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修】
    ……

     第五章

     在碑林热闹起来之前,叶知晚便趁着人少坐着传送阵,踏上了藏经阁。

     絮凝真人将将金丹初期,接受门派任务,看守藏经阁前三层。她大概是因为在藏经阁里面的缘故,还不知道仙喻之事,见叶知晚前来,她笑容和煦,收下叶知晚拿的丹药后,温言细语到:“劳烦阿晚跑一趟,替我谢谢你师父。”

     叶知晚站在空旷的大殿里拱手行礼到:“师父一接到真人讯息,便立马开炉炼丹,一练好这些丹药便派弟子送来,希望没有耽搁真人。”

     “不过小事,等等也无妨,得劳你师父大动干戈。”絮凝真人嘴角溢出一抹笑意,眼里闪着温情。

     叶知晚觑了一眼絮凝真人神色,见对方神色略有些羞怯,便也明白她心里是有自己师父的,心下也高兴万分,心想自己终于该有师母了,也有人能管管她的师父。

     她当即便到:“这几日烈阳山鬼物愈加地多,师尊他想要派我师父他们去烈阳山,恐怕最近是不能再给真人送药了。”

     絮凝真人女人家矜持,她师父丹清真人不开窍,只能让她来帮助一二了。叶知晚低头一笑,眼睛咕噜咕噜转几圈。

     果然,听了她的话,絮凝真人脸上闪过一丝担忧,随即便消隐不见。叶知晚见达成目的,便嘴角含笑道:“丹药既已经送到,弟子便不打扰真人了。”

     说完,她踌躇一二道:“……刚好来了藏经阁,弟子想见识见识藏经阁的浩瀚,进藏金阁一趟。”

     絮凝真人温柔一笑,对叶知晚道:“去吧!你如今只是练气只能进前两层,如果有什么难题,可以来找我。”

     这是明目张胆的走后门,叶知晚表示这样的真人给她在来一打。

     进藏经阁并不是推辞之言,辞过絮凝真人,叶知晚便踏进了藏经阁的大门。

     藏经阁的书籍对所有扶光弟子开放,随弟子修为不同,可以进的楼层也不一样。所有书籍都可使用门派贡献点查阅,但如果想要刻录,则需要付一部分灵石。

     藏经阁规模巨大,收藏着数万年来的典籍,里面书籍浩如烟海。它总共有七层,取七七四十九之数。每一层都大的惊人,在里面转悠一圈要半天,所以如果需要找什么书,可真是有些难找。不过藏经阁内有一个阵法,需要什么书,只需要直接在阵盘写上书名,它自会告诉修士书籍所在的地方。当然,直接写上想要查的东西,它也会显示出所有书名。

     叶知晚直接在一楼里找了一个地方坐着,然后拿出进门的时候管事给她的阵盘,毫不犹豫的写上了死气二字。

     阵盘上的两个字渐渐消隐不见,数道红色的丝线渐渐蜿蜒升起,在空气中一阵波荡,融入藏经阁巨大晦涩的阵法里。过了一会儿,她面前的空气如同水波一样起伏扭曲起来。丝丝缕缕的白线进入阵盘,然后阵盘上浮现出了一排书籍的名字,后面还标注着查阅一本所需的门派贡献点和位置。

     感觉好像黑科技……叶知晚白嫩的手指点点自己的下巴,眼睛却快速的浏览起来。

     只一眼瞧过去,叶知晚便皱了皱眉。这门派贡献点也太高了……她修为尚低,之前一直在门内修炼,需要的灵石丹药都是丹清真人给的,根本没有接几次门派任务,所以她的玉牌上只有几百门派贡献点。而这一点贡献点完全不够用。

     阵法给她找出来的书籍足足有几十本,要阅读完这些书需要大量的门派贡献点。好在,她来之前拿了她师父的玉牌。丹清真人擅长炼丹,每年为门内炼制了许多的丹药,玉牌内的门派贡献点不知累计到了多少。

     见到长长的一串书名,叶知晚在阵盘上点了第一本,便见又是一阵水纹波动,随后一道丝线在空中蜿蜒曲折伸向书海深处,三息过后,空中飞来一本古朴的书落到叶知晚手里。于是,她便成日成日的呆在藏经阁里。一张软榻,一壶云顶雾淞茶便可满足。

     修士自修练起,便有了神识,所以他们不用一页一页的翻书。叶知晚斜斜的歪在一边,一手拿着兽皮卷书,一手覆着灵力在空中轻轻一扫,书页便迅速翻飞起来。与此同时,她的神识便一页一页的扫视过去,若是遇到想要的内容,便即刻停下来,仔细

     这样一来,便可以省下好多时间。

     虽然白团子给她体内下封印的时候,曾言只要不进行修为突破,它的封印还是很牢固的,而且它也可以为自己压制体内的死气。可是叶知晚心里还是有些担忧,所以她希望在藏经阁里能找出祛除死气的法子。她的性命,从来不愿意靠别人延续。

     只可惜,叶知晚一连在藏经阁呆了十来天,将所有与死气有关的书籍都粗略浏览了一遍,却没有找到实用的办法。

     藏经阁里的书给出了几种办法,只是都不适用她。

     一种办法是等突破的时候,降下劫雷,将其劈散。死气是阴晦之物,用天雷劈是最好的。可惜她修为太低,雷劫是结成金丹以后才会出现的。如今她不过练气修为,受死气所缚,不能突破进阶,这种方法无异于痴人说梦。

     另外一个办法是用天地异火焚烧。可……天地异火如果不是自己的灵火,也就不能用。如果非异火主人,异火一旦进入她的体内,只需一瞬间便能燃烧她的经脉。

     其余的办法更是不用提,它们都是著书之人的猜测,根本没有得到证实。

     从藏经阁出来的时候,叶知晚按着有些胀痛的额头,心里不可避免的涌上一股失望。她伸手隔着帷帽摸摸自己的脸蛋,感受到上面坑坑洼洼的触觉,又觉得有些奇异。

     明明,她的梦境没有这一出……

     ≡≡≡≡≡≡≡≡≡≡≡≡≡≡≡≡≡≡≡

     从藏金阁下来已距离仙人降喻之日有十余日,可碑林还是十分热闹,三三两两的修士聚在一起,轻声交谈,大概是想窥探一丝仙人的气息。

     叶知晚看了一眼并未放在心上,收回目光准备回青木峰。

     然而,她眼睛一眯,被两道身影吸引了目光。

     “云师妹,这没什么好看的,都已经十来天了,仙人早就离开了。”叶知晚看见,宋陵正一脸热情的和一袭白衣的云风华说话。不过看样子云风华并不待见他,脸上带着些许厌恶。

     “你若是不愿意,大可先回去。”云风华脸色淡漠,淡淡道。

     宋陵一噎,低声讨好道:“师妹,我不是故意的,你想看多久我就陪你看多久好吗?”

     “随你。”云风华看也不看他,抬头紧紧盯着卿和石像,目光深邃。

     看来宋陵真的是喜欢惨了云风华,不然以他筑基修为,他何需不顾身份如何讨好一个练气弟子?当然,叶知晚从来没有小瞧云风华。

     叶知晚静静看着俩人许久,也不见他们有所动作,便忽而一笑扬声到:“师兄,云师妹。”

     云风华转过身来见是叶知晚,面色一冷,随后看了一眼身后的宋陵,好似忽然明白了什么,脸上带着厌恶,朝叶知晚冷淡的点点头。

     叶知晚一愣,她脸上的红色斑纹已经不见了,而是在眼角多了一颗红痣。然而她只是一晃神,很快她便回过神来。

     见云风华神情疏离,叶知晚却半点不恼,而是笑眯眯道:“云师妹也是为了卿和仙人降喻一事,前来参悟的?”

     云风华冷冷淡淡瞧她一眼,淡淡嗯到。

     叶知晚看看卿和的石像,再看看云风华,她想有些事情该解释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

     于是云风华看卿和仙人石像之时,便听到叶知晚声音有些迟疑:“云师妹,不知道我二师兄是否与你解释过,对你你和他之事我从未干预过,更不曾在二师兄面前说过你的坏话。恩……我希望解释清楚,不要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至于他伤你一事,你尽管找他算账,我师父也不会包庇她的,你不必顾及。”她记得前世宋陵是博得云风华芳心的。

     “师妹你……”宋陵在云风华旁边大怒,有这么坑师兄的师妹吗?

     叶知晚冲他敷衍笑笑,继续冲云风华到:“我与师兄只是单纯的同门情谊,若是有什么误会之处,希望云师妹不要相信我师兄的一派胡言,你也知道……他嘴里没个正形……”

     云风华皱眉看她一眼,冷冷道:“你和宋陵的事情与我无关,不要在我面前故意显示你们的感情,我不想知道,也不愿意知道。”

     叶知晚:“……”说了半天,你当我的话是空气?

     “云师妹,不知何事造成了你对我的误解,虽然你不愿意听,但我还是要解释一番。”叶知晚表情一苦。

     “我与宋陵没有任何关系,往日他总爱让我做挡箭牌拒绝那些女子,除此之外我与他只有师兄妹之情,希望云师妹不再误解我。”

     一听叶知晚的话,宋陵便急了,他嚷嚷到:“哎……师妹,你这样可就不厚道了,虽然……”

     云风华忽然冷声问到:“你为何与我解释?”

     成功让宋陵闭上了嘴巴。

     叶知晚:“只是希望云师妹不要误会我,毕竟……我对师妹一见如故!”

     宋陵:……我差点都相信了。

     “满嘴胡言乱语!”云风华冷哼一声。

     叶知晚:“……”相信我,我是真心的。

     可是任叶知晚再怎么与云风华说话,她都拒绝与叶知晚交流,直叫叶知晚非常苦恼,最后只能悻悻然地离开了。