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修】
    回到住处,很快枫白便又为叶知晚加固了一次封印,等到一切结束,叶知晚摸摸自己恢复光洁的脸蛋,心下高兴起来。

     她从榻上蹦下来,将帷帽一把扔进储物袋,心想自己可不要再见这鬼东西了,然后扭头笑问道:“接下来我该做什么?”

     这时,距离那日已经有三日了。

     枫白“哼”了一下,淡淡道:“你体内的死气本尊已经帮你封住,平常修炼不会有何影响。为今当务之急,是帮本尊恢复实力,这样才能尽快为你祛除死气。”

     叶知晚扣扣桌子,似乎听了进去,继而问道:“那我们现在该去哪里,如何帮你找到你要的东西?”

     枫白看看她,微微嫌弃道:“此事不急,你先筑基,本尊的事情等你筑基之后再说。否则就你这样,还没帮本尊拿到东西就先死了。”

     “你不是说我不能进阶,否则便会触动封印。难不成你又在骗我?”叶知晚不乐意到,她好像又被它戏弄了。

     枫白毫无察觉,它嘟囔到:“到时候,本尊自会帮你,你不必担心。”

     “好。”她声音清冷。

     一人一团子的谈话到此结束,叶知晚冷淡地扔下这一句,便不再和枫白说话。枫白冷冷的哼了一声,倒没有计较。

     既然已经做好了打算,叶知晚便不在烈阳山耽搁,她向明华真人告辞之后,便领着枫白去了听风崖。听风崖的修士洞府虽不是什么大能的洞府,但以叶知晚的修为,还是值得一探。

     至于烈阳山里的仙人洞府,叶知晚并不打算进去。先不说她修为低下,还没进去怕就玩完儿。就说苍云界那么多修士,人人都盯着,怎么可能会有她进去的份儿?

     就算在里面找到了好东西,怕在手用里捂不热。加上白团子那天冷酷不屑的语气,就知道那洞府里面不会简单。

     于是,叶知晚便在苍云界的修士都往烈阳山赶的时候,独自离开了烈阳山。

     明华真人知晓此事时,并未阻拦她。反而是松了一口气。他道:“就该如此,你留在这里,我一直怕出了什么事儿。这些天,一直有散修联盟的修士杀人劫财,我不放心你,你去历练也好。”

     叶知晚眨眨眼睛,心想原来如此。怪不得前几天她遇到的女子不像是几大门派的。“师伯放心,我会小心行事的。烈阳山里面危险重重,还请师伯也要小心,尤其是那高阶鬼物。”

     明华真人爽朗一笑,摸摸光洁的下巴:“我还是第一次被小辈关心,感觉怪不错的。哈哈……”说完,还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叶知晚不好意思笑笑,脸蛋一红。原因无它,明华真人面容太过俊美,这样毫不掩饰的大笑,更引人犯罪。

     “行了,我会小心的。你要走就趁早离开吧!别穿扶光弟子的衣服了,换一身吧!”明华师伯扫了她一眼,摇摇头。

     “是,师伯。”叶知晚眯眼一下,随即行了一礼。她知道明华真人的用意。穿着名门大派的衣服在外历练,简直是明晃晃的告诉散修们,她是个待宰的肥羊。那个被女修吸食.精气的男子不就如此吗?

     要知道,散修因为修炼资源差,所以打家劫舍无所不为,一直被十大门派的弟子所不耻。所以叶知晚已经事先准备了几套普通法衣,待离开的时候变换上。

     明华真人见她心里明白,便也不多说,挥挥手让她离开。

     叶知晚从明华真人处出来,便直接离开了。走之前她犹豫再三,还是给陶琰发了传音符,简单说明自己要去历练,便先离开烈阳山了。

     无论怎样,陶琰受她师父所托看顾自己,她不辞而别也说不过去。但俩人又不是很熟,她就简单发了一道传音符。

     做完这一切后,她便脚下运转灵气,像青州城掠去。

     听风崖与烈阳山正好一南一北,中间夹着青州城。叶知晚要先去青州,准备准备再去听风崖。

     ————————————

     青州城外,树影斑驳,热浪滚滚。一间低矮的茶馆里,坐满了修士。

     “杨道友,听说没?烈阳山里有座仙人洞府!”

     一个带着帷帽,身形纤细,穿着鹅黄色法衣的女修坐在拐角,慢慢喝着茶,一点也不受他人的干扰。

     这家茶馆开在往来的路上,茶水虽然不是什么上好的灵茶,但也凑合的过去。这几日多的是去烈阳山的,所以生意十分热闹。

     “怎么没听说,这些时日,整个苍云都传遍了。”

     “哎!可惜兄弟我们修为太低,烈阳山又被十大门派掌控着,不然我们还可以进去捞捞好处。”

     “呵,我怕你是有命发财,没命使!苍云界的修士都盯着烈阳山,那些元婴道君能漏点东西给你?”

     最开始扯出话题的男子被同伴一顿嘲讽,脸上染上了窘迫。

     带帷帽的女修端着茶杯,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眼睛都眯起来了,即将睡着,这正是才辞别明华真人的叶知晚。

     “哎!你们说,这仙人洞府会不会和扶光派那仙喻有关系啊!”忽然有一个粗噶的声音问到。

     她昏昏欲睡的眼睛睁开,看了一眼那个男修。

     “仙喻,什么东西?”就在这时,乖乖呆在灵兽袋里的枫白忽然在她脑海里问到。

     叶知晚没有隐瞒:“前些天,扶光的祖师卿和仙人降下仙喻,似乎在寻一样东西。”

     “卿和?”枫白疑惑。

     “怎么,难不成你听过?”叶知晚收起了懒洋洋的表情,坐直身子,顿时起了兴致。

     “不曾。”白团子皱眉,明明似是耳熟,却发现自己毫无印象。

     “他说了什么?”枫白又问。

     叶知晚撑着脑袋,手里转着茶杯,一脸好奇:“若得朔风,必上言之。”

     “朔风,你知道是什么东西吗?”

     枫白眼里划过一丝迷茫,声音闷闷:“没听过。”

     叶知晚拨弄拨弄茶杯,嘲笑一声:“原来也有你不知道的。”

     枫白一听脸色一沉,怒道:“也不看看,是什么东西,也能入得了本尊的耳?”

     叶知晚撑着头,并不理它,任由枫白在灵兽袋里大喊大叫。等到那桌男修停止了讨论,她终于搁下茶杯,放下一块下品灵石,直直的起身走了。

     树林阴翳,阳光明媚。

     叶知晚一袭黄衫,在林间慢慢的走着。

     “有人跟着你。”枫白在叶知晚脑海里忽然到。

     叶知晚脚步一顿,面色如常,继续往前走去。只是渐渐地,她走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在草木旺盛的地方,忽然就不见了踪影。

     “妈的,怎么不见了。”一个壮汉一刀砍到旁边的大树上,表情凶恶。后面跳出几个修士,看样子具是具是做惯了这种打劫过路修士之事。

     “肯定就在这附近,好好找找。”壮汉眼里闪过一丝凶狠。

     叶知晚站在一棵大树上,松了一口气。还好枫白提醒,不然被这几个人盯上,恐怕不好脱身。下方几个修士与她修为差不多,要是全部围攻她一个人,她肯定逃不了。

     她带着隐匿身形的面具,蹲在树上,一阵风吹过,那里看起来没有一丝异样。这里的树木高大,枝叶繁茂,阳光透过树叶洒在地上,光影斑驳。清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

     “簌簌……”一阵细微的声音响起。

     那群修士忽地转身。只是身后是随风招摇的荒草,还有斑驳陆离的光影。但显然几人历练经验很丰富,他们立刻靠在一起,紧紧的盯着周围。

     “小心点,那女修不知道在搞什么鬼。”一个书生打扮的男修神色肃然到。

     叶知晚观察着下面的修士,忽然被一阵细小的动作吸引了目光,她忽地眉头一皱,那是?

     茂盛的草丛里,有东西在里面簌簌前进,向下方几个修士逼近。黑色的影子速度极快,不多时就已经到了几人背后。“簌簌……”就在她打量着下方的修士之时,身后忽然也传来了簌簌声。

     她心里一惊,猛地回头。

     便见到一片黑影向她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