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 id="WONVJYX"><ul id="079258"><ruby id="AvRZNL"></ruby></ul></ma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44
    43

     陆星川所在的香港明德医院附近已经聚集了很多闻风而来的媒体和粉丝,将附近的马路挤得乱七八糟,乔白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起已经如此受欢迎了,也没心情管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慌里慌张里联系到星川的助理,而后脸色煞白的混到医院里面,追问道:「他怎么样,伤得严不严重?」

     「原本好好的设备不知道怎么就出了问题,公司和警方都在调查。」助理小姐姐人倒是挺好,明明自己的饭碗也朝不保夕,还主动安慰说:「他凌晨五点就被送到这里,刚出手术室你就来了,我带你去瞧瞧。」

     乔白全身都发着抖,生怕听到自己接受不了的答案。

     幸好医生正在跟付远交代,虽然是多处骨折加轻微脑震荡,但并未伤及要害,经过几个月的休养应该便无大碍。

     付远眉头紧锁,不知在沉思什么,半晌才拍拍乔白的肩膀:「你也来了啊,去看看他吧,全身麻醉应该过阵子才会醒。」

     「是有人故意的吧?。」乔白常听刘羽南讲拍戏的事,其间的阴谋诡计也多少知道些,陆星川所遇到的貌似就是其间最狠毒而无脑的一种。

     「我会好好搞清楚的,你先别乱说。」付远皱眉:「等星川醒了安慰下他,我还有事。」

     「嗯。」乔白转身便巴望着玻璃往病房里看,觉得心疼又气愤,他不想自己的好哥们受到伤害,更何况是被别人恶意对待。

     所以就如此善罢甘休,那是绝不可能的。

     ——

     事发突然,从高处摔下来之后,陆星川除了疼痛和混乱之外,基本上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再做完手术醒来,脑子里所剩的几乎全然是恍如隔世的茫然。

     「啊!星川!」忽然有张可爱的脸出现在头顶上方,充满担忧:「你感觉怎么样?」

     陆星川愣了好几秒,才确信自己没在做梦,试图呼唤他的名字的冲动却以喉咙干哑而告终。

     乔白没怎么照顾过病人,笨手笨脚地把床升起来解释道:「我听说你受伤,就从上海飞过来了,不过你别害怕,虽然现在不能动,但是医生说骨折可以养好的。」

     陆星川脸上的惊讶,慢慢地变成微笑。

     「还笑……」给他端着插住吸管的杯子,小声问:「你知不知道谁看你不顺眼啊,吊威亚怎么会摔成这样?」

     陆星川终于发出声音:「来看我耽误拍戏了,快回去吧。」

     「那怎么行啊,你伤得这么重,你家里会有人来照顾你吗?拍戏算什么大事?」乔白满不在乎。

     「傻啊你……」陆星川更担心他的前途,吃力地劝解道:「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刚考上北影就能有这样的机会,你妈妈没少花力气吧……这样你岂不是辜负她了,而且别人会说刘羽南的儿子有多么嚣张跋扈……」

     「可是……」乔白想起那一剧组人,也是头疼不已:「那你怎么办?」

     「公司会有安排的。」陆星川吃力地伸出唯一没打石膏的手,轻轻的握住他的手:「乔白,你有这份心意就够了。」

     乔白瞧着原本好端端的他半死不活地躺在自己面前,眼睛眨了眨,瞬间泛红。

     陆星川嘲笑:「你不会要哭了吧?快别吓我了。」

     「不想看别人欺负你,也不想看你受伤害。」乔白小声道,他只要意识到陆星川如此孤独的活在世上,却还要无端受苦,心里面就很难过。

     「多大点事儿,好了。」陆星川松开他的手:「你要真把我当朋友,就听我的话,赶紧回上海道歉,事出有因会得到原谅的。」

     「哦……」乔白向来很听他的话,郁闷地颔首:「那、那你可要照顾好自己啊,我有时间会来看你的!」

     陆星川弯起嘴角,顷刻就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了。

     无论如何,被人关心总是温暖的。

     更何况那关心来自于他最喜欢的乔白。

     ——

     宽以待人是乔白从小就被父母谆谆教诲的品性,所以他曾经遇到任何事情,都会因为选择原谅而落得轻松。

     但星川受伤,却叫这小子的反应有点反常。

     他虽不如付远势力大,但也算交际广泛、认识的人超多,自有办法打听消息。

     很快就得知警方带走了个light的小明星,年龄在二十岁左右,算是和星川同类型的年轻演员,但之后便没有更多动静了,以娱乐公司的尿性,通常会偷偷掩饰太平,不在明面里追究。

     乔白想到陆星川差点出了大事,心中觉得异常不平,纠结过几天后,便匿名把这消息卖给了八卦媒体,瞬时间舆论和粉丝的愤怒全都朝那小明星砸去,闹得一塌糊涂,终于被陆涛找律师控告上法庭,搞得身败名裂。

     为此乔白也被老妈好一顿教训,但他不后悔,反而冒出了种铲除祸害的轻松。

     ——

     做艺人最无奈的就是身不由己。

     傻乔即要赶着剧组的进度,又要处理学校的事情,待到终于恢复自由,已经是临近春节的时候了。

     好在陆星川在这期间已经转院回北京,探望起来也方便。

     乔白得空,马上就买了大包小包的营养品,拎到私人医院的病房里去找他:「星川,你爬起来了没?」

     骨折的地方由于治疗得当而在慢慢恢复,陆星川身上的一些石膏已经拆掉了,他正坐在床前看书,闻声笑道:「你杀青了?」

     「对啊,昨天晚上到北京的,回家看了看爸妈,刚起床就来找你啦。」乔白放下礼物,坐到床前问道:「你怎么样?」

     「挺好,每天都能翻小说,倒是因祸得福。」陆星川合上书。

     乔白仔细观察过后,发现他的确比拍戏时的气色好点了,这才摸摸头笑出来:「刚才问我护士,三月份你就能出院啦。」

     「嗯,电影被我耽误这么久,得赶快抓紧拍完。」陆星川仍旧惦记着正事。

     「多用替身吧。」乔白嘱咐,在袋子里翻出袋芝士脆片:「这个超级好吃,我刚发现的,你尝尝!」

     「我问你个问题。」陆星川接过来,语气忽然变得认真。

     「什么?」乔白茫然。

     「我受伤这事,你是不是插手了?付哥说,是你……」陆星川的眼神很担忧。

     「对啊,有什么不对吗?」乔白大方地承认:「做坏事就要付出代价,我才不管谁是谁,只要欺负你,我就不让他好过!」

     陆星川被这简单的逻辑搞得语结,唯能说道:「别给自己乱树敌。」

     「不管!」乔白催促他:「快尝尝。」

     陆星川的妈妈很少给他买零食,他这辈子也没有乱吃零食的习惯,却觉得乔白带来的脆片味道却很不错。

     这家伙依然一脸傻笑:「怎么样,好吃吧?」

     陆星川默默点头。

     乔白动了动眉毛,拍了他的肩膀:「我对你说过的啊,我会保护你,以后也是!」

     陆星川仍旧嚼着脆片,掩饰自己稍有些脆弱的情绪。

     其实吃苦没什么、挫折也没什么,被无耻的人伤害,更没什么。

     那些他都能不动声色地承受。

     但是来自于乔白的关怀,却实打实地击中了他的软肋。

     叫身上披着的盔甲,全成了故作坚强的谎话。

     44

     春节这样盛大的节日极得中国人重视,即便一直待在医院里,陆星川也能够感到隐隐约约的过年气氛,更不要说护士姑娘们常以各种借口送来的礼物,堆得病床边都放不下。

     三十那天下午,病房内外极其寂静。

     理应团圆的日子,令星川格外想念母亲,他正拿着她的照片在床边沉思时,却意外地来了不速之客。

     陆越景有阵子没出现过了,身着笔挺的大衣,手中的礼物没少拎,脸上的笑叫外人看来觉得他还真像个好哥哥。

     「你来干吗,我已经说过我不会认你了。」陆星川的态度毫无例外的糟糕。

     陆越景放下东西,对他稍加打量后才道:「这也没办法,谁叫咱俩都是陆涛的儿子呢,你出了事我们还是要管你。」

     话毕他便毫无顾忌地坐到床边,支着身子猛然靠近:「有多少小明星因为遇到这种事而错失良机、一蹶不振啊,乔家愿意帮忙,你够幸运的。」

     陆星川皱起眉头,眼神里只有刺痛人心的冷漠。

     「官司爸爸还在帮你打,放心好了。」陆越景啧道:「儿子差点半身不遂,这消息却是从新闻上看到的,你对他真狠。」

     「不然呢,我们要做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吗?」星川嘲讽。

     「可以,我不介意。」陆越景笑起来。

     此时此刻,陆星川无法避免的察觉到了哥哥对自己态度的改变,但他视之如瘟疫,完全不感兴趣。

     「今晚上不回家?好歹是年夜饭,我看你也好得差不多了吧。」陆越景瞧瞧他腿上的石膏。

     其实星川就是为了避免跟陆家凑到一起才拖延到现在的,否则早就跑到外地去了,故而无所谓地侧开头:「医生不让我乱动我有什么办法,再说不就是一顿饭而已。」

     「也是。」陆越景回答,站起身来说:「爸最近身体也不太好。」

     陆星川抬头回视。

     陆越景恶劣地弯起眼眸:「还是关心的,对不对?「

     星川转而无视,他恐怕这辈子都忘不了母亲对陆涛痴痴的等待,和她最后在病榻前的绝望和痛苦。

     「那句话怎么说的,树欲静而风不止?」陆越景忽然伸手揉了下陆星川的短发,趁他还没来得及反抗,便后退两步:「走了,拜拜。」

     「你不是一直希望我消失吗,讲这些干吗?」陆星川眉头紧锁。

     陆越景没有回答,只不过深深地看了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一眼,转而就消失在门口了。

     ——

     天色渐晚,窗外偶尔传来隐约的炮声,象征着佳节的喜乐终于到来。

     陆星川独自一人望着电视上的热闹走神,护士送来的营养餐只随意吃过两口,就被丢在旁边。

     或许再坚强的心,也会有触景伤情的时候。

     等以后再过春节一定要躲到外国去,离这些媚俗的感觉越远越好。

     ——正当他如此暗下决定时,乔白忽然像个小火球般蹦到了快要结冰的屋子里,摘下帽子抖了抖身上的雪花:「冻死老子了,还真是瑞雪兆丰年啊。」

     话毕他就扯过病房里的小桌,把随身而来的饭盒一一摆好,满脸愉悦。

     陆星川从怔愣中回神:「你怎么来了,大过年的。」

     「对啊,大过年的你自己在这儿多没意思啊,我就来陪你。」乔白说话永远朝气蓬勃:「刚把我爸妈打发到奶奶家去,摆脱他们可真不容易。」

     「这种节日,还是跟家人一起过比较好,快回去吧。」陆星川忍不住劝说,他虽喜欢傻乔在自己身边闹腾,但也怕被刘羽南和乔飞鸿讨厌。

     「我们也是家人啊,我是你大哥!」乔白得意洋洋。

     星川淡笑:「那陆越景算什么?」

     「快别提他了。」乔白因为张骏的事对陆大哥有点发怵,之后也再没找他玩过。

     陆星川拿过拐杖,动作吃力地下了床:「我来弄吧,你快去拿热水洗洗手。」

     「坐下坐下,你是伤患!」乔白将他推回床边。

     「已经好了,只是没拆石膏不太方便。」陆星川微笑。

     乔白看到他高兴,自己就更高兴:「我带了酸菜馅的饺子,还有蒜香排骨,可好吃啦,我奶奶做的。」

     陆星川接过筷子,在傻乔的催促下尝起食物的味道,这才感觉到自己饥饿的胃,还有饥饿的心。

     也许温慕说的太正确。

     贪婪是人的本性,乔白越可爱,对自己越好,他就越无法忍受他终究不属于自己的事实,目前彼此的单身还保留着危险的平衡,倘若哪一天被打破,星川还真的预料不到,自己会再次逃开、还是

     「啊,你怎么都吃了,我就带了两个春卷。」乔白的嘟囔将精神恍惚的朋友拉回现实。

     陆星川尴尬地夹着自己已经咬了一口的小炸物:「我没注意,下回再给你买吧。」

     「我现在就想吃。」乔白忽然就把春卷抢走,塞进了自己嘴里,而后一直满足地点头。

     「……」陆星川与他的日常相处绝对没有超过正常朋友的界限,忽见傻乔连自己的口水都不嫌,脸不受控制的就憋红了,忍不住说:「你恶心不恶心?」

     「那有啥的,都是大老爷们。」乔白又咬住个饺子,注意力全被电视上的相声吸引走,时不时便傻笑出声。

     陆星川呆呆地望着他,仿佛中了心跳加速的毒,根本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忽然就握住乔白温暖的手。

     被他吓到的乔白一下将筷子摔落在地上,紧张道:「咋、咋了?」

     陆星川的眼神有些复杂,叫人害怕。

     幸好片刻他就恢复了正常,松开胳膊后从床头柜上拿起个盒子:「之前公司的人来看我,送我的礼物,给你吧。」

     乔白接过后立刻高兴:「哇,限量版的手表,你们公司也太大方啦!」

     这傻子似乎并没有对刚才的举动起疑,陆星川别开目光,泛起些虚惊后的慌张。

     ——

     随着春天的到来,乔白忽然便成了电视上的热门人物,他之前在偶像剧里演了个暗恋女主的富家小公子,性格天真,敢爱敢恨,简直就是量身订造的吸粉角色,好笑又招人心疼的台词配上那张可爱的脸,风卷残云般地打动了各个年龄层的女性观众,特别是几场委屈的哭戏,简直叫姐姐粉和妈妈粉揉碎了心。

     无论是不是占了刘羽南的独生子这个身份的便宜,他一如往常般幸运而轻松,靠着无敌的颜值和半生不熟的演技,脱身为家喻户晓的新星。

     有好事者趁此机会把他之前放照片「黑」陆星川的事件翻出来,导致cp邪教也渐渐萌芽。

     对此星川倒不怎么介意,反倒很乐意看那些硬把他和乔白凑在一起的话题,常没事拿着手机微笑不语。

     伤势复原后,又要补拍之前悬疑警匪片,虽然能用替身的地方否没叫他亲自上阵,但对于刚从医院出来的身体,毕竟不算太轻松的任务。

     时间就这样缓慢地向前推移,两个人各自忙着自己的事业与学业,偶尔在北京的小公寓里相聚,打打游戏吃吃饭,似乎可以相安无事到地老天荒。

     但成长是无法逃避的人生之路,谁也不是童话里的彼得潘,能够无视那些终将到来的,关于现实、抉择、爱与恨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