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修】
    第一章

     正午的太阳十足,阳光透过树叶在地上投下一片阴影,空气中的尘埃起起浮浮。

     枝叶繁盛的大树下,叶知晚正持剑插.地倒立在空中。平时就很安静的蠡园此时一人也无,只有树枝上站着一只打盹儿的火烈鸟,和正在思考人生的叶知晚。

     火烈鸟的头上长着一撮呆毛,脑袋一点一点的,绿豆大的眼睛正半睁半眯。

     “出人命了呀!我家亲亲陵被师尊大人罚去思过崖啦!”

     正在打盹儿的呆鸟忽然抖抖头,扑闪翅膀扯着嗓子凄厉的叫起来,活像死了亲娘一样。叶知晚被它叫的脑袋疼,太阳穴一跳一跳的。

     果然是什么样的主人养什么样的鸟。

     “你要是再不安静一点,我便送你去思过崖陪你家亲亲陵。”她面无表情威胁道。

     “不要!”闻言火烈鸟扑腾翅膀,猛地抱住自己,甩甩自己的小脑袋,一脸惊恐的说到:“不要吓鸟,鸟很胆小的。”

     叶知晚手里一用力把插在土里的剑拔.出来,飞身坐到树下的石凳上,一双明亮的眸子看着它道:“你家亲亲陵不在,你岂不是很寂寞?又没人陪你去看漂亮女修了。”

     火烈鸟闻言呆了半响,忽然露出一种生不如死,悲愤欲绝的表情来:“也对,没有漂亮女修看,鸟生还有何意义?”

     叶知晚一脸诚恳到:“还有随时奉献自身的意义。”

     火烈鸟眼睛一亮,扑腾翅膀飞到桌子上,目光灼灼地看着叶知晚:“小晚晚你是不是看上本鸟了,本鸟愿意随时作出贡献,来吧!不要大意的蹂.躏鸟吧!”

     “呃,你太小。还有我指的是奉献你自己那身肉的意义,不要脑补。”叶知晚满脸嫌弃地看着火烈鸟,伸手推开凑到自己面前的鸟头。

     火烈鸟哀怨到:“看鸟的眼睛,鸟受伤了,需要亲亲才能好。”

     叶知晚:“你那绿豆大小的眼睛能看出什么?”

     火烈鸟被戳了一刀子,用翅膀捂着脑袋背对叶知晚。

     叶知晚瞅瞅它,撑着下巴哀叹道:“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

     这时候,一个矮矮的扎着包包头的小男孩跑了过来,脸绷得紧紧的:“小晚晚,二师兄被师尊罚去思过崖了。”

     “陈述两点”她扯出一抹矜持的笑意道:“第一请叫我师姐,因为小晚晚不是你能叫的。第二,我已经知道了。”

     小男孩抿抿嘴唇看着叶知晚。

     叶知晚伸手拍拍他的脑袋,笑呵呵起身到:“看我是没用的,有工夫呢就好好修行,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二师兄他三天两头去思过崖遛弯儿,指不定明天就回来了,急什么。”

     是的,叶知晚的二师兄宋陵因喜爱招惹女修,还不肯负责,所以三天两头往思过崖跑,已经成为青木峰常事。

     “可是那个叫云风华的女修来找二师兄,现在就在山脚下,姜师兄让我来找二师兄。”

     “什么?”小男孩说着说着,便见叶知晚脸色一变,腾地一下站起来,他不由头皮发麻。

     完了,上次她露出这副表情,蠡园门口那颗千年大树就被她一剑给砍了,难道我命休矣?小男孩闭上眼睛,露出英勇就赴的表情。

     谁知等了半天也不见动静,他连忙睁开眼睛看,却发现眼前哪里还有叶知晚的踪迹?

     “宋陵呢?让他出来,今日我不等到她是不会离开的。”远远地,叶知晚便看到青木峰山脚下一群师兄弟们围着一个白衣女修。女修冷冷的声音从人群中传进她耳朵,令她的腿脚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这时候,有眼尖的师兄见到叶知晚,连忙大声吆喝道:“叶师妹来了,大家快让让。”

     叶知晚:“……”师兄我来了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吗?还有,请不要露出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她整理好自己的表情,朝众人点点头。

     “是你?”人群中间的女修抬头,是个五官不错的女修,奈何眼角下面有一块红斑,破坏了五官的美感。此时她正看着叶知晚,眼里一片打量之色。

     众人站在汉白玉石阶下,唯有叶知晚因为从山上下来,站在看不见尽头的石阶上。也因此,她看的更远。

     “应该……是我吧!”她回头看看,不确定她这个方位是不是还有第二个人。

     “宋陵的小师妹,青木峰丹清真人唯一的女弟子叶知晚?”这个叫云风华的女修眼里透着冷意。

     “是我没错。”叶知晚一身绿衣,笑眯眯的看着她。

     云风华眼里透露出一抹厌恶,她冷声到:“把宋陵叫出来,我有事情找他。”

     叶知晚诚恳的摇摇头:“这怕是不行,二师兄他现在不能见你。”

     “哼”云风华冷笑道:“怎么?他这是准备缩在青木峰做缩头乌龟吗?你告诉他,他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我就在这里等”

     “不是”叶知晚打断她:“是我师兄被师尊罚去思过崖了,你先回去,等他出来了我让他去找你如何?”

     “你与宋陵不过是一丘之貉,你觉得我会信你?”云风华抬着下巴怒道。她一袭白衣,在山风的吹动下摇曳生姿,脸上带着不容侵犯的高贵。

     听到这叶知晚愕然,我什么时候和宋陵成为一丘之貉了?就他那好色的模样,她表示她不屑与他为伍,不过出于自己这方理亏,叶知晚任由对方说下去。

     “告诉宋陵,他曾经辱我的,欠我的,我都要他一一还回来。”她冷声说到。

     叶知晚:“……”是在下听错了吗?为何有一股浓浓的玛丽苏即视感。

     “二师兄他人真在思过崖,云师妹发生此事,我……深表同情,但二师兄他已经被我师尊罚去思过崖,你若想要找他算账不如等他从思过崖出来?”叶知晚迟疑到,一点也不认为出卖自己师兄有什么不对。

     “你又在耍什么花样?我是不会被你蒙蔽的。”云风华抬起下巴,眼里满是惊疑不定。

     叶知晚沉默,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耍什么花招。

     “现在这个时候,你还想把一切推给宋陵,我被宋陵所伤难道不是因为你在背后煽风点火?”

     围观的修士们哗然,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咱们青木峰的美貌仙子叶师妹竟然是这样的人!

     叶知晚:“……”她好想冲上去使劲儿地摇着表情最夸张的姜师兄,咆哮到:没错,一切都是我干的!好配合他们拙劣的演技。

     可事实却是她尽量让自己显得真诚:“云师妹,我知道你很伤心,但我真的没有做过这些事情,你要不相信你可以问宋陵去。”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她连宋陵的大名都喊上了。

     “你不要狡辩,那日宋陵伤我,是他亲口所说。”云风华不为所动。

     叶知晚一愣,在心里怒骂宋陵,立即道:“这锅我不背!”

     “我可是清清白白”

     “不必再说!既然宋陵他躲着不出来,那我便改日再来。”她忽然一挥衣袖冷傲到,然后转身离去。

     叶知晚不明白她怎么忽然说走就走,但却立刻笑眯眯得招手送她离开。

     “还有你所做的一切,我都记得。”云风华停下脚步,背对叶知晚道。

     叶知晚手一顿,暗暗摸摸下巴,回想起自己曾经对她做过那些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事情。可再三思索后,她也只记得她只是曾经好心提醒过她一句,让她别被宋陵欺骗感情。

     于是她耸耸肩,摇头叹道:“又是一个失足少女。”

     在场吃瓜群众:“……”

     笑容一直持续到回到蠡园,叶知晚才收敛住,皱着白嫩嫩的脸蛋深思起来。今日云风华性情大变,只要是有心人都能看出来。她不由回想起自己这些年做的梦,心想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修士自踏上修行之路起,便会很少做梦。偶尔做一两个梦,也是天道在预示着什么,而叶知晚却是从修炼便做起一个相同连续的梦,从未停歇过。

     梦里的内容模糊不清,她的记忆不是很清晰,全是自己长大后的事情,但却有关于云风华的记忆。

     云风华少时资质不好,被门中弟子百般羞辱,后来在门内悟道会上,打败扶光天才陶琰,一举成名。直到遇上同门师妹玉琼仙子,她才遇上对手,俩人一直水火不容。

     这个梦境叶知晚一直没有告诉他人,这几年她已经很少做梦。

     直到前些天宋陵招惹了一个女修,被她偶然听见了云风华的名字,这才忽然想起自己所做的梦。为了验证自己的梦境,她一直悄悄关注着云风华,今日得知云风华忽然找上门来,她便知道那不仅仅是梦境。

     所以她才脸色大变。

     而脸色大变的原因是,她因宋陵与云风华之间的纠葛而死!天知道她刚才面对云风华时,那副淡然自若的样子是怎样装出来的。

     叶知晚胡乱揉揉自己的脸蛋,囧囧有神的想:世界上还有比她更杯具的吗?居然可以提前预料到自己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