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第八章

     叶知晚刚到青州,便见到了明华真人。明华真人如今已经金丹后期,面容俊毅,风姿绰约,看起来就想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与丹清真人完全不同。

     见到叶知晚行礼问好,他点点头笑容和煦。明华真人和丹清真人感情不错,连带着对叶知晚这个师侄也很关怀。

     “小晚晚怎么来了?你师父怎么放心让你来这儿,这里可很危险。”明华师伯笑呵呵到。

     叶知晚皱皱眉毛,对他对自己这个称呼很不满意。可还是弯腰拱手恭维到:“我师父他老人家知道师伯您在这里,哪里还会有不放心的地方?而且他可顾不上我。”她挤挤眼睛“最近,他可是在忙着找絮凝真人,才没功夫管我。”

     “你年纪小小却如此古灵精怪,你师父知晓可要吹胡子瞪眼。”明华真人指着叶知晚大笑到。

     “师伯不会说的,对吗?”叶知晚笑嘻嘻到,眼睛弯弯笑纳了这个称号。

     俩人笑谈了一会儿,明华真人抿了一口茶,忽然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板着脸道:“其实你师父已经早早给我传信,让我看着你不许你进烈阳山。提前说好呆在青州可以,但你要乖乖听你师傅的话不进烈阳山,明白吗?”

     叶知晚笑到:“放心师伯,我过几日便离开,一定不进山里。”她此行的目的根本不是烈阳山,所以答应的十分爽利。

     “那就好。不过既然你来了,师伯就要照顾好你,不然回去你师父能找我拼命。”他轻弹衣袖,摇摇头无可奈何到。

     “那便多谢师伯了。”叶知晚笑眯眯到。

     明华真人一点也不严肃,平日里笑呵呵的,青木峰的弟子都很喜欢他。

     “去让执事堂的弟子安排你住下吧!我还要进烈阳山去探一探,就不留你了。”

     听此,叶知晚面色犹豫。她不知道该不该说烈阳山里面的死气……

     “有什么直说便是,别学的你师父婆婆妈妈的。”明华真人一眼便瞧出来她有话说的样子,直接大手一挥不耐烦到。

     见此,叶知晚闻言便不再犹豫:“师伯,我上次与师兄他们进过一次烈阳山,偶然之下,见到许多鬼物身上缠绕着黑丝,不知为何物。但看起来似是凶煞之气,师伯还是小心为妙。”

     她的话半真半假,隐下自己受伤之事,只把死气一事提醒给明华真人。

     “你说什么?”明华真人一听,身体前倾神色肃然。

     叶知晚只得再重复一遍,说完后偷偷打量起明华真人的脸色来。也不知道明华师伯会不会重视她的话,烈阳山里面那群东西太危险了。

     听了叶知晚的话,明华真人皱着眉头像是陷入了深思。叶知晚也不好打扰,便在一旁等着。

     许久他回过神,方注意到叶知晚还在,便挥挥手:“阿晚先下去吧!”

     叶知晚点点头拱手离开。她知道明华师伯已经对她的话上心,所以才脸色变得这么快。

     执事堂的弟子是个温和的女修,叶知晚与她打过招呼,便笑着打听起如今烈阳山的消息来。

     “师妹有所不知,如今这烈阳山里可是越发凶险了。那鬼气已经往外扩散,也不再分白昼黑夜。照这样下去,不知道哪天就要扩散到青州城。”女修一面走,一面摇摇头叹气到。

     叶知晚闻言,不知为何忽然想到了白团子。烈阳山出现异动那天,正是白团子吞下阳火精那天。这时走在前面的女修回头说到:“对了,前些天各大门派又派了弟子前来协助。希音阁的素音仙子也来了,听说她的音攻之术出神入化,能克制那些鬼物。”

     希音阁是苍云界十大宗门之一,素音仙子是希音阁掌门的爱徒,年仅五十便已筑基中期。

     “而且这次不仅是素音仙子来了,还有剑宗的关道友,云霞宗的谢道友等人也都来了。”女修显然是个爱八卦的人,叶知晚只是稍稍提起,她便跟倒豆子似的全部告诉了叶知晚。

     “这是为何?”叶知晚问。若是简单的烈阳山鬼物之事,各大门派是不会派出自己宗门的天之骄子的,除非有什么要事。

     女修看看周围,低声到:“我听说呀……烈阳山里有处秘境,那些鬼物便是因为秘境出世引出来的。”

     “怎么会?那鬼物是阴邪之物,怎会与秘境在一起?”叶知晚讶异。

     “听说那秘境是处仙人洞府,镇压着邪祟,此次不知因为什么,令仙人洞府出世,邪祟四溢。”

     这时,他们也走到了一处住处门前,女修驻步:“这便是师妹的房间,师妹若是有事便来寻我。”

     “呃……”叶知晚点点头,想继续听八卦,可是女修却半点也没有再提起此事的意思。见此,她只好悻悻的闭上了嘴。

     这屋子十分简陋,还是匆匆忙忙搭建起来的,叶知晚也没有什么不习惯,她上次就在这里住了十来天。况且,修行之人,对这些外物都不怎么看中。

     回想女修的话,叶知晚觉得不无道理。她总觉得,仙人洞府出世,和白团子吞下的那块阳火精有关系。可惜眼下还没找到白团子,不然可以问问它。

     说到白团子,叶知晚便试着与它传音。看能不能联系到它的具体位置,好去把它弄出来。

     可是,她试了好几次,白团子一点反应也没有。要不是她脑海里的契约禁制还在,她都怀疑俩人的契约是不是已经被强行抹去了。

     明明在扶光的时候,白团子还联系她了。

     叶知晚只好暂放下此事,想要等晚上再联系一下白团子。

     谁知道,白团子一直没有回复她的消息。

     那个丑女人要强行抹去本尊身上的契约,白团子的话在叶知晚脑海里回荡。

     一般修士与妖兽的契约是不能强行解除的,除非那人修为极高,或者是有什么秘法。

     而白团子看起来与一阶吞云兽无异,高阶修士是不会对一只吞云兽感兴趣的。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白团子是被御兽宗的女修抓了去。

     也只有御兽宗的人才会有秘法,懂得如何强行解除契约。白团子外表生的可爱,被抓去也是有可能的。

     想到这,叶知晚便坐不住了。

     御兽宗驻地离扶光驻地离得不远,平日里两派的弟子也有来往。她要去打听打听消息,看能不能把白团子给弄出来。

     谁知,这时门外禁制忽然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