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时间过得很快,两天后,叶知晚盘腿坐在床上,额头浸满汗水。

     她打开储物袋,拿出一瓶补充灵气的青灵丹,取出两粒丹药放入口中。青灵丹入口即化,药味浓郁。

     将青灵丹吞下去后,叶知晚立马敛神,闭上眼睛,神情严肃。感受灵气涌入自己的身体,她缓缓引导灵气,在身体里游走。

     缓缓流淌的小溪,渐渐汇合到一起,变成一条大河。

     一个周天后,叶知晚引导着灵气,任灵气自己有规律的游走。灵气越来越多,筋脉里传来肿胀感。

     过了许久,她开始引导所有的灵气,冲刷着身体内的屏障。

     一遍又一遍,叶知晚脸上渐渐布满汗液,表情肃然,聚精会神,努力突破屏障。筋脉胀痛,她额头的青筋暴起,汗如雨下,唇角被咬的发白。

     每一次进阶,都是对心智的考验。

     “恩……”叶知晚闷哼出声。

     筋脉里的灵气越来越多,小溪也奔腾起来,灵气在她的筋脉里挤压,冲击。周围的聚灵阵刚聚起灵气,便直接被叶知晚引走,她的头顶上空形成了一个灵气漩涡。

     她只觉得浑身都在疼,却依然咬牙坚持着,任由灵气拓展自己的筋脉。

     终于,随着一声轰隆,那道薄薄的屏障终于被打破,那些挤压在一起的灵气如同奔腾的河流,汇入了她的丹田。汇在一起的灵气潜到丹田深处,绕着她的一白一绿的两根灵根开始旋转起来。白色与绿色的灵根通透,周围全是浓郁到极致,凝结成雾的乳白色。

     叶知晚眉头缓缓舒展开。

     忽然,丹田深处忽然一股张牙舞爪的黑气升起,向叶知晚的灵根扑去!乳白色的灵气完全阻挡不住,眼看就要沾上她的灵根。

     叶知晚脸色一变。

     “不要慌,蝼蚁。”是枫白的声音。

     一股由白色星星点点的东西涌入叶知晚的丹田,护在了她的灵根前。

     “继续进阶,不要停。”白团子沉声喊到。

     叶知晚忙敛气屏神,继续引导灵气旋转。白色的星星点点一挨到黑气,黑气便如同火烧般,向后退去,隐匿到丹田里。

     这时,她的灵根上方形成了一股淡绿色的灵气,慢慢萦绕到丹田上方。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股灵气也越来越多。见此,叶知晚开始梳理筋脉,最关键的一步她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只需要拓展筋脉。她引出一团青绿色灵气,开始绕筋脉游走起来。

     她修行的是蕴灵法决,所以这青绿色的灵气蕴含一丝丝生机之力。刚才进阶,她的筋脉已经被挤的有些发胀,现在只需要引导这青绿色的灵气行走一圈,将筋脉拓展修复一下便可。青绿色的灵气绕着筋脉,一圈又一圈的洗涤冲击,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

     渐渐地,叶知晚头上的灵气漩涡散去。

     这次进阶,还算得上顺利,只是中途出现的黑气让叶知晚毫无进阶的喜悦。

     她刚从入定中出来,便一把拎起靠在她旁边的枫白,冷声到:“你不是说已经封印住了那些死气吗?今天的事情给我好好解释解释。”

     叶知晚平日里虽然看着清冷,但基本上都是好说话的模样,今日这动怒的模样让枫白心里一虚:“那封印有些不稳……”

     接着它见叶知晚眯上了眼睛,立马瞪大漆黑的圆眼睛,低声怒斥:“我刚才已经补上了,你还想怎样。”

     叶知晚冷哼一声,从床上起来,懒得与它多说。门一开,便把它扔了出去:“好好反省反省。”

     枫白:“放肆,你这蝼蚁……”

     她啪地一声关上门。做完这一切,她随手施了个净尘术,从储物袋里拿了件衣服换上,让盛怒的枫白怒气无处可发。

     ——————————————————————

     进阶后,练气十一层的叶知晚的神识也更上一层楼,五官感知越发敏锐。最重要的时,那恼人的黑色纹络也轻易不会出现了。

     她在进阶后先是花了几日打稳根基,然后练习起法术。

     修士虽然依拒灵根修行,但其它法术也是可以使得。只不过耗费灵气,而且也修炼不精。

     叶知晚这些天除了打坐,便是修炼法术。等到她出门的时候,已是半月过去。她今年十五,便有练气十一层,天赋和勤奋都必不可少。可是,练气十一层到十二层将更难进阶,等到练气十二层到筑基,更是有许多人驻步不前,也不知道她筑基又是何时。

     万千大道,难觅仙路。

     叶知晚用手遮遮耀眼的日光,让枫白蹲在她的肩膀上,抬脚出了巷子。

     这些天她都是吃避谷丹过来的。一粒避谷丹可以管三天,这半个月来,她已经磕了不少丹药。

     值得安慰的是,修真界虽然有避谷丹的,但却也有许多酒楼。这些酒楼里的东西都是妖兽肉和灵蔬。这些东西做的灵食食用起来,不仅可以吸收灵气,还能清理体内丹药留下的丹毒。

     所以一出关,她便随意找了个酒楼进去。在扶光的时候,她偶尔会去吃一些灵食的,但这两三个月,她一直有事情,都没能好好吃一顿。

     出了僻静的小巷,外面渐渐热闹起来。

     “仙子,大堂还是雅间?”刚进门,酒楼内的小二便迎了上来,一脸殷勤的问到。这些小二都是城里的凡人,没有什么修为。

     叶知晚扫视了一眼大堂,一眼便看到了城外意图打劫她的壮汉。壮汉对面还有几个修士,都是上次一起打劫她的人。

     见此,她也不意外,那点小火和藤蔓,根本困不住他们。

     “妈.的!叫上次那女修跑了,下次让爷爷看到,可不宰了她!”那壮汉灌了一口灵酒,狠狠地把酒杯砸到桌子上。哐当一声,引得周围人注目。

     “赵道友消消气,消消气。”

     “对啊!赵道友莫急,要下次再让咱们遇见那女修,可得给她颜色看。她那身段看着不错,爽完了还可以送去茗烟阁,嘿嘿……”壮汉后面一个瘦小的男修眼里泛着精光,贼眉鼠眼。

     “好主意!”壮汉嘿嘿一笑。

     叶知晚身后的小二偷偷摸摸的看了一眼,连忙收回目光,哈腰到:“仙子,您看……”

     她收回目光,微微一笑:“带我去雅间吧!”

     茗烟阁是什么地方,叶知晚并不清楚。但就看壮汉那猥琐的模样,便知道茗烟阁不是什么好地方。

     她手搭在帽沿上,垂下眼眸,不知在想什么。

     二楼的雅间情调雅致,既能看到大堂的情况,又不受打扰。

     算起来她已经几个月没有进食,于是见到小二漆木盘里的菜色木牌,没两下便翻了一大堆。等到菜全上上来,看着满桌子的菜,叶知晚不由食指大动。

     吃了两口,她挑挑眉,没想到这家酒楼看着一般般,味道却不错。

     旁边的枫白本来不愿意吃的,但见叶知晚吃的香,便蹲在桌子上,看到那个喜欢的菜,便使劲儿一吸,飞入自己的口中。

     它身体白白嫩嫩,嘴里包的圆圆的,眼睛咕噜咕噜地转,看起来滑稽可笑。

     叶知晚也不阻止它,她吃了几口灵食,一手拿酒壶,一手拿酒杯,给枫白也倒了一杯,然后自己慢慢的品着小酒儿。

     楼下壮汉一群人喝的正高兴。叶知晚扫了一眼,便挪开目光。

     修士喝的酒是灵酒,用灵谷和灵药酿成,里面含有灵气,对修士大有益处。普通灵酒是喝不醉人的,只有上等灵酒容易醉。好的灵酒可以补充灵气,帮人进阶,却极为难得。

     叶知晚有些好酒。她自己酿了不少酒,都埋在百草园的桃花树下,比这酒楼里的酒要好上太多。

     “哎!这烈阳山的仙府到底何时开启?都大半个月了,一点动静也没有。”有修士叹气到。叶知晚看了一眼,他穿着御兽宗的弟子服装。

     这酒楼虽然一般,雅间之间隔绝神识和声音的阵法。但叶知晚并没有用,而是坐在屋子里,听着外面的声音。

     “师兄不要着急,依我看,这仙府开启还需要些时日。而且仙人洞府,可不是那么好进的。”话到最后已经越来越低。

     “正是这个理,师兄莫急,慢慢等着便可,咱们的明源道君都守着,还怕没有咱们的事儿?”

     闻言,叶知晚再是淡定,也不由咋舌。明源道君是御兽宗的元婴修士,听说已经元婴后期,离化神仅一步之遥。这次连他都来了,说明那洞府怕是不简单。

     至于枫白说的话,她懒得理会。仅相处的短短时日便能看出,枫白是个眼高于顶的,它的话不可参考。

     “说的轻松,仙人洞府是有那么好进的?”

     “别人没办法,可咱们姜师兄可有法子。明源道君是姜师兄的的老祖,怕什么?只盼姜师兄到时候能够提拔我们几人一下。”

     “对对对,姜师兄可要帮我们。”

     那个男子淡然一笑:“能帮得上诸位师弟的,师兄一定帮。”

     叶知晚转着酒杯,见下方许多修士都在竖耳听着几人交谈,轻笑一声。

     “有什么好笑的?”说完,枫白低头一吸,将杯中的酒吸入最终,咕嘟咽下去。

     喝完了一杯酒,它用身体把杯子推过去,用眼神示意叶知晚给它满上。

     叶知晚给它倒满,然后撑着脑袋,手指轻点桌子:“只是觉得御兽宗的修士有趣。”

     枫白身体一松,一屁股坐到桌子上:“说来听听。”

     “十大门派五年一次的开山收徒之日快到了,这个你可知道?”叶知晚晃晃着头,语气慵懒。

     枫白点点头,还是不明白。

     叶知晚看它,继续到:“许多散修都盼望能拜入十大宗门的,但机会难寻。御兽宗的修士他们今日的目的,你说呢?”

     枫白吃口菜,哦了一声。

     叶知晚打量它几眼,终究没有说什么。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小二的声音:“仙子,里面请。”

     “恩。”女子轻哼一声,叶知晚却觉得十分熟悉。

     不久,便听到隔壁关门吱呀声。

     她便并没有多加关注,而是继续听着下方修士的议论。

     谁知没过多久,外面便吵杂起来,叶知晚来不及出门查探,便听到“哐当一声”,自己的雅间被人踹开了。

     她抬头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