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 id="WONVJYX"><ul id="079258"><ruby id="AvRZNL"></ruby></ul></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空调开了最热的风,终于让冻得更傻了的傻乔稍微恢复了点精神。

     他坐在酒店的沙发上,抬头望望星川,觉得尴尬,便故作自然地问道:「有吃的吗?我饿了。」

     这次回北京,陆星川本就没指望待多久,所以行李也很简单。

     他俯身翻找片刻,拿出了盒韩国的泡面:「就只有这个,我帮你打电话订餐吧?」

     「不用,就吃面好了。」乔白胡乱地把西服外衣脱在沙发上,起身倒开水。

     为了迎合电影节的正式场合,他特意穿了三件套的礼服,现在露出里面的马甲和长裤,才显出纤细的身形。

     陆星川默默的看过两眼,忽然从后面抱住他,甚至把他抱离开地面,问道:「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乔白险些烫了手,惊呼而后扶着桌子骂道:「被你气的!」

     其实他无聊时,给自己想了很多剧本和戏码,像什么陆星川忍不住回来找自己纠缠,该如何应对劝说之类的……结果……

     现实中的陆星川,当然跟这家伙想的完全是两种人。

     他慢慢地扶正乔白的身体,说:「之前没有跟你好好沟通,是我太玻璃心了,但是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这种事,和其他的不一样,你不要拿来跟我开玩笑。」

     乔白的大眼睛里有些迷雾,但也闪着光。

     「你说的试一试,是要试到什么时候,什么地步?是不是有一天你不想再试,我就还是要走开?」陆星川伸出手,很珍视地抚摸过他的脸:「所以别逼迫自己了,你回家吧,我不会怪你,以后这种公众场合,我也不会再逃避见……」

     他话没讲完,就被温热地吻堵住。

     只吻过女孩子的乔白,当然能从对方有力的身体里感觉到截然不同的热情,这热情叫他感到有些害怕、有些不适,但想到这是陆星川啊,是他最熟悉的星川……忽隐忽现的抗拒,便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带着些焦灼感的空气,渐渐被慌乱和甜蜜充满。

     直到忘情的陆星川逐渐掌握了主动权,拉起乔白的衬衫,乔白才如梦初醒地躲到一边,脸不自觉地红了:「你也不要太得寸进尺啦!」

     陆星川有种在做梦的感觉,他坎坷的人生中,从未发生过这种美好,恍恍惚惚几秒钟后,才侧头看向泡面:「再不吃就不能吃了。」

     乔白赶快端起食物坐回沙发,掩饰自己乱七八糟的心跳:「啊,是芝士味的!你不是要健身吗,还要吃垃圾食品?」

     「偶尔自暴自弃一下很轻松。」陆星川坐到他身边,递了瓶还冰着的果汁。

     乔白已经行尸走肉很久了,他满地把面条吸进嘴巴里,觉得这是最近几个月来,自己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

     认识这么多年,从初中到大学,两个人同床共枕的几乎实在很多。

     但是今夜微妙的关系变化,又暗藏了些未知。

     好在陆星川从来都心疼傻乔,并没想强迫他,只是问道:「你不回家真的可以吗?」

     「嗯,我跟我妈说了,她也没说啥。」乔白趴在枕头上开始下载最新流行起来的手游,发现自己颓然的时候简直错过了整个世界。

     「我把机票改签到明早,剧组还在等我,必须要回去把电影拍完。」陆星川解释。

     乔白这才看向他,眨眨眼睛问:「我可以去吗?」

     陆星川疑惑。

     乔白说:「韩国。」

     陆星川一时间没有回答。

     「我、我不会添麻烦的,我就是……」乔白赶紧保证。

     陆星川拉过被子躺好,笑了下:「你就这么离不开我吗?」

     「你放屁!」乔白马上否认,等过片刻见他没反应,再度趴过去追问:「可以吗?」

     「可以。」陆星川说着,扶过他的脸轻轻地亲了下:「晚安。」

     乔白跟谁也不曾如此腻歪过,倒在旁边毫无睡意,发现陆星川闭上了眼睛,又推他问道:「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陆星川早就习惯了他从不知不好意思为何物的脾气,轻声道:「初中陪你去横店那次吧……」

     「什么,那我们才认识一个多月。」乔白觉得很不可思议,眉毛一高一低。

     「谁让你可爱啊……」陆星川带着睡意微笑。

     「瞎扯。」乔白又问:「那你喜欢过别人吗?」

     陆星川言简意赅:「没。」

     想也不可能有,这家伙的交际圈里就只有自己。

     心满意足的傻乔缩进被子里,想了想,又找到他的手握住。

     这已经是他所敢于做出的最不像朋友的事了。

     谁知道陆星川猛然一侧身,彻底把他搂进怀里,结实而宽阔的怀抱,让乔白在也看不到房间里的其他东西,只有全然的黑暗,和熟悉的味道。

     大概是这些日子真的折腾累了,他连反抗之心都没还来得及萌芽,就迷迷糊糊地跌进梦的漩涡。

     ——

     韩国的娱乐圈和艺人都看起来很时尚,陆星川从前出席的韩国节目也瞧着高级,所以乔白一直以为他在国外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没想到死气白赖地跟着星川到了首尔才发现,他仍住在公司简单的宿舍里,房间里除了数不清的衣服,就是数不清的书,好在收拾的井井有条,才看起来不那么叫傻乔揪心,他进门后一屁股坐到床垫上:「你怎么这样将就啊,连个床都没有。」

     「木地板又不会着凉,自己待着也无所谓。」陆星川微笑,照旧先给他找了点吃的,才开始收拾乔白从家里仓促拿来的行李。

     傻乔是半点苦都没受过的小公子,他拿起床边的一个木质相框,看到上面是自己和星川初中毕业的合照,不由地更心疼:「自己也不能无所谓……」

     「如果你觉得不舒服,我去订个酒店吧,附近有家还不错。」陆星川问道。

     「不用了。」乔白懒洋洋地躺倒在床垫上。

     陆星川垂眸继续帮他叠衣服:「我下午就要去剧组了,之前绝大戏份都已经完成,还有些镜头要补拍,尽量早点回来,如果你想出门玩的话,我找个助理陪你。」

     「我等你陪我。」乔白很快就适应了小祖宗的角色,倒在那说:「韩国有没有定外卖的软件啊,我饿啦。」

     陆星川找出ipad帮他下载了个,绑定好韩国的信用卡才递过去:「别乱吃,不许点标着辣椒标志的。」

     「嗯嗯。」乔白懒洋洋地点头。

     「有事给我电话。」陆星川背上包,半蹲在床边亲了亲他的唇,才赶着时间出了门。

     躺在那的乔白依然很不适应这种转变,脸可疑地红起,转了转大眼睛,然后才兴致勃勃地研究起了韩国的食物。

     ——

     警匪片有很多危险动作,尽管演员的安全永远在最高位,但难免会磕磕碰碰。

     回归的陆星川精神状态比之前好了很多,还主动要求自己出演跳车的动作,幸而最后只是手肘擦破了皮。

     他在韩国人大呼小叫地吵闹声中上好药,接着补了三个文戏的镜头,终于在夜深人静时得以自由。

     想到那间小屋里有人等待,就连车子都开得迫不及待起来。

     在遇到红灯时,星川找出手机,刚准备问乔白需不需要带东西,就看到整页的信用卡消费通知,全是各种各样的甜点和海鲜,看来那小子挺会享受,到哪儿也不可能亏待自己。

     瞧着车窗外灯火朦胧的首尔,他不禁露出笑意。

     原来感受到对方的存在,感受到对方就在身边,幸福竟然会来的如此简单。

     ——

     「我胃疼……要死了……给我药……」

     当夜,乔白倒在床上如此没出息地哀叫。

     陆星川手忙脚乱地给他冲药,皱眉说:「明知道自己有胃炎,还要吃五份冰淇淋,你不疼谁疼?」

     「可是我又不认得韩文,每张图都差不多,我就都选了一遍……」乔白刚洗了澡,又是满脸冷汗,嘴唇都失去了健康的粉色。

     「来。」陆星川扶起他,把他常喝的胃药一点一点喂进去:「要是一会儿还疼,就带你去医院。」

     「不去,揉揉就好。」乔白叽叽着有气无力。

     陆星川犹豫了下,才把手伸进他的体恤里,附上了温热的温度。

     小的时候乔白每次吃饱了,都会拍着肚子满足地发呆。

     那时陆星川就会想,要自己能摸一摸,那多可爱。

     可是现在愿望终于实现了,心绪却变得不再简单。

     不知是胃药起了作用,还是真的揉一揉就有用。

     乔白紧皱的眉头缓慢地松开,半睡半醒地没了声音。

     陆星川拉过旁边的毯子帮他盖好,然后慢慢地把乔白放平在枕头上。

     「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他,不能再让他胃疼了。」

     ——这个决心在陆星川心里很强烈,如果说他是去横店那时开始喜欢傻乔的,却是在那次遇到劫匪,被傻乔拼了命地保护时,才死心塌地了的起来。

     其实友情也好,爱情也好。

     与乔白的因果,都是他这一生最珍惜的,人与人的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