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呵呵,有趣的小东西。”

     凉薄的男声飘入叶知晚耳朵,她停在了距离枫白不远处的地方。

     那是一个一袭红衣,嘴角含笑的男子。

     “小东西,不乖可是要受惩罚的呦!”男子仿佛没有看到叶知晚,低头看着趴在地上的枫白,眼里闪过一丝趣味。

     “旬涅,你可别忘了正事儿,黒冥老祖可是等着你的东西。”旁边站着个妖娆女修,衣衫暴露,大片的雪白肌肤晃人眼睛。

     “急什么秋娘,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好不容易遇到个有趣的玩意儿,可得让我多玩会儿。”那个称作旬涅的男人勾唇笑到,眼神黝黑。

     枫白趴在地上拼命的想站起来,身上却犹如什么压着它,让它怎么也站不起来。在听到旬涅说它是玩意儿时,它眼里闪过杀意。

     “唧唧……”它嘴里吐露的是旬涅听不懂的话。

     枫白如今可谓狼狈不堪,它浑身上下布满黑色脚印,正是刚才那群月华兔在争抢它之时,慌忙踩踏的。现如今它又被旬涅压制在地上,拼命的扑腾想要站起来。

     “小东西,你在骂我什么呢?”旬涅看着枫白,挥挥宽大的衣袖,手掌心一伸,枫白便从地上飞到了他手里。

     他毫不留情的掐着枫白的身体,手指因为用力而凹陷进去。

     叶知晚看到枫白的眼神,那是蕴含杀意,寒意渗人的眼神。

     “小姑娘,这是你的妖兽?”旬涅打量着枫白,忽然到。

     叶知晚怔愣,看了一眼枫白道:“这位道友,这妖兽的确为在下所有,清道友归还。”

     旬涅侧头打量了叶知晚一番,骨骼分明的手指在枫白身上轻轻点过,一路来到它脑袋中间,点在眉心带着一丝邪气:“我若是不愿意呢?”

     叶知晚脸色不变,抬手行了一个礼,不卑不亢道:“在下与这妖兽签订的乃主仆契约不能更改,道友夺去也无任何作用,还望道友归还。”

     与妖兽签订契约有很多种,最常见的便是主仆契约,因为修士可以完全掌控妖兽。而且这主仆契约也可以防止他人恶意抢夺灵兽,主仆契约一旦定下,除非主人主动解开,否则是无法强行抢夺走他们的妖兽的,而且如果主人陨落,这些妖兽也会跟着陨落。

     旬涅闻言似笑非笑地看着叶知晚,手上动作却不停歇,指尖聚起一抹剑气,直直的正对枫白额头。不多时,枫白的眉心渐渐渗出红色来。

     叶知晚飞快的看了枫白一眼,它的眼里是翻涌不息的杀意。

     “恩……”旬涅闷哼出声,他脸色一变,指尖剑气使劲儿插入枫白额头,又全力一捏之后砸向地面。

     枫白白色的身躯被扔到地上,身体严重变形,眉心出现了一个血窟窿,黝黑的眼睛紧紧盯着旬涅。

     “嘶……”旬涅把手伸到面前,眼神扫过右手上那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眼里泛起一股怒意。

     “找死。”他眉目间净是残忍,他缓缓走过去,伸出脚狠狠地在枫白身上使劲碾压。

     “道友适可而止。”叶知晚眉间带着怒气,手持韶华挥剑向旬涅斩去。

     青色剑气掀起一道劲风,席卷着地上的青草而去。

     “呵呵,居然有不长眼的,旬涅,你可混得真不怎么样,连小小的练气修士也敢与你动手。我看你这些年手段是不够了,才让他们忘记你的名号。”秋娘忽然笑起来,火红的红唇张扬而明艳。

     “呵”男子轻逸出一抹笑,嘴角带着森森汗意。

     他衣袖一挥,青色剑光便消失于无形之中,与此同时他手指微动,一道凌厉的罡风便迎面扑去。

     叶知晚眼眶一缩,向后退去想要避开这罡风,却躲闪不及,被重重的拍在胸口。她胸口一闷,一口鲜血猛地喷出,直直地向后倒去。

     她重重地落到地上,忍者胸腔的腥甜,从地上站起来,紧紧地盯着面前的男修,轻擦嘴角的血迹,缓缓到:“你是魔修。”

     旬涅捏捏鼻子,还在轻抚伤口。

     忽然,他宽大的手掌聚起一道利刃,在秋娘轻呼声中,朝自己的胳膊砍了下去。鲜血像爆裂的水管一样,向周围喷射开,叶知晚猝防不急,便眼睁睁的被溅了一身血。

     便听旬涅用着魔了似的语气,闻言细语道:“有瑕疵的东西,不要也罢。”

     “旬涅,赶快将这几个蝼蚁解决了,正事要紧。”秋娘惊愣过后,便不耐烦到。

     叶知晚眼睛一缩,身体成防备姿势。

     “不自量力。”旬涅轻轻吐出这几个字,然后手心聚起一团黑色的魔气,对上叶知晚带着惊恐的眼神,嘴角一咧。

     黑色的魔气甫一碰到叶知晚的身体,她便感觉到铺天盖地的疼痛传来,四肢像是被蚂蚁噬咬一般。

     她感觉自己身体里面的灵气在一点一点流逝,鼻腔,耳朵眼睛都涌出大量的鲜血,眼前变得一片血红。

     “叶师妹!”就在叶知晚快要失去意识之时,她听到了杨茴的喊声。

     她侧目看去,是罗玉琼和杨茴赶了过来。

     接着,叶知晚便感觉身体一轻,她便被重重的扔到了地上。眼前一片模糊,只看到杨茴白色的衣角一闪,便挡在她面前。

     “这么多人,看来我的胳膊可以长全了。”旬涅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他红衣似血,殷红的双唇似是鲜血点缀。

     杨茴也不废话,手里灵光一闪取出两把灵剑。灵剑嗡嗡作响飞向空中,在他的指挥下,交错旋转斩向旬涅。

     “呵呵”秋娘在一旁捂嘴笑着。

     “这小子看起来元阳仍在,不如留给我如何?”她捋着一缕发丝,笑意妖娆。

     “我手底下的人,秋娘也要抢?”旬涅舔舔嘴唇,指尖举起魔气,轻轻一夹便制住了面门前的灵剑。

     他手轻轻一折,两把灵剑便入灰尘般湮灭。

     杨茴呕出一口血,单膝跪地。

     “杨道友!”罗玉琼失声喊到。

     只见她素手一扬,从腰间抽出一条鲛纱,眼睛紧紧盯着前方,手里抖动几下,鲛纱便蜿蜒曲折向旬涅而去。明明是轻柔的细纱,却蕴含着无限杀意。

     却见旬涅只是侧身一让,手指一挡便轻松撤去了鲛纱里的灵气。

     “你……”罗玉琼脸色一变。

     “这男子留给你也无不可,不过你要将桃花瘴给我。”旬涅挥出一掌,将罗玉琼重创,然后含笑对身旁的秋娘到。

     秋娘闻言啐了他一口:“你可真是从来不肯受半点亏,罢了罢了,这男修元阳仍在,若是吸食了他,想必修为会增上许多,今日便依了你。”她声音娇柔,说出的话却让人半点不能放松。

     “你敢!”便见罗玉琼满脸怒气,眼睛通红的盯着二人。

     “呦!这小姑娘脾气还不小,今日秋娘我就教教你们。”秋娘面上虽不恼,手指却飞快点过,道道魔气冲面而去,瞬间便束缚住了罗玉琼。

     他们恐怕都已经筑基。

     趴在地上的叶知晚脸被宽大的衣袖遮住,发丝凌乱,气若游丝,脑海里却划过这样一道讯息。

     “小姑娘,这怕是你心上人吧!今天,你就睁大你的眼睛看看他是怎么死的,呵呵。”秋娘笑声灿烂。

     笑着笑着她一把拽过杨茴,将他扔到地上,随手在身上一抓,本就少的衣服便被脱下,露出一片光腻白皙的肌肤。

     身体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中,在场的还有罗玉琼和旬涅他们,可秋娘坦然自若,渐渐的附身下去……

     “魔女,你敢!”罗玉琼呲眼欲裂。

     “呵呵呵”伴随着她张扬的笑意,杨茴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剥下。

     叶知晚浑身无力瘫软在地上,动动手指,眼里闪过无能为力的懊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