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修】
    第三章

     叶知晚一早便从入定中出来,然后去了灵植园里照料灵植。

     青木峰峰主是凤回道君,他总共收了二十多个弟子,其中叶知晚的师傅丹清真人是他的第七个弟子,住在青木峰山腰上的蠡园里。丹清真人一共有四个徒弟,首徒姜茗在外历练寻找突破金丹的契机,二徒弟是不着儿调的宋陵,三徒弟是叶知晚自己,四徒弟便是小古板苏耀。

     因为丹清真人不喜欢吵杂,所以蠡园里人寥寥无几。

     “小晚晚,你见到二师兄了吗?师父让二师兄教我剑术。”苏耀慢条斯理走过来,脸蛋白白净净。

     叶知晚手里捏着法决向灵田打去,地里的土飞快的翻松起来,没一会儿的功夫,一片灵田便被翻松好了。

     她轻舒了一口气,这才到:“你想让二师兄教你剑术怕是不行了,他现在正忙着去外门找云师妹,才没空管你。”

     苏耀抿抿唇:“胳膊肘往外拐。”

     叶知晚回头捏捏他的脸蛋,笑眯眯道:“还学会用这词了啊!悟性挺高的。”

     苏耀啪的一下打下她的手,皱着眉毛道:“二师兄怎么记吃不记打呢?”

     叶知晚这下彻底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苏耀才五岁,说出的话一句比一句惹人发笑。

     “二师兄没空,便让师姐来教你吧!”

     “好。”苏耀一本正经的点点头。

     叶知晚扬唇一笑,随手折了一枝树枝,与苏耀演示起来。

     “你可看好了,我只给你演示一遍。”说完,她便浑身气势一变,眼神变得凛冽起来,纵身跃起。

     苏耀的眼神渐渐炙热起来,眼睛一眨也不眨的随着正在动作的人移动。

     直到最后,叶知晚在空中一转身,嘴角勾出一抹笑意,手腕转动间,干枯的树枝上瞬间发出新牙,一个个娇嫩的花骨朵伸展身躯,再盛开,衰败,最后结成一颗颗鲜嫩多汁的桃子。

     苏耀的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光芒。

     “给你”叶知晚随手一扔,满意的点点头,准备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你是怎样做到的!”苏耀忽然大声喊到。

     叶知晚背影一顿,语气悠缓道:“你猜呀~”

     苏耀抿抿唇,低头不知在研究什么。

     “师妹!师妹!”宋陵飞快的跑了过来,身后跟着扑腾翅膀的火烈鸟。

     “你又想干嘛?”

     “嘿嘿。”宋陵笑到,然后凑过来道:“师妹,前些天我给你的那个玉佩你能不能还给我啊!”

     “干嘛?给我了就是我的。”叶知晚瞅瞅他。

     “这……这东西原本是云师妹的……”宋陵尴尬的摸摸脑袋。

     叶知晚:“……”宋陵这样在背后坑她,她不被云风华记恨才怪。她从储物袋里拿出手镯,连忙塞到宋陵手里,并把他往外推:“拿去拿去,赶紧给我走,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宋陵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拿到了手拙,高兴的笑笑,然后又跑出了蠡园。

     火烈鸟没有立马跟上去,而是偷偷摸摸对叶知晚道:“小晚晚,鸟的主人在骗你。”

     “?”

     叶知晚等着火烈鸟给她解释,没想到这鸟扔下这一句就扑腾着翅膀飞远了。

     “……”

     她揉揉额头,被这一主一鸟弄得有些精疲力尽。

     忽然她的手一顿,手指缓缓移向了左眼眼角……

     凹凸不平的触感,火辣辣的疼痛感袭来,叶知晚呆了一刻,连忙从储物袋里拿出一顶隔绝神识的帷帽戴在头上,来不及在翻松好的土地里洒下种子,脚步匆忙地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

     好在蠡园安静,宋陵去找云风华了,苏耀也在练剑,并没有人注意到她的脸。若是被他们看到自己的脸,她不知道他们的反应会如何,她赌不起。

     脸皮整个都灼烧起来,叶知晚能感觉得到她的整个左脸现在已经见不得人。

     她一回到自己的院子里,便立马在外面留下她要闭关的讯息,然后匆匆忙挥手招了一面水镜来。

     黑色纹络遍布她的左半边脸,她皮肤本就白皙细腻,如今脸上横置这这样一片狰狞的纹络,看起来阴森可怕。叶知晚见此歪头扯扯嘴角,便见水镜中的女人也咧嘴笑笑,看起来有些丑陋,她想。

     她慢慢放下头发,思绪回到了一个月前。

     一个月前,她去了青州的烈阳山。那里死气笼罩着整座山,叶知晚不慎闯入一只高阶鬼物的地盘,被重创险些丧命。当时她已经被死气侵体,浑身上下的皮肤裂开,无论什么丹药也不管用,基本上可以等死的时候,一只古怪的白团子救了自己。

     代价是,她需要答应它一件事情。

     而她脸上长的东西则是因为死气出现的东西,即使这死气暂时被白团子给她封印在了体内。而每隔一段时间,她的脸上都会出现这些纹络,需要白团子为她去掉,这正是第一次出现。

     修士们对死气大多避之不及,因为死气一旦进入修士体内,便如同覆骨之蛆,令人难以摆脱。越是催动灵气它们便越分散的快,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进入修士的灵根经脉,腐蚀他们全身,直至他们陨落。

     叶知晚一把扑到床上,掀起被子盖住自己的头。

     第二日叶知晚又何往日一样,照顾一番灵植园里的灵植,开始练起法术来,唯一不同的便是今日她戴着一顶白色帷帽。

     宋陵现如今正迷恋着云风华,根本没有注意到叶知晚的不同。苏耀虽然人小鬼大,但到底还是一个孩子,被叶知晚忽悠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