,可是我没想到那股力量如此强大,那天晚上竟然叫她挣脱了我的巫术。”

     “咳咳……”

     “既然如此,那你便收手吧!我这样也无不可,反倒是你,若是不慎暴露,苏流芳是不会放过你的,他找寻了巫族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放过你。”

     兰娘一把抱住秦三,哀声泣道:“可你怎么办?”

     “不是还有岛上的人吗?”秦三整理整理兰娘的发丝,虚弱的笑道。

     兰娘盯着他,思虑一二:“无论如何,我咬取到那个女修的,你别怕,我会小心行事,那么多年不是都没人发现吗?”

     秦三疲惫的点点头,不在劝阻,任由兰娘将他扶回了俩人的住处。

     叶知晚从岛西回来,便见到苏流芳站在客栈门口,她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迈步过去。

     她未说话,便见苏流芳目光投注在她脸上,哑着嗓子到:“又是一个。”

     叶知晚默默无言,见他一个人站了许久后,将尸体收拾了,才道:“明日你随我一道去趟岛西。”

     “好。”

     苏流芳应下便离开了。

     第二日,苏流芳来的很早,向叶知晚点头示意之后,便率先踏出步伐向岛西而去,待离开了集市,便在空中极快的飞掠起来。叶知晚一直远远地坠在他后面,直到他飞起才不得已叫住他,示意速度慢一点,自己有些跟不上。

     不知为何,苏流芳昨夜到今日心情十分不好,见到自己也是冷着脸,叶知晚见他虽没有应声但却放缓了速度,便在后面大喊:“苏道友,你可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我不笑你。”

     便见苏流芳冷冷的撇了她一眼,速度忽然加快。

     “哎!苏道友,你等等我。”

     却见前方那人速度更快。

     “你走错方向了!”叶知晚停下来喊到。

     苏流芳黑色的身影一滞,看着叶知晚的眼里带着怒气,却还是强忍下来转而飞回。

     “带路。”他冷冷道。

     叶知晚嬉皮笑脸笑笑,然后带着它去了自己修炼的山洞。

     “只是如此?”苏流芳以为自己被戏弄,转身便欲离开。

     “别急,等一下。”叶知晚伸手拉住他的胳膊,然后得意一笑,进了洞里让他看石壁上的东西。

     一块黝黑漆深的石头卡在石壁上,上面是复杂的纹络。

     “这些阵石,起初我只是以为有人在这里设阵法留下的,所以并未在意,后来发觉岛上修士稀少,又见那股黑气两次都是冲向岛西,便有些怀疑。”

     “起初见到那黑色的雪,还以为是黑雪造成众人衰老的,可昨天晚上那道黑气又袭击我,我便觉得黑雪或许只是障眼法。”

     “黑雪一丝灵气也无,根本不可能偷走他们的阳寿。所以,我觉得这个阵法或许是个线索。”

     苏流芳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的黑石,忽然拿出一把剑向它周围砍去。他手腕转动的飞快,不一会儿整块黑石的样子便□□了出来。只见黑石上面行走着繁杂的纹络,上面刻着一个文字,可叶知晚并不认识。

     “这块阵石怕是好多年了,上面的阵纹繁杂,我们可以根据它上面的阵纹走向来推论整个岛上有多少块阵石,便可得知这阵法究竟是做什么的了。”

     叶知晚侧头看苏流芳,嘴角含笑。

     便见苏流芳准备上前将黑石上的阵纹拓印下来,叶知晚一把拉住他的衣袖,好笑到:“你还准备回去慢慢研究?若真是这阵法的问题,恐怕等不到咱们研究出来了。”

     说完,叶知晚从芥子空间里取出一个巴掌大的阵盘,然后挑挑眉毛:“靠后,看我的。”

     紧接着她手上运转灵气,在阵盘上来回摆动,手指飞快翻转,捏了一个法决打向阵盘。随即,一道土黄色的光芒从阵盘上倾泄而出,投射在黑石上。土黄色的光芒围绕着黑石游走几圈后,便化作数到灵光射进地底。

     见此,她舒了一口气,对苏流芳笑道:“可以了,等会儿它们便可将阵石的消息带回来。”

     “这是?”苏流芳眼里闪过一丝兴味。

     “这是我师伯炼制的阵盘,十分好用。我可是磨了他三个月才给我的,外面可是买不到的。”

     苏流芳见她如此,嘴角一抽,也只有她才好意思把自己的厚脸皮说出口。不过,经她这一插浑打科,加上查了许久的事情终于有了希望,嘴角便轻轻一勾。

     “难得你还会笑。”叶知晚眼睛胶着在他脸上。

     “……”苏流芳皱眉,侧过身。

     “你怎么跟个大姑娘一样羞涩。”叶知晚见地底飞出几道黄色的光芒,便立刻打开阵盘将其收回,语气也变得欢快。

     “好了,不逗你了。快来看看这阵法,”叶知晚伸出手指在阵盘上比划,严肃着一张脸,转过身示意苏流芳。

     “这是哪里?”叶知晚盯着阵盘上的红点点,最后将手指指向一颗红点点。

     苏流芳对阵法并不了解,但他们所在的这颗红点已经被标出,他又十分熟悉岛上,根据现在的位置一推测便能推测出来。

     “那是市集的位置……”

     “果然,这阵法我虽然看不出来是干什么的,但以这副图能看出来,这阵法笼罩整个玉桃岛,阵心又设在集市,十之□□与前几天的事情有关。”叶知晚盯着阵盘,拍拍苏流芳的胳膊。

     “走,我们快去集市。”叶知晚低头带着笑,就往后转。

     苏流芳看看自己被拍的肩膀,皱眉不知想什么。

     俩人很快回到了集市,跟着阵盘上的红点,他们开始寻找起阵心。

     “咦,怎么是那边?”叶知晚惊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