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第二十章

     枫白表情难堪,但仍是脸色不好的说了实话,言它所夺之物乃天地异宝,七宝琉璃枝。

     七宝琉璃枝?

     闻言,叶知晚看它,脸上尚有些苍白,却撑着身体极其虚弱的说到:“你快说说是什么东西,好歹我受回伤,总要知道为什么受的。”

     枫白只做没有听懂她的微讽,斜睨了她一眼,黑着脸解释:”有仙树七宝妙树,在仙界也是难寻一二。昔日本尊曾见过成年七宝妙树,其身似血玉,其叶似琉璃,其花似云雾。若得七宝妙树,传闻……可通神界。“它如此说的时候,脸上闪过稍许尴尬。

     她咳嗽一声压下口中腥甜,手撑在寒气刺骨的地上,嘟囔到:”可你说的是七宝琉璃枝,又与七宝妙树有何联系?“

     果然,便见它冷哼道:”这间屋子里的蝼蚁还有几分本事,竟然知道天眼术,以七宝琉璃枝幻化成七宝妙树,本尊一时不察,被骗了去。”尽管有些丢人,它还是没有否认此间主人的能力。

     “也就是说,你本来以为是七宝妙树才去抢的,结果却是七宝琉璃枝?难道我们白白被追了一趟?”她轻轻挪动身子,哈哈笑道。

     “也不是如此。”它沉声到。

     接着枫白像是放了气的气球,一屁股坐到地上,明明可笑的紧,却面色紧绷,带着些许很难看出来的疏离。它嘴巴一张,吐出一团白色光晕,里面包裹着一物,却怎么也看不清。遏制哇按正疑惑间,便见枫白眼睛一闪,白色的光晕消散,露出里面的东西来。那是一片晶莹剔透,琉璃般的树叶。叶脉明显,就连最细微的地方也能看得清清楚楚,玉色的叶子澄净透亮,好似有层水意。

     “拿去吧,好生养着。“它眼睛漆黑一片。

     “七宝妙树千年开花,千年结果,到最后只有一颗果实可以长成七宝妙树幼苗,其余种子皆会立马枯萎干死。但它的树枝折下,可繁育成为七宝琉璃枝,虽不如七宝妙树树干可通神界,但其树叶纹理之间有天然阵法,适合……你的灵根。”

     “待此间事毕,本尊会告诉你如何养这琉璃叶脉。”

     叶知晚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但并没有问原因,而是动动手指,将东西接过放进芥子空间里。

     时间刷的一下过去了,等到叶知晚身体里的内伤好了许多,她便不再打坐,而是从容站起来打量着石壁上的东西。诡异的纹路是她从未见过的,它们密密麻麻地遍布整间石室,比她刚在进来的路上,见到的多得多。

     盯着繁复的线条,她敛神细细探寻。

     身后的枫白眼神复杂地盯着叶知晚,神色莫名。青色衣衫的女子静静站在石壁前,专注认真的模样。

     “这究竟是什么……”叶知晚并不知它心中所想,站在石壁前喃喃自语到。

     枫白圆溜溜的眼睛半眯,本该是一只打盹的狮子。可惜外表娇小的它这样看起来更像是一只慵懒的猫咪。

     “你识得这些东西吗?”忽然她转过身,忽然问道。

     枫白眼睛睁开,抬起头皱眉,凉凉到:”不用看了,那是机关术。”

     ”哦?你知道,说来听听。”她转过来看枫白,眼睛一亮。

     ”本尊好歹也是仙尊,怎会连这种玩意儿都不认识。“枫白白了叶知晚一眼。

     她只做没有看见,兴奋的问道:”那我可不可以学?”

     难道她就要发现绝世宝藏了?

     枫白瞥她一眼,沉声道:“此等机关术不过是最下等的,不学也罢。”

     闻言,叶知晚反倒是来了兴趣,她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卷兽皮纸扔在地上,退后几步,观察起线条的走势。

     枫白见此冷笑,也不劝她,这蝼蚁果然不把它的话放在心上,一会儿可别怪它。

     “不管有没有用,先让我拓印下来。现在苍云界的机关术记载甚少,留着研究一番,日后再遇到今日这种情况,也不至于手忙脚乱,被追的四处逃窜。”叶知晚所说的拓印其实也不算拓印,而是用神识在兽皮卷上刻录下来。而且用神识刻录,也可以做到与原图毫无差别。枫白罕见地没有阻止,而是默默蹲在一旁观看叶知晚动作。在她刻录完石室里的纹路后,好心的提醒她外面石壁上一连串的都是,让她慢慢来。

     可叶知晚闻言心头一哽,扔下手中的兽皮卷,不满地看了枫白一眼向门口走去。

     “你不拓印了?”枫白道。

     “不了,你当我傻是吗?”她生气头也不回的往外面去。

     枫白冷笑一声,这才悠哉游哉的跟上。

     甬道里寂静无声,先前追杀他们的机关人也早已不见。叶知晚呼口气,不耐烦的推推自动跑到她肩膀上来的枫白:“对了,你先前不是说这里有一层禁制吗,为何我们可以进来?”

     枫白挪挪身体,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掀了一下眼皮子到:“显然这个洞府是那个修士修炼用的洞府,外面的那些机关人不过是来保护那些石像的,至于修炼用的洞府自是用不上这些破烂玩意儿的。而且……”说着它斜了一眼叶知晚。

     “而且什么?”

     ”我手里有七宝妙树树叶,自然可以进这洞府。”枫白蹲在她肩膀上,打量四周。

     叶知晚歪头看它一眼,顺着它的目光看过去,见是一片看不懂的图案,便放弃。

     “这么说七宝妙树树叶可以破开禁制和阵法?”

     “哪有那么简单,这次我们进来全是因为此间洞府主人故意为之。”幽暗的甬道里,枫白脸上忽明忽暗。

     然而就在此时,周围忽然轰隆作响,一阵地动山摇忽然袭来,甬道上方已经开始落下石头,叶知晚身形不稳,后退两步,猛地抬头看向上方。

     “是有人动了洞顶的阵法。”枫白在她耳边道。

     叶知晚看了一眼正在塌陷的甬道,避开落下来的巨石,见周围并无生路,只得退回刚才石室里。

     “罗道友,小心。”进入石室前的一刻,她听到一声男声。

     再一次进入石室,便感觉到了一道巨大的气流向她涌来,叶知晚几乎是下意识的旋转身体,落到一旁的角落。还未站稳她抬头一看,心中骇然不已,原本石室空荡荡一片,只有一张石床和石桌,现在那石床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蔓延下去不知通向何方。而石床旁边的灯柱那里,居然趴着一只瞪着红彤彤的眼睛的巨兽,刚才那气流便是这只巨兽打的喷嚏。

     因为慌忙躲避,枫白身形不稳,早就摔到了地上,恰好滚落在巨兽身前。她喉咙滚动一下,有些涩然的看着地上那坨白团子。在火红色的巨兽的对比下,枫白雪白的身影越发显得娇小,似乎巨兽一巴掌便能将它拍死。

     不只是不是她因为修为太低的缘故,巨兽并没有理睬她,而是瞪着眼睛,饶有兴致的伸出爪子,推推地上的枫白,见它滚动几下,十分有趣,便来了兴致,一下又一下的推动着它。

     叶知晚嘴角一抽,忍住笑意。

     “你快想办法脱身。”她传音到。

     枫白却不理,任由巨兽将它推动几下后,龇牙咧嘴,大板牙闪着乳白色的光芒,一圈又一圈的蔓延开。见此,巨兽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枫白。渐渐的,乳白色的光晕环绕在巨兽眼前,巨兽的眼睛变得迷茫起来。

     就在这时,枫白像一道白色的光一样,飞快的闪了过来。与此同时,叶知晚听到它的声音:“快跳下去。”

     叶知晚抓住了枫白,身形一动,像漆黑的洞口跳了下去。

     “吼吼吼……”刚跳下去,一股热浪便袭来,叶知晚被逼的几乎睁不开眼睛,呼吸也极为困难。上方巨兽的怒吼声还在回荡,她不禁庆幸,若自己正面对上这巨兽,怕是没有逃脱的可能性。

     然而,还未松口气,接下来的一幕让她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