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郁郁葱葱的青草鲜美,中间点缀着一些小花,五颜六色,十分美丽。整片草地占地极大,甚至是上方大厅的四五倍之大。明明是一副安逸静谧的环境,叶知晚却在看到青草中间的白色身影之时,头皮一紧。

     柔软的绿色荡漾,中间是密密麻麻蹦来蹦去的月白兔。这些兔子比她在石台上的兔子要大许多,双眼赤红,额头上有一个粉色的月亮,身体圆滚滚,屁股上坠着白色的短尾巴。听到自己下落的风声,这群兔子停止了吃草,一个个站起来,竖着耳朵听着动静。粉白色的长耳朵颤抖,她心里哀呼倒霉。

     眼见离那群兔子越来越近,叶知晚在空中的身体生生一扭,手心里飞射出几条柔软的藤蔓,向一旁的石壁扎去。月华兔虽然没什么攻击力,但它们集体吐出的月华难以攻破,只要用那一双大板牙便能将她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这件石室的主人究竟为何,在这里面圈养这么多月华兔?本来见到听风崖上密密麻麻的石台,她还一直纳闷,如今见到这群兔子她终于明了,这听风崖恐怕就是石室主人专门个养月华兔的地方。石台上是供普通的月华兔吸取月光的地方,而进阶后的月华兔则全部在这里。

     可随着时间流逝,这里的主人离去,月华兔就此无人管理,这底部的月华兔也因为进阶变异,生下变异的带有粉色月亮的兔子,渐渐与上方的普通月华兔有了区别。只是不知道这些兔子是如何变异进阶的,或许是因为其沟通月华的能力,月华兔的寿命在妖兽里面算得上极为短暂,也基本上无进阶的可能性。

     藤蔓扎到石壁,仅仅是阻拦了她一下,紧接着下方便传来一股吸力,拉着叶知晚以更快的速度坠下。

     下落时,乌黑的发丝飞舞,她看到肥大的兔子们龇牙咧嘴,在草地中间飞快乱窜,像只无头苍蝇。

     “嗯……”叶知晚绿色的衣衫掀起,重重的摔倒了地上。

     兔群静默了片刻。

     下一瞬,肥大的兔子受了惊慌,跟火烧屁股一样,四处乱窜。你挤我踩,兵荒马乱一番后,才在一只红月牙的兔子的示意下,凑在一起虎视眈眈地看着眼前的入侵者。

     这时,叶知晚衣袖微微一动,所有兔子的眼神刷一下看过来,好像她再有什么动作,它们便会一拥而上。

     宽大的衣袖又动了一下,一只白色的团子从下面钻了出来。

     是枫白,还维持着兔子模样的枫白。

     忽然,领头的红月牙兔子眼睛一亮,咧开嘴露出自己的大板牙,目光灼灼地看着它。

     枫白不明所以,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儿,它沉声道:“怎么回事。”

     叶知晚看看白白胖胖脸色肃然的枫白,再抬头看看眼里闪着兴奋的红月牙兔子,迟疑到:“大概……它是看上你了吧!”

     “放肆!”枫白倏的一下回过头,呵斥道。

     叶知晚看看那只兔子,再看看枫白,缓缓从地上爬起来,期间又引起了兔群的慌乱,却被那只红月牙兔子压下。

     “我可没胡说,你自己看。”她摊摊手,示意它看红月牙兔子的火热眼神。

     枫白眼里淬冰,死死的盯着那只毫无所查的兔子,想要将它拔毛烤了。

     “友情提醒,它应该是只雄兔子……”叶知晚嘴角含笑。

     “给本尊闭嘴!”枫白怒道,眼里满是戾气。

     长时间的对峙,令兔群渐渐骚动起来。以那只红月牙兔子为首,众兔子纷纷咧开嘴把大板牙露出来,吐出莹莹月华。

     就在这时枫白忽然被拎起,它扭头一看,便见一张大脸凑近,勾唇笑到:“看在咱们身家性命的份上,你就委屈一二吧!贞操什么的,也别看的太重。”

     说完不待它反应过来,它便被扔上了空中,直直的朝月华兔兔群砸去……

     “蝼蚁,你胆敢!”枫白胸腔郁气滚动,仿佛下一刻便会炸开,如果眼神能杀人,它都能将叶知晚千刀万剐。

     整个兔群耳朵竖起,都看向空中的枫白,目光灼灼。

     这群兔子不会说话的话,可这一瞬间她竟然奇异的接收到了它们的脑回路:

     好美丽的雌性,好想和它生猴子……

     白白肥肥,好性感,好美丽的屁股……

     放开那个兔子,让我来!

     兔群中,你踩我我踩你,好不拥挤。

     枫白在空中稳住身形,想要飞回叶知晚旁边,却被早有准备的叶知晚一个巴掌拍了下去,直直坠进兔群。

     这一下,兔群可是炸了锅。

     所有的兔子都向枫白涌去,表情凶狠,没一会儿便有几只兔子互相啃起对方的屁股来。

     这时候,她已经看不到兔群中的枫白了,只能看到大片的白色绒毛在挤来挤去。

     叶知晚头也不回的像这片草地的中央掠去。

     在坠落的过程中,她便看到了屹立在中央的那棵大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可吸引她的,是那树上挂着的红彤彤的果实。

     红色的果实大约和她前世吃的樱桃大小,颜色鲜红,像一颗颗红宝石挂在树上。

     叶知晚看看四周,见并无什么异处之后,手里浮现出一团灵气,捏起法决将这团灵气送了过去,隔空取物。一树的红色果实看起来诱人至极,可她却一股脑儿塞进了储物袋里。

     将果实撞进储物袋后,她便围绕着石壁走了起来。这里也不知道是有什么禁制,竟然不能凌空飞行,越往上飞重力便越大,刚才坠落下来的时候她便感受到了。

     然而,沿着石壁走了一圈,也未见到有任何出口。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石室主人怕兔子逃跑,这四周的石头十分坚硬。

     一时搜寻无果,她只好靠到石壁旁打坐恢复灵气。

     “轰隆隆”上方又是一阵响动,便见几个修士从石壁半中间的一个洞穴里掉了下来。

     几个修士一落地,便在地上打了滚,站了起来。叶知晚这时才看清他们的脸,顿时觉得好有缘分。

     这是二女一男,不巧,其中一男一女她都识得,一人是青州见到的罗玉琼,一人是同门师兄杨茴。

     几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兔群。

     先前有枫白在,因叶知晚和枫白的契约关系,身上沾了枫白的气味,这群蠢兔子便下意识不再抗拒她。但这群人,身上气味陌生,叫神经敏感的月华兔们又炸了锅。

     “叶师妹?”杨茴一抬头便看到了不远处的叶知晚,很是惊讶。

     她点点头,算是问好。

     “你们见过?”罗玉琼紧紧盯着叶知晚,忽然到。

     是见过,而不是相识,叶知晚觉得她的话怪怪的。

     杨茴刚扬起一抹笑意,准备解释,便看到了身后滚滚而来的月华兔兔群。

     这次兔群没有乱窜,而是在红月牙兔子的指导下,有序排开,嘴里吐出月华,形成一个巨大的保护罩,便一拥而上,向三人涌了上去。

     其中好些兔子屁股还秃毛了……

     叶知晚看看他们狼狈的模样,想想还是决定不掺和进去。

     她没有看到,在群兔乱啃的时候,罗玉琼看她的眼里闪过一丝不甘。

     “走开,死兔子。”

     与罗玉琼一起的女修呵斥道。

     叶知晚起身,想想刚才还被群兔争抢的枫白,决定过去看看它是否还完好。

     不怪她不顾同门情谊,实在是自己也无能为力。这些月白兔身上的月华能挡住攻击,这洞底二阶的更是威力加强版,一双大板牙坚硬无比,她也救不了他们。

     可有人不会这样想。

     “这位道友,你怎如此冷血无情,你没看到这群兔子在攻击我们吗?且不说你见死不救,就说杨道友为你同门,你也漠不关心,不施以援手吗?”那位她不认识的娇俏女修怒道。

     叶知晚一愣。

     这姑娘脑回路仿佛与常人不同。

     “恩……”就在这时,杨茴闷哼出声。

     娇俏女修一面狼狈躲闪,一面继续到:“道友还不来帮忙,当真如此冷血无情?”

     “何道友,莫要如此说,叶师妹不是那样的人……”杨茴为人木呐,急急忙忙挤出这一句,还在慌忙间去看叶知晚的脸色。

     罗玉琼自始至终没有说话,却见她手里持着一把火红的鞭子,面无表情的抽向纷涌而上的月华兔。也不知道这鞭子是什么东西所制,竟然能吓退月华兔。

     叶知晚歉意一笑,也不管三人能不能看到,高声到:“恕在下修为低下,实在是无力抵抗这月华兔,叫道友失望了。”

     “你……不知好歹!”娇俏女修怒目圆睁,猝防不急之下,被一只月华兔咬中胳膊。

     叶知晚微微一笑。

     “蝼蚁,立马给本尊滚过来!”就在这时,听到枫白怒火中烧的声音,仿佛要透过空气将她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