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修】
    第七章

     云风华冷冷一笑,再看看叶知晚,忽而开口到:“那你便让我看看你的心意,为我向你师妹讨回公道。”

     叶知晚眼睛一缩,便见宋陵缓缓回头……

     等等,她明明什么事情都没做,老找她麻烦做什么?要不要对她爱的这么深沉。

     “宋陵你要干什么,你能耐了啊!你要敢动手我就去告诉师父。”叶知晚呈防备姿势后退几步,心里暗道不好。

     “师妹……”宋陵迟疑喊到。

     “没得商量!”叶知晚立马打断他的话。不用想,他又想让自己配合他演戏。

     “嗤……”便见云风华似笑非笑地看着二人,不顾周围人的指指点点。

     “云风华,你不过是一个外门杂役,竟然敢对叶师姐无礼!”叶知晚张张嘴还未说话,便见一个鹅黄外衫的女修跳出来怒斥到。

     女修鹅蛋脸,眼睛很大,嘴里娇斥眼睛里却划过一丝得意。

     叶知晚转而看了她一眼,心里哀呼她简直在给自己招仇恨,但面上却不显露,而是温柔解释:“无妨。”

     可谁知道她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云风华根本就不听自己的解释,反而让宋陵对自己动手,她若不是知晓未来之事,知道云风华层出不穷的手段,她何需如此费力与她解释。

     “叶师姐不必装模作样,我生来最讨厌装作无辜的人。”云风华嘴角嘲讽。

     不知想到了什么,忽而她又笑到:“既然宋师叔不愿意为我主持公道,那么我也不勉强,我这地方小,容不下太多人,还请师叔离去。”

     “你口口声声让我二师兄主持公道,可我却不知道自己哪里欺负了你,若我真的仗势欺人,师妹何不去执法堂报备,何必来逼我师兄?”叶知晚皱眉上前道。前些天她因自己前世之死,对云风华多有忍让,却并不是真正的怕她。

     “怎么,你不再装小白花了?”云风华说话间手一挥,一道翠色闪过。

     叶知晚冷冷一笑:“我们乃同门师妹,彼此之间客气一二,却不想被云师妹误会我乃装模作样之人。”

     “师妹,风华……”宋陵想要为云风华解释。

     “二师兄你还是管管你自己,你近来整日往外门跑荒废修行,师父已经知晓。”叶知晚冷脸道。

     宋陵脸色一变,为难的看向云风华。

     “绫波湖还记得吗,我的储物袋难道不是你抢的?”便见云风华讥笑一下,冷冷扔下这句话转身进门,嘭的一声关上门。

     绫波湖?叶知晚皱皱眉看向宋陵,便见宋陵眼神躲躲闪闪不敢看自己。

     ====

     这日下午,叶知晚在房间休息打坐。她如今经脉越发的滞塞,每用一点灵气,都要打坐许久才能恢复。

     “蝼蚁你在吗?”忽然,她脑海里响起白团子低沉的声音来。

     叶知晚睁开眼睛到:“你问这做什么?”

     白团子道:“本尊前些日子行迹暴露,最近有一群女修在烈阳山找本尊。”

     “有话直说。”叶知晚想想不耐烦到。

     白团子沉默半响,才低声到:“那群丑女人发现了本尊,妄图抹去本尊身上的禁制。”

     叶知晚心头暗道不好,急急到:“你不是自称仙尊,还有人能动得了你?”

     “本尊如今身受重伤,需赶快找到几样灵物,否则伤情加重,到时候连你的死气也压制不住。”白团子声音虚弱。

     “你可否再撑俩日,我尽快赶来青州。”她沉吟一二。

     “本尊尽量。”

     “须知你我如今已经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我受伤对你也没有好处。”白团子补充到。

     “我知道。”叶知晚盘腿坐在床上,皱眉到。

     从扶光到青州哪怕是乘坐门内云舟也需要一日光景,再加上说服丹清真人,交代药田杂事,她时间很赶。

     至于云风华和宋陵的事情她实在不愿意再掺和,非但吃力不讨好,还屡屡被误会。她前些天是想岔了,哪怕自己前世因云风华而陨落,这一世也不应该因此便躲着敬着她,修道之人最忌讳胆怯,她差点因此生了心魔。

     心魔未筑基之前还感受不到它的威力,筑基之后便会阻挠修士修行,轻者修为止步不前,重者坠入魔道。

     刚好如今自己心态有问题,既然不能正确对待云风华之事,不如出去历练一番,一来磨练心智,二来等她回山之时恐怕对云风华也有了对的心态。

     叶知晚知晓自己的想法不对,无奈不是一时三刻便能控制。如今仔细想想,云风华一厢认为自己心怀不轨加害与她,不听她的解释。她不如先提高自己的实力,也好过将身家性命压在他人身上,修仙界还是以实力为尊。

     云风华说得她抢她储物袋一事她也想起来了,那储物袋是宋陵给她的,她嫌宋陵东西来路不正并没有要,后来宋陵也没有坚持,第二日又塞给了自己一个玉镯,半月前又被他要了回去。若不是今日见到云风华的手镯,她都忘了这回事。

     叶知晚想想,觉得自己被宋陵坑惨了。

     既然要去烈阳山找白团子,叶知晚便也不磨蹭。她收拾收拾储物袋,准备过俩日和门内的云舟一起去青州。她与白团子之间已经定下了契约,之间却相隔万里,按理说是传音不了的。可也不知道白团子做了什么,让他们这么远他们也能相互沟通。

     “怎么又要去?你修为太低,上次一声不吭,自己偷偷跑到青州受了伤,怎么这次又要去。”

     叶知晚一面帮丹清真人收纳灵药,一面笑嘻嘻到:“上次在青州不过是小伤,养了几日就无事了。”

     “而且师父,我已经练气十层了,该出去历练历练,回来准备筑基啊!”

     丹清真人虽然长相严肃,但却语气柔和:“不是为师不让你去历练,但青州太过凶险。日前你明华师伯传信给你师祖,说那里的鬼气已经往外蔓延了。”

     叶知晚倒是不知道青州情况又加重了,闻言心里不免有些担心。旁人不知道,她却是再清楚不过的。那烈阳山外面看着黑气笼罩,但那黑气只是普通鬼气,并不会伤人。真正厉害的是最内围的高阶鬼物。他们浑身弥漫这鬼气的同时,身上都带有密密麻麻的黑丝。而这些黑丝,便正是令人防不胜防的死气。

     当初,自己便是不慎被那群高阶鬼物围攻,才身受重伤,又不小心闯入死绝之地,被死气侵体,若不是白团子相救,她恐怕早已经没了性命。

     只是这话是不能和丹清真人说的。如果丹清真人知道她身中死气,怕又要为她担心不止。她只能尽量安慰丹清真人。

     “师父,弟子并不进烈阳山,这次我只是去青州那边罢了,并不进烈阳山。在青州的时候,我便听人说过那里有一处修士洞府,恰好我要历练,便想去探探。”洞府之事倒是真的,当初她本来准备烈阳山之后,便去那处洞府的。谁料不小心在烈阳山出了事儿这才没去。这次刚好可以去探探,免得丹清真人不放心。

     听到叶知晚这么一说,丹清真人倒没有一下拒绝。“若是你大师兄在就好了,让他带你去历练,再好不过。”丹清真人一面整理灵药,准备下一次开炉炼丹,一面说到。

     叶知晚搁下处理好的灵药,忍不住笑了。她大师兄那么勤奋的人,却如此大材小用,也不知道大师兄知道了会不会生气?

     丹清真人也知道自己在说胡话,他大弟子如今马上要结丹,已经几年未归,怎么可能专门保护叶知晚去历练?而且历练本身就是锻炼自己的时候,他多加干预恐会耽搁自己弟子。丹清真人摇摇头叹息,继续处理起灵药来。

     叶知晚知道,她师父这是要同意了。

     果然,丹清真人叹息许久,还是同意了。

     “下山去注意一些,人心险恶,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丹清真人看着自己娇娇软软的小徒弟,实在放不下心来。

     “有事情便去找你明华师伯,不用和他客气。”

     “遇到危险,就用为师送你的玉环,它能顶得上我的全力一击。不过记得,只能用三次,三次过后就没了。不到紧要关头,不要轻易使用。”

     叶知晚耐着心听他嘱咐,并没有任何不耐。

     丹清真人便一直絮絮叨叨,嘱咐再三。

     这一日,叶知晚都在帮丹清真人整理灵药,在灵药药性最好的时候用玉盒封存起来,防止药性流逝。临行前的几日,她一直跟在丹清真人身后,帮他处理药材,照顾灵田里的灵植。

     这一去,恐怕不祛除死气,她是不会回来的。所以能为她师父做一点事情,便做一点。

     过了几日,扶光去青州的云舟要走了,叶知晚整理整理储物袋,将药田交给蠡园的师兄姐们,便拿着丹清真人塞的一堆的丹药法宝,又踏上了去青州的云舟。

     因着烈阳山之事,门内来往青州的云舟众多,叶知晚等了两天便坐上了云舟。

     云舟上的人她并不相识,于是一路沉默,待到下云舟的时候她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待再去细看却发觉已然不见,于是叶知晚便没有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