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break}023
    第二十五章

     推门声响起,赵鹤鸣粗噶的声音传来。

     “孟道友,进来看看,我这个货色可不一般,一到手我就想着给您留着呢。”他话里带着讨好巴结,叶知晚想这个孟姓修士也不知道是何身份。

     赵鹤鸣正是前些天那个壮汉的名字,这些天她已经从几人的零星谈话中知晓这男修的名字。

     “恩。”便听到那个孟姓男修沉声应到,并无太多搭理赵鹤鸣的意思。

     紧接着,她便感受到一道目光投在她身上,这道目光让她浑身不舒服,但却没有露出半分异样。在别人看来,她依旧是重伤不醒。

     “咦?”孟姓男修轻声惊奇到,语气惊喜:“倒是个不错的货色,你从哪里弄来的?”

     “嘿嘿,孟道友你们不是讲究不问出处的吗?”赵鹤鸣心里一惊,打着哈哈到。

     “话虽如此,但观这女修资质与修为,恐是名门大派的弟子,我若是接手了惹出什么麻烦可怎么得了。”孟姓男修故作迟疑。

     赵鹤鸣却不上当,他讨好笑道:“别人不知道您的本事,我还不知道?”

     “您上次那批货里可是有希音阁里的女修,希音阁那群女修那么泼辣您都敢收,还怕我这个不成?咱们可是熟人,孟道友这样压价可是不合适呀!”他话里半是恭维半是威胁。

     “你……”孟姓男修一噎,一甩衣袖道:“罢了罢了,看在咱们多年的交情上,给你五十中品灵石。”

     赵鹤鸣眼睛一亮,忙拱手作揖道:“还是孟道友爽快,是个实在人,小弟在此先道谢了。”

     “哼。”

     “您看,你是什么时候把这女修带走?”赵鹤鸣并不介意孟姓男修的态度,反正只要灵石到手就好,再加上从这女修身上掏出来的储物袋里的大笔灵石和法器,他早就赚大发了,那里会在意这点折辱。

     “现在我带走吧!放你们这里指不定要出什么什么幺蛾子。”孟姓男修话里话外看不上赵鹤鸣这群人。

     说完,叶知晚听到一声哐当声,随即便听到赵鹤鸣愈加灿烂的笑声,心里便明白对方已经付了灵石,马上就要将她带走。

     至此,她心里一沉,也不知道这孟姓男修会将她带去哪里。这男修一看就是专门干这种勾当的,不像赵鹤鸣他们把自己看的松,如果落到了这男修手里,怕是不好逃跑。

     可如今她只能动动手指,其余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任由这孟姓男修将自己带走。

     她感觉身上便被套了一个麻袋一样的东西,眼前一片黑暗,身子一轻然后便被人夹在了胳肢窝下离开了。

     据叶知晚估计,这里大概里青州城不远,但应该不是青州城内,毕竟青州城是扶光管辖,他们应该没有胆子在扶光地盘上动扶光弟子。

     她被夹在腋下颠簸了一会儿,便被重重地扔到了地上,然后就再也没有动静。

     过了半个时辰,她被人拽了起来,在地上拖着走了一段路,打开了一个房间,又好似下了一条长长的楼梯,左拐右拐然后被扔到了地上,头上罩着的黑布也被扯开。亮光笃然袭来,叶知晚眼睛一眯下意识睁开了眼睛,便见一个文雅书生模样的男修蹲在自己面前低头看着她,想来应该就是那个孟姓男修。

     见她看自己,男修忽地一笑:“我就知道你醒着,不过这里阵法重重,你就好好带着这里吧!别想逃跑,不然我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主儿。”

     叶知晚没有说话,她漆黑明亮的眼睛盯着面前的男修,嘴抿的紧紧的。

     “呵,这双大眼睛还真漂亮,赵鹤鸣这次还算像话,给我弄了个好货色。”

     见叶知晚还是看着自己,男修不恼继续道:“看什么看,甭管你是那个门派的弟子,落我手里我可不会放你走的。前些天还有个希音阁的女修不听话想逃跑,被我抓了回来,整治了一晚上,那滋味儿可不好受。”

     叶知晚闻言垂下眼睛,男修只当她怕了,满意一笑,站起身来离开了。

     等他离开,叶知晚费力的转动头,这才有空打量起这里来。

     这是一间极为空旷的地下室,里面有数个阵法,每个阵法里都坐着一个女修,大约有十来个人。

     这些女修见叶知晚打量她们,却是不理不睬,面色呆滞的坐在哪里。叶知晚见此,便明白这孟姓男修怕不是善茬。同时她心里也极其愤怒,这个孟姓男修就是个人渣,竟然干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来,也不怕遭雷劈。

     她躺在地上,平复平复自己的呼吸,然后闭上眼睛继续修复自己的筋脉,她必须尽快恢复。可是,太慢了,仅凭这点灵气修复筋脉实在太慢了,要修复好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叶知晚心里有些急躁,她又在心底一遍又一遍的呼唤枫白,可是都没有得到回应,后来她索性放弃。

     漆黑的夜晚,所有人都昏昏欲睡,一抹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扉撒了进来,照亮了叶知晚的脸。她发丝黏在额头上,浑身上下都是脏污的血迹。

     她的神识受伤太严重,只能依靠睡眠来修复。

     ……

     自从那个孟姓男修把叶知晚扔进来以后,便很少再出现了,偶尔进来也是带进来一两个女修。看得出来,他对关押她们的阵法很放心,不然也不会如此。再由几日来不反抗的女修们看来,估计也是这样。

     叶知晚继续修炼,她发现从前几日开始,她的身体里莫名多了一股灵气,正在飞速帮她修复身体筋脉,只是从何而来却不得知。

     出乎意料,这股灵气与她的蕴灵法决正好相合。她运行一圈蕴灵法决,便能感受到这股灵气在身体里游走,带着温和的感觉。

     她花了时间研究这股灵气,却不得而知其来源,只能抓紧一切时间去修炼。等到又是十余日过去了,她已经可以从地上爬起来坐着。

     这日,那个孟姓男修又来了,这次他并没有再带女修进来,而是給所有的女修都喂下了一颗丹药。

     叶知晚试图将这颗丹药用灵气包裹起来,然后趁孟姓男修不注意排出体外,谁知她刚有所动作,便发现那个男修大步朝自己走了过来。

     叶知晚忙道不好,低着头思考对策。

     然而男修已经捏住她下巴抬起来,狠厉一笑:“想耍花招?没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说着便是一巴掌煽了过去,叶知晚身体一偏,只觉得耳朵一鸣嗡嗡作响,嘴角流出一丝鲜血,她咳嗽两声抬头看着他。

     “你给我安分点,再让我知道可就不是一巴掌这么简单了。”孟姓男修拽着叶知晚的衣襟狰狞笑着,然后狠狠把她扔到地上,啐了一口。

     “不长眼的东西。”

     叶知晚侧趴在地上,头发垂了下来,看不清她脸上神色。

     “咳咳……”她呕出一口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