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 id="WONVJYX"><ul id="079258"><ruby id="AvRZNL"></ruby></ul></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旧事
    眼前人的面容隐在黑色斗篷的阴影下,只能看见精致削瘦的下巴。

     来到这个位面这么久,这种危机感前所未有。

     白寒一身灵力运转到极致,巨大的威压澎湃而出,握剑的手,指间微微泛白。

     只要这人一有动作,他的剑就可以瞬间即出。

     然而眼前人只是抬起了头。

     狭长的内双,眸色深如幽潭,沉沉的注视着他,似是要把人的神魂生生吸去…隐约有墨绿的光一闪即逝。

     程小白把剑一摔,撸起袖子就要动手。

     我去!

     凤临清凤总监!!

     你当摘了眼睛我就认不出你了么摔!!!

     你以前带眼镜还真是为了遮绿光啊!!

     你心血来潮抽一下失联一百年小生狗一样找了你一百年啊!!不,这还不算零头…

     业务虽易!找人不易!且跪且珍惜!!

     当然这只是他的脑洞。

     事实上他默默收起剑,鼓足勇气抽了一下嘴角。

     再给他十个肾,不,浑身的肾,也不敢真和凤临清动手。

     眼前人语调荡漾,笑的像从事某种特殊行业的服务人员,冲他招招手,“小白白,来来来,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说…”

     程小白又是嘴角一抽。

     一片参天翠竹。

     光影斑驳细碎,竹叶随风摇曳,好似低吟浅唱。

     竹林中一方茶室布置精妙,足见此间主人雅致。色泽清亮的灵茶沏入玉白剔透的茶盏,霎时间涌起雾气氤氲,醉人的清香四溢而出。

     白衣剑修轻啜一口,放下杯子,简单的动作贵气而出尘,

     “你是说你来处理一个带着假冒伪劣玛丽苏光环的七彩怪兽,然后就留在这里一百年不想走了?!然后那个假冒伪劣光环怎么样了?呸,这不是重点,那个七彩怪兽怎么样了?啊呸…”

     又狠狠灌下一口茶,找了一百年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一见面砸出这么大的信息量,直接卡死了他的脑容量,深吸一口气:“我是说,你是在逗?不想走了?为什么?没道理啊!”

     “来来来,我们先从那个七彩怪兽说起…”

     “说重点!”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四周静悄悄的,伸手不见五指…”

     “简单点!”

     半响之后,程小白大脑又卡了:“你说你遇见了一生所爱,想留在这里陪他茶米油盐过一生?不,修真种田过一生?血魔宗少宗主?!他是二号反派要死的啊!不,这不重要,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凤临清入行的时候自己还没投胎呢,穿过的位面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名副其实的前辈,说阅尽千帆也不为过。

     凤临清注视着他的眼,缓缓开口,“可是没办法啊,就是遇到了,当你爱上一个人,他是仙是魔,是人是妖,是其他位面还是现实中,都不重要,你只想陪伴他,守护他,一起渡过漫长的生命。”

     是人是妖…是仙是魔…守护他……一起渡过漫长的生命……

     这话好熟,在哪听过吧,在哪里呢?

     程小白摇摇昏沉的头,逼自己不再去想那些。

     因为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要解决。

     凤临清见他很快清醒过来,似是微微有些失望。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

     一时无话。气氛陡然间变得压抑紧张。

     程小白装不下去了。

     完成业务后私自滞留已经犯了一级禁令,还打着主意要修改反派命运,虽然如果处理的好算不上改动主角结局,可也是这行的大忌。单凭入行时签的雇佣合约,公司的处罚也够他受的。

     那个传说中改动主角结局,导致位面崩溃的前辈怎么样了?听说是被封印了神魂。

     所以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来了,甚至可能定位仪就是他做的手脚。这一百年,他在纠结到底是一直不见等自己做完这单走,还是拖自己下水一起背叛公司,更可能想过动手杀了一了百了。

     现在他说这些,不是决定相信,而是谈条件。一个不得不答应的条件。

     “我从没想过杀你…”眼前人猜到他在想什么,露出一丝苦笑,这个表情与他一贯的风格极不搭,“安保科那些吃白饭的废物我还不放在眼里...我是想帮你…你回去也不会有好结果的…”

     “我不认为我有什么价值,即使现在得了这个位面的最高金手指,戚不言真要下手弄死我也是分分钟的事…”

     凤临清摇摇头,“价值?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大价值...他不会这么早动手,他还在等……你来这个位面之后想起来了多少?关于以前发生的事,我可以全告诉你。”

     程小白只觉有一把刀捅进来,将心里最不愿面对的事,鲜血淋漓的剖开呈现在眼前,逼着他看清楚。每说一个字都分外艰涩,

     “他能让我来,这些早就算清楚了。有些事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你不信我,却相信他?!信一个要杀你的人?!”

     眼前人骤然起身,打翻的茶盏晕湿衣摆,一贯的笑意消失不见,骇人的危机感瞬间令他冷汗涔涔。程小白逼自己镇定下来,他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凤临清。

     认识这么久。没事就来逗弄一番,把自己逼急了回嘴两句他也不气。不像戚不言永远笑的让人发虚,凤临清最爱顶着正直脸开玩笑。

     程小白从不敢因为这些就以为和他很熟,毕竟别的优点没有,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公司的HR总监,哪是简单人物?

     即使他现在是分神期修为,面前的人看起来不过元婴后期。真动起手来,如果位面法则反应够快压制凤临清,他还是有一线生机的。

     可他不想赌。

     他是真的不想和凤临清走到这一步。

     这是他在公司第一个认识的人啊,想起来像是上辈子的事了。

     那时的程小白还是一个对未来充满美好畅想的毕业生。好吧,他确实没找到工作。

     排在队伍最后,心里吐槽一个小小的广告公司都这么多人来应聘,现在的大学生真是比猪肉都便宜,不过幸好投的简历终于有回复了下月就能吃肉了噢耶。

     然后就看见从面试间里出来的人,一个个表情扭曲面目狰狞像是见了鬼。

     难道面试官长的很丑?自动脑补了一下秃顶啤酒肚满口黄牙猥琐大叔…不由虎躯一震。

     回过神来一看,刚才还老长的队,一转眼就只剩了自己和前面两个人了,啧啧,这效率。

     “凤总监说该吃午饭了,让你们剩下的几个就一起进去吧。”

     里面走出来一个清秀少年,海绵宝宝的T恤衫配牛仔裤和帆布,笑起来露出两个小虎牙,怎么看都不像是员工。

     程小白诚惶诚恐的进去了。

     青年有过于精致的五官,却与周身英挺的气质没有丝毫违和感。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架着金丝边眼镜,一副典型社会精英打扮,坐的端正严谨,正抬眼打量他们。

     社会精英拿起桌上一份简历扫了一眼,看向坐在最左边的壮汉,严肃的发问,

     “你叫…张根生?你妈叫张根?”

     壮汉愣了一下,“…不是。”

     “你爸叫张根?”

     “…不是。”

     “那你叫什么张根生啊!”社会精英皱起眉头,却耐着性子继续问,“你什么专业?”

     “法律…”

     “怎么没去当法师?”

     壮汉嘴角一抽。

     社会精英摆摆手,站在旁边的那个海绵宝宝少年上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不好意思。”

     程小白清楚的看见壮汉走出去时握紧的拳头。

     “你叫…何雷?怎么不叫何霹雳?”

     “您说的对,名字我可以改…”瘦高个笑的点头哈腰。

     “什么专业?”

     “金融…”

     “哦,做过炼金术师么?”

     “…没有。”

     社会精英摆摆手。

     从这人开口说第一句话,程小白就黑屏了。

     看见瘦高个出去瞬间重启读档。

     我叫程小黑,蓝X技工手扶拖拉机专业,辅修挖掘机操控。这么说总没问题了吧。

     “程小白…呵,总算有一个名字像样的,行了就你了。”

     纳尼!!wo特!!趴den?!!

     只见青年把桌上堆满的简历扫下去,不知从哪里抽出一份合同:“月薪五千有提成,五险一金带年假,你看看,没什么问题就签了吧。”

     蓦然间对上一双深如幽潭的眸子,恍恍惚惚接过递来的钢笔…

     签字之后才回过神。

     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份合同啊,从此就能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了!成功的大门就在眼前大好的前程就在脚下!想想还真是有点……太特么的激动了!

     诶?不对!!

     程小白瞳孔瞬间放大。

     “这里…不是‘真美丽广告公司’……?”

     “那家在楼下,我们是穿越公司。”

     “……是写穿越小说的意思么?”

     社会精英扶了下眼镜,“…年轻人,好好干。”

     少年走过来搭住他的肩,“最近言情部缺人,咱俩可能就成同事了,诶,你会打牌么?天雷狗血大乱斗,走,杀一局…”

     社会精英有个好听的名字,一副正直严肃的壳子。

     海绵宝宝少年,不,清秀少年叫李易,后来成了他的同事兼牌友。

     那时他还不认识戚不言,天真的以为凤临清就是最抽的了。

     果然是图样图森破啊!

     世界就是从这里开始颠覆。

     这是他好不容易想起来的初相见。

     这是他第一个遇见的拿五险一金带年假诓他的魂淡。

     因为相识一场,所以不舍。

     “你来的时候带的应该是元婴后期金手指,又是体穿,自身力量又与这个位面不相容受到法则压制了吧,不如我们做个交易......”

     凤临清听完后蹙眉,“你疯了?”

     “这是最好的方法,我的金手指已经升级了,我们交换后,你的力量达到最大,就算戚不言亲自找来,只要在这个位面不出去,他也奈何不了你,至于BOSS,你见过他么?...”

     “我提醒你一句,剧情已经加速了,主角得到上古神器,解决身世之谜,去找二叔报仇,又陆续陷入几个秘境被困后一路开挂,预计这些将在十年内完成,我猜他脱困后就会回去找你...你的时间够么?再说你的计划本来就有风险...”

     程小白点点头,“我会让它够的。”

     凤临清扶额不说话。半响后抬手倒了一杯茶。

     程小白知道他心动了。

     “...你的条件?”

     “我要换你的一样东西。”

     一个月后。

     白衣剑修举杯一饮而尽,“此后再不相见。”

     凤临清欲言又止的看着远去的背影,最终只是叹了口气,喃喃自语,“...多保重。”

     翠竹映白衣,片叶不沾身。飘渺如仙。

     忽然想起那人说的,“我谁也不信,我只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