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break}023
    第二十三章

     杨茴动弹不得,被秋娘轻飘飘地制住。叶知晚趴在地上看到秋娘在杨茴身上一点一点移动,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这时,旬涅已经掐住了和罗玉琼他们一道的娇俏女修。女修脸色涨的通红,却毫无反抗之力。

     “啊!”罗玉琼大喊出声,眼睛通红地盯着已经衣衫褪尽的秋娘,手里灵光一闪,一面泛着青光的镜子出现在手中,她发丝飞舞,面上杀气凌然。

     “朱颜!”秋娘抬头惊呼。

     旬涅放下了手里的女修,面色无波地看着在空中旋转,嗡嗡作响的镜子,轻笑到:“原来在你这里。”

     罗玉琼紧紧盯着朱颜,用手指逼出一滴血滴,伸指一弹,血滴便飞向朱颜,融进了古朴无华的青铜镜面内。

     霎时间朱颜猛地发出耀眼的光芒,整个山洞里狂风大作,以朱颜为中心形成一个巨大漩涡。叶知晚瘫软在地上,眯眼看着此时场景,身体里忽然涌上一股巨大的力量,驱使着她从地上爬起。

     “趁着此时杀了他!”她脑力一道怒气冲天的声音响起。

     是枫白!她意识到,眼睛四下扫视寻找起枫白的踪影。

     “去杀了他,不要管我!”此时叶知晚浑然都是鲜血,眼前一片红色,听到枫白的话,发现自己体内力量越来越强大,好像随时控制不住一样。

     罗玉琼衣衫凛冽,她眯着眼睛胸腔内怒气翻山倒海,此时眼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杀!她素手一挥,青铜镜面便嗡嗡作响,倾泄出来的光华在空中聚成一只朱雀,向秋娘冲去。

     “接着!”透过摇曳的草海,一支红色簪子向叶知晚飞来。她伸手接到手里,霎时间脑海里涌进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杂乱不清却驱使着她拿着簪子飞身而起,在空中跳起她见所未见的舞姿。

     似是奔月而去的仙子,她发丝飞舞,鲜血染红了衣衫,却毫无违和感。

     罗玉琼早已被怒意,恨意涌上心头,叶知晚扫视了她一眼,压下心中疑惑,再次跟着心中舞动起来。

     旬涅不敢大意,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只古朴的丹鼎,手里法决打出,向叶知晚飞去。

     这时,叶知晚手执发簪,在空中轻轻一划,空气中便波荡起来,似乎整个空间都发生了扭曲。血红色从发簪中抽离,山洞四周开始动摇起来,一道道红色丝线向旬涅攻去,空气扭曲的像是要将一切粉碎。

     “杀!”叶知晚眼睛通红,大喊一声。

     旬涅心下骇然,连忙使了古朴大鼎去阻挡,却只是阻了空气的一瞬,一瞬间过后,扭曲的空气继续蔓延开来,灵气暴动中他的皮肤皮开肉绽,还未长全的手臂承受不住爆裂开来。

     旁边秋娘对上罗玉琼召出的朱雀胜算全无,苍白着脸对旬涅大喊到:“老娘先撤了。”

     旬涅脸一黑嘴角露出一抹狠厉:“你莫忘了咱们的约定。”

     仰头鸣叫的朱雀轻轻一扇,秋娘用来抵挡的法器便撑不住碎掉了。巨大的青影直直地向秋娘扑去。秋娘眼睛一睁,连忙祭出九面黑色小旗,取了心头血抵在上面,催动小旗旋转起来抵挡着朱雀残影。

     “老娘惜命的紧,这两个丫头一个比一个厉害,老娘不奉赔了。”

     说完,秋娘来不及抓起自己的衣服,弃了空中的小旗,身影在空中扭曲起来,不过一息便消失不见。

     “啊!”罗玉琼杀红了眼,根本控制不住那道朱雀残影,任由它撞上了山洞石壁。霎时间地动天搖,正和旬涅战着的叶知晚红着眼看到这一切,心里不免有些急切,再这样下去,她们所有人都要埋葬在这里。

     “小丫头,小看你们了。”旬涅邪笑着擦拭嘴角鲜血,眼里露出跃跃欲试的兴奋。

     叶知晚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在空中跳起妙曼的舞姿,手里玉簪继续牵动着扭曲的空气,旬涅所有的攻击对于她来说都是无用之功,他所有的攻击根本进不了自己的身。

     铺天盖地的灵力风暴在叶知晚手里的玉簪下形成,向旬涅涌去。

     只见旬涅嘴角一勾,直直的迎上去不闪不避。

     “啊!”听到女子尖叫声,叶知晚眼睛一缩,连忙收手。

     只见刚才还站在中间的旬涅已经变成了和罗玉琼他们一起的那个娇俏女修,叶知晚见此生生忍下反噬,手里的玉簪再划一下,将灵气风暴打在墙上。

     “轰隆隆……”周围的石壁掉落了大量的石头,那位何姓女修见自己并未被伤到,匆匆瞪了叶知晚一眼,便立刻跑到罗玉琼和杨茴身边拉起他们便准备离开。

     这个时候何姓女修还记得杨茴与罗玉琼也算得上是真心,叶知晚见他们脚步慌张,不断的闪避掉下来的石块,眼睛快速扫视着下方,想要将枫白找出来。

     “叶师妹……”杨茴看着空中那道血色人影,咳嗽一声。

     “轰隆隆……”叶知晚眼睛一缩,看到一块巨石从高空中落下,越来越快!她连忙伸手一挥簪子,红色灵气喷涌而出,直直的窜向巨石。

     罗玉琼此时浑身无力靠在何姓女修身上,见到巨石落下想要躲避却躲闪不急,此时他们三人狼狈至极,根本阻挡不了那块巨石。这时见叶知晚挥手挡住巨石,他们便趁机旁边一扑。

     山洞马上坍塌,巨大的白色兔子在地面四处乱窜,就近窜进了狭小的洞穴,一时间洞里只剩下叶知晚罗玉琼几人。

     叶知晚立在空中,此时她红色的灵气已经在她身体里乱窜起来,暴涨的灵气想要将她的筋脉撑破,她看了一眼罗玉琼几人,将爆满的灵气打向自己刚才击打的石壁!

     几乎是瞬间,石壁轰地一下倒下,烟雾灰尘四起,强烈刺目的阳光倾泄进来,叶知晚眯上眼睛冲罗玉琼他们道:“洞穴马上坍塌,你们快离开。”

     “我还有事,你们不必管我。”

     “多谢了。”何姓女修动动嘴角,终究沉默的带着杨茴和罗玉琼冲了出去。

     叶知晚眼前一片血红,见罗玉琼与杨茴俩人具是复杂的眼神看自己,却不做回应,而是四处寻找起了枫白。

     “你在哪里,枫白?”她在心中问到。

     此时叶知晚口鼻鲜血直流,眼睛也近乎失明,但却是不见那一抹白色。“轰隆隆……”外界的阳光忽然消失,周围的石头落下来砸到叶知晚身上,她身形不稳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忽然,她似是有心灵感应般抬起了头,便见到洞穴上方密密麻麻的石头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