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修)
    下落引气的巨大气流,加上终年环绕在听风崖上的罡风,成功让叶知晚感受到了皮肉翻起的感觉。她飞舞的发丝在空中被斩断,瞬间被绞成碎末。防御用的法衣也被罡风刮成一条一条的,白嫩的皮肤上到处都是翻开的血肉,就连脸上也是。

     很快,她用韶华向崖壁插去,带起一串火星,然后又落到了一个更大的石台上。因为清楚这听风崖下方有很多凸出的石台,刚才她才敢轻易的跳下来。这些石台是从直直的崖壁上掏出来的,一般人如果不注意,便会错过这些石台。

     叶知晚拢拢自己的头发,摸到一头杂草一样的东西时,表情十分阴郁,却生生忍了下来。紧接着她快步走到崖壁旁,挨着崖壁布下阵盘,然后从储物袋里拿出一瓶舒灵丹,取了一粒吞下。

     丹药甫一吞下,那狰狞外翻的皮肉开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她身上的伤势便全好了,若不是身上还有血痕,根本就看不出来她受过伤。

     见此,她不由心痛。这舒灵丹品阶很高,却被她用来治皮肉伤,真是浪费。而且,也不知道她师父知道了会如何反应。

     心里痛惜,叶知晚手上动作却不停,她施了个净尘术,将身上已经破烂的法衣脱下,从储物袋了拿了一件青色法衣换上。做完这一切后,她起身将阵盘收起,看着旁边一模一样的漆黑洞口,缓缓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个可供一人通过的通道,光线暗沉,叶知晚拿了一颗莹光石照明。随着渐渐地往里去,她听到了嘀嗒嘀嗒的水声。

     “你在何处,我来寻你。”她打量着周围,一面问到。

     通道里的回声沉闷,在寂静的环境里愈显空洞。大约走了一刻钟,面前的通道变得宽敞起来。从仅供一人通过的石道,变成了两丈宽的路。两旁的石壁上刻着一些诡异的纹络。

     枫白回应到:“我在一个大殿里,里面有尊女子石像,你速速赶来。”

     “仔细给我描述一下你的位置,不要轻举妄动。”叶知晚眼皮一跳。

     刚才自己是从上面的一个石台上落下来的,用了两息。而根据枫白的描述,它是从一个斜道滚下去的,大约三息,这说明枫白还在她上方。

     这时,她刚好来到了一处宽阔的大厅里。第一眼,她便被大厅中间的石像吸引了目光。那是一个女子石像,和真人大小相同,吸引叶知晚的,是那双灵动的眼睛。这副眼睛犹如真人般,蕴含着复杂的情感,仅仅是一眼,便要溺毙在她的眼神里。

     她怔了一下,随即便挪开视线,不受其诱惑。这个大厅大约有五十丈的宽度,周围是四通八达的石道。

     枫白说它在一个有女子石像的大厅里,她环视一周,见没有发现枫白的踪影,反倒是见到了周围有许多成保护状的石人。心里便明白,她和枫白不在一层。看来还有别的地方有和这里一样的大厅,只是就不知道有多少?

     还有中间这些石人,是在保护中间的女人?短短时间内,叶知晚眼里闪过千帆思绪。她并没有贸然过去,而是紧紧盯着这些石人,表情凝重。

     她眉头紧锁,她又将视线投向前方,看着密密麻麻的石人,心里涌上一股不详感。扶光有典籍记载过一种机关术,可以造千军万马,用来帮助锻造之人斗法。眼前着密密麻麻的石人,手里或持着斧头,或持着剑,以一种保护的姿态,守护在这女子石像周围。实在太像了,太像是机关术的运用。

     忽然,上方传来一阵轰隆声……

     叶知晚抬头一看,好像想到了什么,在脑海里问到:“你是不是动了中间那个女子石像?”

     枫白有些喘气:“是。”

     叶知晚打量着周围:“我在下方也遇到了这些机关人,这山洞错综复杂,我恐怕一时之间也赶不上去,你自求多福啊!”

     话音刚落,她忽然眼睛一眯,那是?中间那个女子石像头上簪着一只白玉簪。白色的玉簪和石像犹如一体,若不仔细看,必会让人以为是石头雕刻而成。

     “我应当在你的下一层,你自己找路下来。”叶知晚看着那尊石像眼睛,低低说到。

     “好……”枫白应到。

     过了半个时辰,却还未见枫白下来,叶知晚却动了。她脚尖轻点,凌空而起,向中间的石像飞去。

     在飞到距离石像还有两丈远的地方时,石像地上一个阵法一样的八卦图忽然亮起来,黄色的光芒冲天而起,映在她脸上,刺眼至极。

     见此,她青色身影生生一扭,落到旁边的灯塔上。

     这时,一阵石头的摩擦声响起,周围的石人慢慢动起来,每动一下,身上的灰尘便抖落到地面,叶知晚这才发现,原来这些机关人并不是石人,而是一种陨铁造成,只不过是年岁太久,落满了厚厚的灰尘,才导致看起来像石人。

     慢慢地,石人扭动着身体,机械地向自己走来。

     叶知晚面色肃然,紧紧地注意这周围的动静,眼见着石像向她走来,她拿出几颗种子放到手心里,然后催发起来。

     瞬间,柔韧的藤蔓从她手里发芽延伸,不过三息间,便已经有四五米的长度。她心念一动,便控制着手心的藤蔓向大厅顶部飞去,然后紧紧地插.进了大厅顶端的石壁里。

     叶知晚的木灵根最为纯净,天赋极好,所以主修木性法术,其中有一项便是控制树木种子。

     成片的机关人向她涌来,甚至有一个石人拿着斧头向她看来!叶知晚眼睛一缩,拽着藤蔓便向大厅顶部飞射而去。

     “簌簌……”四面的墙壁飞射出许多水箭,上面闪着寒芒,一看便知道上面沾着剧毒。

     叶知晚拽藤蔓的手一抖,绿色藤蔓上的树叶便浮在空中,向水箭挡去。并且祭出韶华,护在她周围。

     青色的衣角在空中翻飞,参差不齐的头发在空中招摇,阴暗的大厅里,叶知晚的眼睛格外闪亮。

     此时,她距离大厅顶部越来越近。

     “锵……”无数把飞剑向她飞来,剑锋泛着青芒,冷气逼人。

     叶知晚眼睛一缩,在空中翻转一圈,堪堪避过一把剑,却被后面紧接而来的剑从脸上擦过,斩断一截发丝。

     几乎是一瞬间,她还没有感受到疼痛,温热的血液便流了下来。叶知晚倒吸一口凉气,如此锋利,如果是她的脖子,那还得了?

     可是,她来不及感受到痛意,更多的灵剑向她飞来!暗沉的高空中,无数道剑光闪过,只能听到细微的哧哧声,那是从叶知晚身上擦过的声音。

     “唔……”叶知晚手里轻,支撑她身体的藤蔓被剑锋割断,她的身体直直的向地面落去。

     而下方,则是密密麻麻手持斧头的机关人!

     她瞳孔一缩,猛地在空中翻转,手持韶华,倒立着身体落下。在机关人手持斧头劈过来的时候,她用韶华轻点在斧头上,然后借着这股力,飞快地向旁边的一个洞口飞射去。

     在密密麻麻的灵剑和机关人的追杀下,她身上又增添了许多伤痕,才堪堪避开要害,落到洞口处。青色的衣衫染满血迹,她紧紧盯着迎面而来的灵剑……

     在灵剑指向她眉间,即将要刺进她眉心时,灵剑和石人堪堪停在她面前。

     见此,她缓缓舒了一口气,果然如她所猜测的那样。

     身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不同于刚才的罡风带来的轻伤,这些灵剑带来的上,可是实打实的深,叶知晚皱着眉头强忍下痛意,又吞下一粒舒灵丹。

     想到刚才看到的东西,她眼里闪过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