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修】
    叶知晚抱着白团子,找了个有溪水的地方,将它扔进水中。

     忽然从落入水中,白团子竟然懵了一瞬间,等反应过来,整个团子都脸色发黑。

     “快将我脸上纹络去掉,顶了这东西好几日,连脸都不敢露,生怕吓着了人。”叶知晚迫不及待到。

     “急什么。”白团子冷冷看她一眼。

     “等本尊歇息一番再说。”

     叶知晚:“……”感情是看心情么?

     只是她与白团子终究不是很熟悉,又有它那身份压着,于是便冷了场。

     “对了,说说你是怎么被希音阁那群女修抓去了。”过了许久,她撑着下巴坐在石头上,忽然好奇道。

     “与你无关”白团子漆黑的眼睛看她一眼。

     “那好吧!你慢慢洗。”叶知晚碰了一鼻子灰,便也不再理睬她。

     她觉得白团子是有的恼羞成怒了,估计希音阁一事是说不出口的黑历史。

     白团子在溪水里泡了一会儿后,叶知晚略微有些嫌弃的把它拎出来。

     这时白白嫩嫩的白团子已经被泡的发皱,加上缺了一颗大板牙,看起来滑稽可笑。

     也不知近来发生了何事,让白团子如此狼狈,看来它那仙尊之名,着实让人不能相信。叶知晚摇摇头叹气,便见白团子蹦哒几下,来到叶知晚面前与她对视,然后沉声到:“蝼蚁,带本尊去与你分离的地方。”

     “?”叶知晚眼神疑惑。

     “你太聒噪了。”它语气里闪过一丝不自然。

     “何事?”

     “找牙。”白团子淡淡道。

     “咳咳,牙丢了就算了,找回来也没用。如果你要,我可以给你做一个项链,挂到你脖子上。”叶知晚捂嘴笑到。

     白团子:“……”

     “本尊的牙蕴含仙力,岂是你这凡人能懂?”它沉默半响发怒道。

     叶知晚:我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枫白黑了脸,扭过去不再看她。

     不管如何,叶知晚还是乖乖带白团子去找牙了,不然它能让她一直不安生。路上,叶知晚在前面走着,后面跟着因为叶知晚拒绝抱它,而恼羞成怒,如今正在一步一步的往前蹦的白团子。

     “注意一点,刚给你洗干净的呢!”叶知晚后面像是长了眼睛,见白团子扑到灰土上,凉凉到。

     白团子眼睛一瞪,整个身体涨的圆鼓鼓的,活像一个大白汤圆。

     “白团子,你知不知道烈阳山如今是为何?”叶知晚一面走,一面到。

     “本尊有名字,不许用那么恶心的名字叫本尊。”白团子皱眉嫌弃到。

     “哦?你有名字?”叶知晚语气惊讶。

     “本尊名叫枫白,看在你帮本尊的份上,本尊允许你叫本尊的名字。”枫白满脸冷傲,若是让一俊美男子做这表情还好,可它这白白嫩嫩的模样,只会让人平白发笑。

     “帮你?帮你找牙的份上?”叶知晚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放肆!”它的声音很冷。

     叶知晚好笑的摇摇头,不去逗它。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仙尊,那股王之蔑视倒是十足。可惜手无缚鸡之力,只有遭挨打的份儿。

     “白……咳……枫白……说实话,我不记得了”叶知晚忽然停下来摸摸鼻子,略微有点尴尬。

     当初她只顾着担心身体里的死气,谁还记得啊!

     枫白沉默。

     “你怎么不把你自己忘了,你这愚蠢的蝼蚁。”

     “你……”

     “嘘!”叶知晚回头把手指挡在唇前。

     月光朦胧。

     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枫白黑葡萄似的眼珠咕噜咕噜的转着,圆鼓鼓的身体像个皮球一样泄了下去。

     叶知晚拎起枫白,退到一旁的树后,往身上拍了一张隐匿符。

     “恩……慢点……恩……”一阵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传来。

     “让我好好亲亲,你真香……”声音悉悉索索。

     “不要……啊……啊……”

     叶知晚不敢动弹,正在酣战的两位修为与她差不多,刚才没发现她和枫白,是因为他们一直在脑海里传音,加上俩人太过关注,竟然没能察觉到有人靠近。

     “恩……恩……啊……”

     叶知晚只好苦逼蹲在原地,脸蛋飞红,等待二人结束。

     直到金乌下沉,天色渐晚。叶知晚脸红想到,心想果然不愧为修士,体力如此好。

     “你……”

     忽然,男修身体一僵,再也发不出声音来。

     叶知晚一惊,发觉不对。

     “呵呵……”下面的女修推开身上的男修,浑身赤.裸地站起来。

     那是一个妖艳貌美的女修,浑身赤.裸,只见她勾勾唇,轻轻一挥手,躺在地上的男修瞬间化为干枯的尸体。

     “果然还是这些名门正派的弟子的灵气精纯。”

     叶知晚面上愕然,没想到事情是如此展开。不是魔修,那……这是散修联盟的人?

     只见那女修勾唇,素手一挥,地上的衣裙便自动飞起,披到女修身上。她看也未看地上的干尸,一摇一摆,姿态婀娜地离开。

     “有什么稀奇的,男修可以采阴补阳,女修同样可以吸食他们的精气。”枫白见叶知晚一脸思索,见怪不怪到。

     “散修联盟的人也来了,难不成真的是为了那所谓的仙人洞府?”

     “你可否知晓那仙人洞府是怎么回事,近日总听人讨论。”叶知晚低头问手里的枫白。

     “不过是一个废弃的洞府罢了,你不用打它的主意,里面都是一堆破烂玩意儿。”枫白轻蔑哼到。

     “哪敢,我是怕你要让我进去。”叶知晚斜睨它一眼,笑仰了身子,拎起它继续为它找牙。

     枫白也无不满,它被叶知晚已经拎习惯。

     “你上次提到抢阳火精究竟是何东西,仙府出世可是与它有关?”叶知晚好奇问到。

     “那本来就是本尊的东西。”枫白不高兴到,什么叫抢?

     叶知晚见它有些恼怒,抿嘴笑笑,发觉它的身体软绵绵,手感竟十分不错不错。手里揉搓几下,任由白团子恼怒。至于那是不是它的东西,她其实不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